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段四毛让你们搬去平古县?”我有点蒙圈了。

    “段四毛?”桑岚的父亲一脸疑惑。

    我忙说:“就是段佳音。”

    潘颖站起身,走到桑岚身边抱住她一条胳膊,有些委屈的说:

    “我就知道你不会无缘无故那么对我的,你肯定是出事儿了。我周一就跟学校请假,我和你一起过去。”

    桑岚似乎也有些感动,拉着她的手朝她点了点头。

    我脑子彻底懵了,扶着额头想了想,不确定的问桑父:

    “段四……段佳音真说让你们搬去平古?”

    “不是搬去平古,是一定要搬去城西街。”桑岚的父亲纠正我说。

    桑岚走到他身边,挨着他坐下,“爸,我没觉得我怎么样啊?干嘛非要搬家啊?”

    “哎呀,你别问了,就听我的安排!”桑父烦躁的甩开她的手。

    看得出,他是真有些情绪不稳。

    想想也是,为了闺女撇家舍业的来到这儿,才刚过了个年,就又开始折腾了,换谁不心烦啊。

    被老爹‘凶’了一回,桑岚显得有些委屈,瘪了瘪嘴红着眼说:

    “我也不想总这么倒霉,可我真没觉得我怎么样啊。”

    我想了想,拿过包起身走到她面前。

    桑岚抬眼看了看我,脸没来由的一红,跟着起身,低着头小声说:

    “去我房间吧。”

    我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看着一脸愕然的桑父哭笑不得。

    她这是想起我第一次在季雅云身上画符的事了,以为我要让她脱衣服,给她‘画符验身’呢。

    我一言不发的拿出一道符箓,“啪”的贴在她脑门上。盯着符文仔细看了看,抬手把符纸揭了下来。

    在看过鬼灵术以后,我仍然坚持只接女人的生意,但是‘脱衣画符’已经是要看对象,分场合了。

    我对桑父说:“我看不出她有状况。”

    潘颖立刻走过来说:“你看不出来是因为你这个阴倌和窦大宝一样都是蒙事的二把刀,事实是岚岚确实不对劲,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一直没开口的季雅云叹了口气,说:

    “岚岚这段时间的确不正常,我们都很担心她。徐祸,你也知道高人不好找,现在野先生也去世了,我们只能是听段大师的了。”

    听她声音疲惫,我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娘俩确实够多灾多难的,可到底是她俩多灾多难,还是我注定撇不开这两个‘拖油瓶’了?

    桑岚的父亲察言观色,问我是不是城西街的房子不好租,如果是,他也可以出高价买。

    我说不是不好租,是租了桑岚也未必敢住。

    潘颖立刻说:我过去陪她。

    无奈,我只好说那就明天过去看了以后再决定吧。

    桑岚的父亲有些难以启齿的说:

    “你看你要是方便的话,我想现在就过去看看。”

    我想了想说那行吧,去看了也就没想法了。

    反正我也没打算留在市里过夜。

    临走前,我勉强对季雅云说:

    “能麻烦你,给我几根你的头发吗?”

    见其他人神情都有些疑惑,我忙说要头发是为了一些‘生意上的事’。

    事实是要替黎曼重塑完整鬼身,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人的头发必不可缺。有这种特殊命格的人,我能想到的也只有季雅云了。

    听我解释完,季雅云进了房间,没多会儿出来把一小绺长发交给了我。

    回到后街,我没再多停,从铺子里拿了一些需要常备的东西,直接回了平古。

    把孙禄送回宿舍,回到城西街。

    刚停好车,就见一辆SUV停在了旁边。

    潘颖第一个从SUV上下来,一下车就指着对岸的墓园大呼小叫的冲我喊:

    “就这儿?你就住这儿?”

    粗略看完附近的状况,桑岚的父亲皱着眉头半晌无语。

    我正想说让他再给段乘风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别的解决方法。

    他却四下看着问我:

    “这附近哪儿有中介?”

    我摇头。

    这附近哪来的中介,卖墓地的倒是有两家。

    我让他先别决定租房,朝桑岚扬了扬下巴,“这里的环境你也看了,你觉得你能住这儿吗?”

    桑岚朝对岸看了一眼,明显有些胆怯,却又看了父亲一眼,咬了咬嘴唇说:

    “你方便帮我找房吗?或者直接找中介也行。”

    我心说,你们倒是父慈女孝,都为对方着想。

    找房……算上我家整条街只有三十户人家,找中介不如挨家挨户的敲门问。

    我正想着,忽然听潘颖嗲声嗲气的说:

    “大爷,请问您一下,这街上有房租吗?”

    扭脸一看,她正满脸堆笑的朝着一人点头哈腰。

    再一看那人,我眼皮顿时一跳。

    潘颖拦住的不是旁人,正是老陈。

    也不知道是不是‘潘神鞭’嘴甜讨喜,老陈朝着她身后的桑岚等人看了看,居然咧嘴一笑:

    “有意思,这下是真有点意思了。”

    我赶忙走过去说:“陈伯,我朋友想在这儿租房,您知道咱这街上有谁家房子要出租吗?”

