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阴倌法医 > 第三十九章 废弃工厂
    “表弟?”我诧异的看了王宇一眼。

    吕桂芝忙解释说,王宇是邱明老家一个亲戚的孩子,在本市的一所技术学院上学,平常都住在学校,知道家里出事,特意来帮忙的。

    王宇似乎才睡醒,斜了我一眼,问:“他是谁啊?”

    吕桂芝说:“小徐是你表哥的朋友。”

    王宇“昂”了一声,懒懒散散的走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儿,在里面喊:“表嫂,速冻包子还有肉的吗?”

    “有,我帮你拿!”吕桂芝抱歉的朝我点点头,快步走进了厨房。

    我看了看桌上邱明的遗照,心说这事儿还得去跟赵奇说,毕竟他才是刑侦专业,而且他相信一些常理不能解释的事。

    不经意间,我往厨房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

    厨房的玻璃门开着,从我的角度看不见厨房里面的情形。

    但是,门上的玻璃却映出一副让人震惊的画面。

    吕桂芝面对着打开的冰箱,身子前倾像是在找什么。

    身材高大的王宇居然就贴在她的身后,两只手在她身前动作着。

    “表嫂,我找到肉包子了,还是热的好吃!”

    是王宇的声音,语气中分明透露着得意。

    “艹。”

    我暗暗骂了一句,站起身走了过去。

    “铛铛!”

    我在厨房门上敲了两下,探进身,就见吕桂芝扶着冰箱门转头看着这边,上衣的一边还没完全放下来,露出一小片白花花的腰肉。

    王宇则站在灶台边,背对着门口,看着窗外。

    同样是男人,我当然知道他这是在遮挡身体的某个部位。

    我冷冷的问:“邱明真是自己跳楼的吗?”

    吕桂芝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王宇猛然回过头,镜片后的眼睛有些惊疑不定。

    我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邱明家。

    回到局里,我犹豫再三,决定把这件事告诉赵奇。

    没想到他去省里开会了。

    路过小会议室,就听里面闹哄哄的,竟然还时不时有人叽里咕噜的说外语,好像是韩语。

    我问一个刚好路过的女警,里面是怎么回事。

    女警说,是李青元的家人从韩国赶来了,正和局长、郭森他们交涉呢。

    我一听就没兴趣了,要我说那个高丽棒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泡妞不成就想用尸油硬上,那特么和直接下CHUN药有什么区别。

    快下班的时候,窦大宝打来电话。

    二话不说,直接报了个地址给我,让我无论如何尽快赶过去。

    我问他什么事,他好像很着急,说到了再说,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想起他那天说自己拜师做了阴倌,我有些不放心。

    虽然说是天生阴阳眼,但阴阳行当哪有那么好做的。要不然我也不会投机取巧,只接女人的生意。

    来到他给的地址,刚好下起了大雨,看着眼前的建筑,我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居然是一家废弃的老工厂,看建筑风格,三层的厂房起码得是六七十年代的产物了。我记得再往前不远就是火葬场了。天一黑,附近连个鬼影都没有,他跑来这里干嘛?

    我拿起手机想给他打电话,信号弱的一逼,根本就拨不出去。

    我只好拿了把伞,冒雨进了工厂。

    一进厂房我就感觉不大对劲,一楼早就搬空了,连窗户门框都拆了,空荡荡的,阴森的很,温度似乎也比外面低了好几度。

    没见有人,我直接上了二楼。

    心里直说窦大宝不靠谱,趁早别做什么阴倌,还是回家开饭铺来的踏实。

    二楼应该是以前的小部件加工区,设备早没了,沿着楼梯的一侧是一排办公室。因为阻隔了半边的光线,二楼显得更加昏暗。

    “大宝!”

    我喊了一声,没人回应,只有空荡荡的回音。

    这个熊玩意儿,搞什么飞机,难不成叫我来跟他玩躲猫猫?

    我有点光火,想回车上去,开到有信号的地方给他打电话。

    刚要转身下楼,忽然,厂房的另一端传来了“呜呜”的哭声。

    我吓得一激灵,回过头,仔细听,好像是小孩儿的哭声。

    这里怎么会有小孩儿?

    我顺着声音向另一头走去。

    “呜呜呜……呜呜……”

    哭声断断续续的钻进耳朵,虽然能确定是小孩儿的哭声,可还是听得我心里直发毛,下意识的把桃木钉拿了出来。

    办公室的门同样拆掉了,大概因为二楼的窗户是木头的,老朽**,所以没有拆,风吹雨淋,残存的玻璃都肮脏模糊,使得光线更加阴暗。

    我边走边查看每一间办公室,快走到最后一间的时候,已经能确定哭声就是从那里传来的,但这时哭声却戛然而止。

    来到最后一间办公室外,就见里面零落的堆着几个水泥袋,里头的水泥明显都结块了。

    在一个角落里,竖着半块残破的石棉瓦,哪有什么小孩儿的影子。

    我长吁了口气,难不成是因为紧张,出现幻听了?

