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校草心尖宠:吻安,小甜心 > 第十三章 好看的有点过分了
    下面的评论也是清一水的赞叹。

    凉薄青年:这不是我们新世纪中学的校草学长吗!呜呜,他到眠风报名了,看来我们真的无缘了。

    Escape书:不出道可惜了。

    SUNnsJ:楼上做人善良点,给某些三无明星留口饭吃。

    花生的小呆毛:一个背影就把我的呆毛撩直了。

    Flueqel:捕捉到楼上是个大屌萌妹,表白鲸鱼小哥哥。

    ……

    花枝看着看着,口水差点模糊了屏幕,她赶紧咽了口,克制的准备返回,却不想……咦?

    陆景云后面这个模糊的点是谁?怎么和他衣着如此相像?

    她愣了一下,仔细眯着眼看了半天,最后视线鬼使神差的转移到了正皱着眉头解题的月亮身上。

    上身白色T,下身灰棉麻,可不正和校草同款搭配?

    “月亮!”

    花枝握紧了拳头,忽然的一声怒喝,惹得左边插耳机听MP5的许姿容都颦了颦眉,轻声骂了句‘没素质’便‘不与傻瓜论短长’似的扭着屁股走出了教室。

    后两排正在睡觉的三人组,被她吵醒了,也怫然不悦的摔文具、砸板凳的碎碎念彰显不满。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月亮想不听见也难,缓缓拿下书,一脸无语的看着她,“花姑娘,您又抽什么风?”

    花枝努了努嘴,意识到别人的不满,低声拿过手机,恶狠狠的指着图片质问她,“你少给我装,说,你是不是早就认识陆景云了?”

    月亮轻轻斜视了眼那图片,神情只有短暂的逗留,便利落的收回,最后觉得很有必要和她好好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不然那棵青松的名字,很可能会三天两头莫名跑出来干扰一下她。

    “怎么说?”

    “哼~”

    花枝看着她故作平淡的模样,发出一声奸逞的笑。

    “我早就应该想到。

    一来,你经常参加些市级数理地、作文竞赛,同为学神,肯定经常遇见他,一回生二回熟的,来来往往,之间肯定产生了些不可告人的情感。

    二来,你向来在入定看书的时候最专注,今天居然在听到他的名字,第一时间有了反应,太诡异反常了,这难道不是上心?

    三来,别跟我说这图片上的撞衫是巧合,我说你今天的穿搭怎么这么古怪,虽然平时也没好看到哪里去,可是没必要今天穿男装来吧?

    说,是不是为了和他穿情侣装?!”

    花枝简明扼要的列出三条罪证,最后一锤定音,眼神犀利的像看着犯罪嫌疑人一般看着她。

    月亮听完她这一番论证后,默默点了点头。

    嗯,这孩子暑假没去练琴,又把柯南补了一遍。

    “这拍照的人是他的粉丝,把我拍的这么矮挫。”

    月亮没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伸手磕了磕她的手机屏幕,眉间露出不满。

    花枝瞅着图片,觉得也是,不过陆校草一米八七的大个子,任谁到跟前都会被衬得矮挫的吧?

    不对……这不是重点。

    “月亮同学,你在转移注意力,是因为心虚吗?”

    花枝愈加怀疑的看着她,甚至在心里已经脑补出他们地下情多年的恐怖场景。

    月亮抬眼睨了她一下,“你下面是不是要说:真相只有一个?”

    “……”

    花枝抿了抿嘴,看着她油盐不进、刀枪不入的样子,心里的好奇感更盛,不由得使起了撒娇攻势,抱着她的臂膀使劲晃。

    “哎呦我的月亮小祖宗啊,我求求你就告诉我吧,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奸情,如果有,我保证不告诉任何人,包括元帅。

    如果没有的话,你就好好解释,要我心悦诚服,就不问了,快说快说,我都快憋死了。”

    月亮不欲搭理她,可花枝缠人的功夫和八爪鱼有一拼,不一会就把她折磨的是头发零散,衣衫凌乱。

    陆陆续续进班的同学,都用那种‘断背山下,百合花开’的震撼眼神看着她们俩,月亮开始不耐烦的推开她的头,“所以你到底是希望我和他有奸情还是没有?”

    花枝一脸凝重,“这很难说,有没有我这心情都很复杂。”

    “……”

    月亮顿了一下,实诚道,“没有。”

    花枝,“太枯燥太单调太直白,太没有信服力了。”

    “抛掷一枚硬币,正反面出现的几率都有二分之一,可你不得不承认,一百次的抛掷,却有可能每次抛到的都是正面。

    很庆幸,在很大几率的相遇条件下,我没见过他一次,但是也有别的可能……遇见过,但我眼高于顶,没正眼瞧过。”

    花枝,“……”你这个一米六七的小矮子,是怎么眼高于人家一米八七大高个的顶的?

    “看书的时候,之所以对他的名字有反应,是因为当时书上的光好像被什么阴影遮挡住了,干扰到了我的思绪,导致出了神,顺便听到了他的名字,现在想想,那道阴影应该就是他的倒影。”

    花枝听着,又想起方才陆景云冰寒的眼神,不觉浑身一颤,“被你讲的我有点阴森森的感觉。”

    “最后,今天出门前,老妈说张叔可能家里有事不能来送我,她送我过来。

    于是我就随便套了简便男装,是因为方便整顿宿舍,但是后来张叔来了,为了不耽误办公室老师吃饭时间,我也懒得换衣裳,没多想就穿着来了。

    至于这套男装是谁的,这你要问我妈,你月姨。”

    “那你们……”

    “当然,如果你怀疑为什么这套衣裳恰巧和陆景云的一样,那你还是要去问你月姨,这件衣服的原主人是谁,是他和你的陆校草心有灵犀一点通,高歌一曲断背山。”

    花枝,“……”她是怎么说着说着,又把校草的名誉诋毁了一遍的?

    “还有什么需要问的吗?还是你觉得我穿这身没他帅?”

    “行行行,小姐姐我错了,你别diss咱家陆校草了,看你的书。”

    花枝摆了摆手,特别后悔和她争辩,每次都能被气得半死。

    月亮兴致缺缺的拿起书,最后一眼若有若无的从微博九宫格上扫过,眼底里多了几分烦躁,好像……确实长得有点过分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43/43318/23152128.html
文章摘要:校草心尖宠:吻安,小甜心 ,石油换安立路山口,花灌木堂主雅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浙江20选5走势 2018最快开奖历史记录 江西多乐彩走势图2017 彩票走势图大乐透 陕西快乐十分软件
36选7中奖规则 豆豆网幸运28 北京pk10开奖直播 河北时时彩公式 北京赛车pk10
安微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黑龙江p62开奖号码 我是曾道人单双中特 澳门永利赌场 长江彩票正规吗
辽宁快乐十二手机版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公告开奖 东方6+1app下载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福彩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