    “二十八号。”老陈看都没看我一眼。

    桑岚的父亲急着上前问,能不能帮忙给一下房东的联系方式。

    老陈嘴角泛起一丝笑意,“那是我的房子。”

    我一阵无语,敢情这又是一个‘老何’,是个老财主、老财迷。

    老陈直接把一行人带到二十八号,拿出钥匙开了门。

    一进屋我就差点骂街。

    同样是外表破旧的小楼房,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这一套虽然装修的不算豪华,但却还算别致。不光在楼里分隔出了卫生间,还客卧分明,家电俱全。

    关键房租和三十一号一样……

    我真想问老丫,为什么早先不把这儿租给我,可想想还是忍了。

    本来我还以为桑岚他们会因为这附近的环境犹豫,没想到桑岚的父亲只是看了一遍房子,就直接签了租约,当场付了租金。

    我看着专心数钱的老陈,又是一阵咬牙,我交租必须是一年一交,别人租就是三个月一付……

    我都怀疑老陈这老家伙是对桑岚有想法了……

    让我没想到的是,桑岚的父亲不光痛快的签了租约,而且付完房租后,就招呼我帮忙和他一起去车上把桑岚和季雅云的行李搬下来。

    我本来还有些疑惑,他为什么就凭段佳音一句话,就同意并且这么着急让女儿搬来这里。

    但是没过多久,我就开始明白他的心思了。

    在帮桑岚她们收拾妥当后,临走前,他朝我点点头,微笑着说:

    桑岚她们娘俩在这儿没什么朋友,以后还麻烦你多照顾她们一下。

    看着他眼中微微露出的狡黠,我才反应过来。

    或许段佳音跟他说让桑岚搬来这里的时候他还有些疑虑,可听说我也住在这里的时候,这个温和却不失狡猾的商人应该也想到了一些别的东西。

    最起码和我这个阴倌做邻居,桑岚她们真有点什么事,我就不可能不管。

    更或者段佳音还跟他说了别的,他却没有告诉我。

    潘颖是跟着桑岚的父亲回去的,说周一请完假就过来陪桑岚。

    目送桑父的车离开,我朝河畔看了一眼,又抬头看了看阴沉沉的天,走到河边一摊有着火烧痕迹的地方,捡了根树枝,开始挖土。

    桑岚跟过来问:“你挖这些土干什么?”

    我笑笑:“正式介绍一下,我叫徐祸,大祸害的祸,住在三十一号,算是你的邻居。我的工作是……阴倌法医。”

    入夜,开始下雨。

    我在门外接了一些雨水,回屋刚要关门,身后忽然传来季雅云的声音:

    “徐祸!”

    回过头,就见她和桑岚打着一把伞,手里端着个饭盒匆匆走了过来。

    我忙把两人让进屋。

    “我们从家里带了些南瓜团子,是……是茹姐做的,我拿过来给你尝尝。”

    我看了看饭盒里黄灿灿的南瓜团子,转眼看向窗外的雨幕,脑海中模糊的浮现出一副很久以前的画面。

    一个围着碎花围裙的女人,弯着腰把一个南瓜团子递到我面前:

    “小福,看看这是什么?”

    “小福,慢点吃,别烫着。”

    “甜不甜?”

    女人的声音很温柔,我记得我当时满足的笑着说‘真甜’,可是我无论如何都看不清她的模样……

    我拿起一个团子咬了一口,品了品滋味,把剩下半个全都塞进嘴里,转过头含混的说:

    “下这么大雨还过来干嘛啊?”

    季雅云捋了捋头发,看着我说:

    “我刚收拾好屋子,现在给你送过来…团子是茹姐做的,她让带给你的。还有……”

    她看了看桑岚,没再继续往下说。

    想到潘颖说的桑岚的状况,我看了看天色,再仔细看看桑岚,却没看出她有什么异状。

    桑岚和我对视了一眼,四下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陈设,目光落在柜台上的牛油蜡上:

    “你把铺子挪到这里来了?”

    我一愣。

    铺子挪到这里来了?

    后街三十一号……

    城河街明明应该是三十号的房子,也说是三十一号……

    初一窦大宝第一次夜里开铺子,转过天一早就给我打电话,说一个晚上别说是鬼了,连阿猫阿狗都没看见……

    回想起来,年初一开铺子的时候,好像就只有朱安斌上门,那时候,他还是人。

    两个三十一号是巧合?

    还是说,像桑岚下意识里以为的那样?

    见桑岚面带疑惑,季雅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哪还能不明白状况。

    要按潘颖说的,桑岚的确不正常,可我也真看不出她有什么异状。

    季雅云是最熟悉桑岚的人,觉得她不对劲,带她来我这儿那是最正常的想法。

    更何况两人刚搬来,要说两个女人在这种透过窗户就能看到墓地的房子里能安然入睡,鬼都不相信。

    “你桌上这些东西,都是干嘛用的?”

    桑岚看着柜台上一摊‘古怪物件’问。

    我盯着她看了一阵,实在想象不出她在夜店酒吧里是怎么一副模样。

    “你干嘛这么看我?”桑岚蹙了蹙眉,“潘潘都跟我说了,可我真不喜欢去她说的那些地方,我最多是偶尔和同学去体验体验,去……去感受一下不同的气氛。我真不喜欢那种地方。”

    我抬手看了看表,走到柜台后,点燃牛油蜡,关了灯,坐进了藤椅。

    “你想干嘛?”桑岚疑惑的问。

    “你要干嘛啊?”季雅云也小声问。

    我拿起柜台上一个装着丁点殷红液体的小瓶子,朝着两人晃了晃,沉下脸,压低声音一字一顿的说:

    “我要造个‘孩子’!”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42/42928/22799260.html
文章摘要:阴倌法医 ,失窃案担水基础,人物属性调三斡四学生评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秒速赛车开奖视频直播 北京pk赛车开记录 7m篮球比分篮球比分 粉丝嘉年华 快乐10分破解如何计算
黑龙江6+1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10分技巧 生肖中特-2013特码表 山西11选5平台 广西11选5技巧
重庆时时开奖视频软件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北京时时彩直播 辽宁快乐12走势 彩票软件设计
一肖主2码中特 江苏快3 河北20选5大复式套小复式 浙江快乐12推荐号码 2018 香港开奖记录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