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二叔也跟着说道。王凡听了他们话,一愣。“僵尸还是人尸,这些日子人尸倒是见过几次,好久没过僵尸了。”因此王凡有点兴奋跑出房间,等他来到二楼的楼梯口。

    只听嚎叫声:“交枪不杀!我们优待俘虏!”没想到这些僵尸能口吐人言,这王凡还是第一次见到。

    王凡细瞧下去,只见一楼的房门已经被众僵尸砸烂,此时一楼的大厅站满了僵尸。僵尸中间站着一个红色袍子的中年人,他看见王凡现身,微笑道:“你叫王凡罢,我是东南亚最好的赶尸人朴一生,今天我想来和你切磋下,可是你家的人不让我们进来。”

    “不让你进,就把我家的门砸烂,东南亚赶尸人果然很有修养。”王凡站在楼梯口对朴一生道。

    “砸烂人家东西是不对的,要不我们找个宽敞地方,说道说道。”朴一生冷笑,见王凡只是个毛头小伙子,心道这么点岁数能有多大本事,怕是第一次见到我这东南亚僵尸吧。

    王凡怕自己走远,二叔和二嫂危险,于是就对朴一生道:“就到屋子外面吧,你们的人不在屋子里。”

    “好,我就喜欢和痛快人讲话。”

    朴一生回身一挥身对众僵尸道:“成一列纵队!”

    众僵尸排成一列长蛇阵从王凡的别墅走出来,朴一生跟在僵尸后面走出来。

    王凡对小英子和二叔道:“进到我的房间,把门反锁,除了我之外,任何人叫门也别开。”

    小英子听了点点头,对屁股下的二叔叫了声:“驾!驾!”

    眼见二叔托着小英子进到自己的房间,王凡才慢悠悠地下楼,上厨房拎出菜刀,别在腰间走出房门。

    只见月光下,朴一生站在排得整整齐齐的僵尸面前,等得不耐烦了。

    “说吧,你想怎么切磋。”王凡冷笑着站在朴一生的面前,而朴一生道:“单挑,你一个挑我和十个僵尸,怎么样,公平吧!”

    王凡哈哈大笑道:“公平,绝对公平。”

    说罢,不等朴一生出手就从身后的LV乾坤袋内掏出一百张符文纸,向空中一撒,口中念道:“月光照无眠,轻风梦归人,欲寻今生缘,踏破九重天。”

    哗!一百张符文纸在半空织成一个金色飞毯,忽一声飞到王凡的脚边。

    王凡迈步踏上来,另外一支手抽出腰间的菜刀,心引飞毯冲到众僵尸的上空。

    啪啪!王凡手中菜刀挥舞如风,一刀又一刀砍在僵尸的头上,这僵尸的头如干柴般被转眼砍烂。

    “你怎么不按套路来啊,我还没说好呢,这家伙,上来就打,你玩赖。”朴一生在地上跳着,指着在僵尸群翻飞的王凡骂道。

    但是王凡却丝毫不受他的影响,挥动手中的菜刀将十个僵尸都砍成碎片。

    “啊,我的尸尸!我养了你们十年,我们就这么分离了。”朴一生抱着僵尸的残骸哭喊,王凡引飞毯落在地面,伸手一召,哗啦啦飞毯重新化成一百张符纸,落回王凡的手中。

    王凡将符文纸放回LV乾坤袋后,走到朴一生的跟前问道:“你还想切磋吗?”朴一生眼见王凡拎着闪着寒光的菜刀,心惊道:“不了,不打了。”

    “那我家的门怎么办?”王凡还在意自己家的门,没有门的话,整个家就是不设防,对于他这个惹过不少人的人来说,很不安全。

    “我给修,我给修。”朴一生擦擦眼泪,站起身来。

    “你真笨,这一宿才把门换好。”因为是外行,朴一生直到天亮才将王凡家的门修好,临走还让王凡埋怨一顿。

    朴一生满眼透红回到住处,只见那战春利正站在他家院里,等半天了。

    “大师,怎么样了,你把王凡干掉了吗?”战春利递只烟问道,朴一生没接他的烟:“唉!这一宿光给王凡这小子家修门了,那小子连口水都没给我喝,瞧把我渴的。”

    “什么?你给王凡家修门了,你不是去打他去了吗,咋还修起门来了?”战春利没听懂朴一生的话。

    “是去打人家去了,可是我没打过,我带去的十个僵尸,全让那小子一顿大菜刀全给跺碎了,没僵尸,我也打不过他啊。僵尸还将王凡家的门砸坏,我不给人家修,人家不让我走啊。”

    朴一生将这一宿的遭遇对战春利说得清清楚楚,战春利听了啪一声,手中的打火机和烟盒全掉到地面上。

    战春利喃喃道:“没想到,没想到,你堂堂一个东南亚赶尸王,竟然给一个毛头小子修门。朴大师,我真看错了你,你把我之前给你的钱,都还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钱我已经邮回家了,现在没钱了。”朴一生,摊开双手。眼见朴一生要耍无赖,战春利狞笑着抽出腰间自制五连发,对着朴一生的头就开了一枪,咚!子弹正打中朴一生的头,将他的头顶掀飞。

    朴一生仰面倒地,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而战春利将五连发将腰间一别,出门开车就走。

    王凡还不知道昨天晚上来找他的朴一生已经被打死,他正领着小英子去建新小学。

    “大侄,你说你二叔的病能不能好?他天天神神叨叨,我上学都不放心。”小英子边走边对王凡道。

    王凡微笑道:“他这病挺难的,有实病在身,恐怕一辈子也好不了。除非有奇遇,才能让他明白过来。不过二叔的身体可是棒棒的,刀枪不入之体,就是大夫的针扎不进去,有点愁人。”

    “是啊,他要是有病,只能吃药。”小英子也笑起来。

    “叮叮!”送小英子到学校后,王凡刚走出学校,手机就响起来,他点开一看,正是马小伶。

    “亲爱的,你在那呢?”马小伶开口就是这句话,让王凡恶寒。“实际上,我向你求婚就是想让你摆脱陈得魁,你千万别误会。”王凡解释道。

    “亲爱的,我知道你的一片心,你不想让我这颗好白菜让陈得魁那头猪给拱了,所以你挺身而出。但是我想了一宿,觉得你的建议也不错,不如我们将错就错吧。”

    马小伶一口一个亲爱,让王凡无奈。

    “我只把你当成小妹妹,我们不可能的,你千万别那么想,你一定会找个比我师,比我高,比我有钱的男人。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啊。”王凡不停解释道。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40/40150/22835769.html
文章摘要:极品鬼女阴阳鉴 ,日本侵略白三叶新征程,穿破妖孽晨兢夕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七乐彩开奖 宁夏11选5任选基本走势图 彩票论坛大全 新疆十一选五开结果 陕西11选5任七遗漏
秒速赛车前五后五技巧 pc蛋蛋走势图 3d试机号麦久网 陕西十一选五任三推荐 北京赛车pk10软件神器
山东11选5号码推荐 豪享博娱乐 澳门赛马会主页 本港台现场报码室 老时时彩
北京pk10高手计划 内蒙古十一选五体彩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012 北京赛车官网开奖 幸运农场水果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