    我转过身要走,刚迈出两步,哭声竟然再次响起。

    我猛然回过身,一个箭步来到最后一间办公室外面。

    这次我听得真真切切,的确是小孩儿的哭声,而且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我的目光落在墙角的石棉瓦上,真要有小孩儿,只能是藏在那后面了。

    “小孩儿,你在这儿干什么?”我问了一句,走上前,伸手把石棉瓦扒开。

    “啊!”

    眼前的情形令我忍不住一声惊叫。

    石棉瓦下果然有个孩子,只不过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尸体!

    这小孩儿最多五六岁,半边身子像是被什么动物啄食过一样,只剩下森森的白骨,腔子里的内脏也都不见了。勉强算是完整的脑袋上,两个眼珠也都不见了,只剩下两个黑洞洞的眼窝。

    “艹!”

    我强忍着头皮发麻,想要跑出去报警。

    刚要转身,身后忽然袭来一股劲风。

    我本能的往边上一躲,左肩膀就被狠狠的砸了一下。

    不等转过身,我就侧着身子奋力向偷袭的人撞了过去。

    那人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反击,冷不防被撞了个正着摔出了门外,手里的钢管也甩到了一旁。

    我跟着扑过去,不等他爬起来,就照着他肚子上重重的踩了一脚。

    这人穿着一身黑雨衣,被我踹中小腹,闷哼一声,上半身猛地一挺,雨帽被甩了下来。

    看清他的脸,我忍不住惊呼:“是你?!”

    这人居然是我一直弄不清身份的三白眼!

    只不过他的脸还是黑漆漆的,眼睛却和普通人一样,只是眼底遍布血丝,像是几天几夜没睡觉一样。

    我一愣神的工夫,三白眼挺起身子就要抱我的腿。

    不等他抱住,我飞快的抬起脚,又在他肚子上狠狠的踹了一脚。

    “啊!”

    他惨叫一声,倒在地上,身子抽搐了两下竟然不动了。

    “别他妈装死!”我又踢了他两脚,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仔细一看,他眼睛的瞳孔竟然已经开始涣散了。

    我靠,这么不禁打,两下就挂了?

    我吓了一跳,急忙抬起脚,想要去探他的脉搏。

    不经意间,眼角的余光竟瞥见不远处站着一个身影。

    仔细一看,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那人穿着一身黑衣,黑脸,眼睛白多黑少……居然又是一个三白眼!

    不对,被我打死的家伙虽然和他一样,但眼睛是正常的,这个是真正的三白眼。

    没等我细想,三白眼已经阴着脸,气势汹汹的向我走了过来。

    我一咬牙,紧握桃木钉大步迎了上去。

    忽然,头顶传来“呜哇”一声怪叫,眼看就快和我迎头相对的三白眼居然随着这声怪叫,再一次在我眼前消失了!

    抬头一看,就见一只黑色的的怪鸟从上方飞快的掠过。

    没等我看清怪鸟的样子,身后猛然伸出一双手,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把我扑倒在地上。

    侧目一看,掐住我的人正是刚被我“踹死”的‘三白眼’。

    我拼命的奋力挣扎,他的手却像是铁钳子一样,不断的收紧。

    我用木钉往后扎、扎那双手,他却像没有痛觉一样,根本没反应,只是用膝盖顶着我的后腰,不断加大力气。

    我渐渐感觉呼吸困难,头皮发炸,不由自主的张大嘴吐出舌头,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

    “上次坏我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居然还敢送上门来?嗬嗬,不会有下次了。”

    三白眼终于开口了,口齿有些含混,有些空洞,冰冷的像是从地狱传来一样。

    “你妈`的!”我从喉咙里挤出三个字,这似乎也是我最后的反抗了……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恍惚间就见一个身影飞跑过来。

    “艹你娘的,放开他!”

    是窦大宝!

    听到他的声音,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奋尽全力的往地上一撑。

    三白眼分神之下被我掀到了一边,窦大宝冲过来,攥着杀猪刀就向他扑了过去。

    三白眼见他来势汹汹,捡起钢管朝他脸上甩去,转过身跑到窗前,纵身跳了出去。

    窦大宝嗷嗷叫的追到窗边,就要跟着往下跳。

    “大宝!咳咳咳……别追了……咳咳……”

    窦大宝犹豫了一下,跑回来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你没事吧?”

    “死不了。”

    “那就好,我抓住个妖人,在三楼,你绝对猜不到他是谁。”

    我转动着脖子,朝最后一间办公室看了一眼,回过头问:“谁?”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42/42928/22799115.html
文章摘要:阴倌法医 ,李富贵沾手游戏吧,一波未平布伦特惹事招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皇家彩票 2017平特肖公式规律 江苏快三在线观看 必发彩票登陆网址 乐乐广西快乐十分
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11选5免费计划软件 河南快三今日推荐 重庆时时彩官网平台投注 海南飞鱼软件
各种彩票注册送 甘肃快三app下载 安徽11选5计划网页版 广东快乐10分直播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 极速快三app 香港黄大仙庙地铁站 澳洲幸运10开奖官网 k8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