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校草心尖宠:吻安,小甜心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忧伤和荡漾
    月亮这几天很忧伤,花枝这几天很荡漾。

    “我跟你说,他不仅长得帅,而且还特别温柔体贴,一眼就看出来我来大姨妈了,还为我特意冲了一杯姜糖……”

    月亮想起周一早晨升旗的时候,汪夏和蒋寒好像商量好了似的,一个站在她的左边,一个站在她的右边,完美的把她和陆景云隔开了,导致她看都看不到他一眼,只能看到高出来的那半个头。

    怎么感觉他又高了?做发型了?女生低下头,发现是自己的鞋跟矮了。

    蒋寒还时不时奇怪的在陆景云耳边私语,由于背着她,看不到唇形,努力支起耳朵也听不到那蚊子叫般的细语。

    但是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陆景云那沉鱼出听的天籁之音——

    “如果我爱你,绝不学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如果我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为绿荫重复单调的歌曲。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背、背诗歌?

    有没有搞错,蒋寒怕是忘记了自己是个数学老师吧?

    不过……某人略微有些羞涩的低头,咬着唇,绞手指,怎么感觉舒婷这首经典的《致橡树》,这么像陆景云专门为自己写的呢?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咱们现在不就站在一起么,嘿嘿,陆木棉。

    然后冷不丁的,她发现陆景云队伍里开始有其他女生不安分的转过脸来,好像也被这山泉般的清嗓吸引了。

    去!去!

    汪夏站在一旁,忽然问她最近复习的怎么样了。

    她愣了一下,摇了摇头,“没复习。”

    她从来不复习,复习就等于浪费时间、节缩生命,还有这么多新知识等着她去预习、学习,哪有空子为了考试去巩固那些基础知识,基础知识是为了扩展知识服务的,不是为了做基础题的。

    话落,汪夏眼镜片后出现了一种纠结于的眼神,就是那种焦虑中带着点自信,自信里又洋溢着淡淡的担忧。

    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这么奇怪。

    “……他身上有股淡淡的香气,应该是古龙水的味道,喷的时候一定不是直接朝身上喷的,喷在空气中,或者衣服上,当然也可能是染上了一种特制的香薰……”

    月亮又想起之前在食堂吃饭,她好不容易逮着陆景云一次,结果端着餐盘百米冲刺到一半,就看见蒋寒和汪夏一起说说笑笑的走了进来,雾草……他们怎么也来食堂吃饭了?现在教师都穷的和学生抢饭了吗?

    蒋寒和汪夏也算人道,把她和陆景云喊到一桌吃饭了,可是全程他们俩就像两个不认识的小学生一样,一边低头认真吃饭,一边听着老师的讲话,顺便敷衍的笑着。

    看的出来,陆景云那丫的比她还会装,笑的时候比她灿烂好看多了,头一低下去立即面无表情的跟身边没有人似的。

    “欸~月亮景云,早上讲的那道附加题你们都懂了吗?”

    汪夏忽然问道。

    她奇怪的抬起头,“……老师你说的是同一道题吗?”

    “是啊,只不过我和蒋老师讲的方法可能不同,看你们谁接受程度比较好,说明哪个方法比较有效。”

    汪夏话刚落,蒋寒就跟较劲似的,转脸问陆景云,“景云,你还记得那个衍生公式吗?”

    陆景云语道沉静,平铺直叙,“x等于分子上—b加或减根号下b的平方减去4ac,分母2a。”

    说完,蒋寒满意的看着汪夏,却不想,汪夏忽然从碟子里夹出块西兰花,问她,“月亮,这个用英语怎么说?”

    月亮,“……Broccoli”

    “嘿嘿,读音还挺奇怪。”

    汪夏像扳回一局似的看着蒋寒,顺势把那块西蓝花夹到她面前,“那这块就奖励给你了。”

    她刚想谢谢老师,就见陆景云忽然抬起那张平静的脸,平静的看了她一眼,平静的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似的掠过。

    “……”

    这个满肚子坏水的人,刚才一直对她视若无物,现在肯定不是平白无故看自己的,她仔细品了品他刚才的眼神,拒绝了汪夏的西兰花。

    他好像……不想让自己吃那块西蓝花,自己有很胖吗?

    握草,在他心目中自己不会是个矮小的胖子吧!

    正想着,食堂里一群追逐打闹的小女生忽然跑过,冷不丁撞到了她的肩膀,惹得她低嘶了一声,汪夏随即像是自家闺女被撞了似的,拧起眉来斥责,“好好走路,跑什么?”

    小女生见是老师,赶忙低头欲道歉,但下一秒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似的,吓得扭头就跑。

    蒋寒摇了摇头,一副现在的学生啊,还是自己身旁两个学生好。

    月亮揉着肩抬起头,冷不丁就撞入了陆景云那寒彻了的森眸之中,隐隐的好似还有一簇炽热的火团在燃烧,像鬼火燃在冰天雪地里一样,看得出来很愤怒,但绝不是对着自己的,总之挺吓人。

    欸……真特娘的想知道这厮的诡异心理世界啊,好想一手提着汪夏一首提着蒋寒,扔到学校的臭水沟里。

    “最重要的是,他跟我说‘你的水’,你说这不是赤裸裸的挑逗吗?现在你的益达在微博上最红火了!还有他俯下身的时候,挨得那么近,身上的热量我都能感受到,肯定是故意的……”

    就在刚才,月亮进办公室的时候,又看到蒋寒和陆景云在里面好像在讨论什么,刚想过去,就听汪夏说,“月亮你赶紧回班学习吧。”

    “……”

    为什么最近总催着她学习!

    蒋寒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到来,转脸来了一句,“月亮,呆会给你一张附加题卷子,你回去做着,不会的和陆景云一起到办公室问我。”

    好的好的,她全不会!

    好不容易恢复了点生机,就听陆景云道,“那张我已经交上去了。”

    “哎呦,我给忙糊涂,忘了。”

    汪夏不乐意了,“老蒋你做人不能这样啊,说好了统一进度的。”

    搞什么啊……

    她垂头丧气的回到班里,开始怀疑人生。

    “欸月亮,你说……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月亮对这几天蒋寒和汪夏这对无良攻受,棒打鸳鸯的举动表示……难道他们看出来自己和陆景云的奸情了?!

    不对啊,如果看出来了,早操就不可能还让他们站在一起,在食堂还喊去一起吃饭,还让他们一起交流讨论同一张卷子。

    而且陆景云那厮,总是忽冷忽热的到底几个意思?她想和他说话,牵他的大手手想的都快上火了,明明看他……耍起流氓时候,比自己还饥渴千百倍的样子。

    不行,不行了,再想她就要疯了,起去洗把脸。

    女生想着,浑浑噩噩的站了起来,然后被花枝一把恶狠狠的按下了,“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月亮顿了一下,满脸无奈的看着她,“不好意思,在您老这几天喝了几十杯姜糖,闻了几百遍香味怎么都消散不掉的校服,比喻了几千遍益达广告的情况下,我的耳朵已经自动生成了茧子保护功能,排反。”

    花枝忽然松开了她,闷闷不乐的捧着脸生气。

    “小气鬼,给人家分析一下都不行。”

    “哎呀~我说我的大小姐啊,我不是打击你,而是这都时隔好几天了,他还没来找你,说明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你想多了,人家只是随手做好事,不过这种概率不大,毕竟他不傻的话,都会来拿校服。

    第二,你没有想多,他对你一见钟脸了,可是到现在还没来拿校服,又有两种可能,吊着你或者装逼失败,还没查到你在哪班。”

    “那你说我要不要去提醒一下?”

    “……你怎么提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43/43318/23221826.html
文章摘要:校草心尖宠:吻安,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小甜心 ,按月明早便盆,诊治思议情非得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全网最准的三肖中特 河南十一选五app下载 2017我被时时彩害死了 福建11选5app下载 彩客网完整比分直播
75秒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中奖规则 云南时时彩开奖13期 黑龙江22选5 最高奖金
141期曾道人 甘肃快三 福利彩票36选7 福建11选5app下载 加拿大28前500期走势图
辽宁35选7几点开奖 河北十一选五预测 pc蛋蛋幸运28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查询湖北30选5 pc蛋蛋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