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恶毒女配 > 第九十七章 才一会生了两个娃
    习剑者最精髓的部分就是剑诀,所以依依得到了小黑口传最高端的剑诀,加上她之前在末世的历练,她对剑意的理解更是一日千里。

    配合着冉凤给的剑谱,她只用了一晚就掌握了鸣凤剑谱的精髓。

    说来也是巧合,当她练习剑谱时,发现剑谱里几断口诀竟然是与小黑口传的是相通的。

    不,应该说是小黑口传的剑诀中的一部分。

    想来是当年创下这剑诀的老祖宗飞升去了上界,而下界的子孙不争气,慢慢地将老祖宗的东西给糟蹋了。

    不过这也让她更确定冉凤与小黑的家族应该是有所渊源的,不然以着冉凤这般冷然的性子怎么就看到小黑后就对小黑看上眼了呢?

    弄得不好小黑与冉凤有血脉关系也不无可能。

    看了眼小黑傻笑的样子,依依的唇狠狠的抽了抽,怎么也不能把他跟飘然若仙的冉凤联系在一起。

    不过想到冉凤说不定要叫小黑老祖宗,依依又幸灾乐祸的笑了笑。

    “媳妇,你走神了。”

    小黑一直撑着下巴在观察着依依,将她所有的表情一点都没有放过。

    依依脸顿时一僵,斥道:“你要不看我怎么知道我走神?我是有意测试你的,知道么?好好修炼,否则我饶不过你。”

    “原来是媳妇测试我的啊?媳妇你好聪明啊!”小黑笑得更憨厚了。

    “聪明你个头。”依依烦燥的瞪了他一眼,被一个傻子夸聪明能聪明到哪里去?关键是她看到小黑无条件的依赖与信任,那黑得比墨还黑的小心脏竟然微微抽出一丝的心疼来。

    小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后,霎有其事的点了点:“娘说我就是长了一个聪明的脑袋。”

    “噗”依依被他这么自夸的话引得一下喷笑了,道:“是你娘说的还是我娘说的?”

    “当然是咱们的娘说的!”小黑理直气壮道:“难道你不这么认为么?”

    依依撇了撇唇,言不由衷道:“嗯,我也这么认为,好了,快修炼吧,难道你不想陪我一起进入秘境了?”

    “想,当然想!”小黑连忙正襟危坐,闭上眼捏了个诀后正要修炼,突然又认真道:“媳妇,刚才你笑的时候真好看,你能不能经常对我笑笑?”

    不知道为什么,依依听到他的话,心头一酸,声音也放软了些许:“好,只要你不惹我生气,我就对你好一些。”

    小黑大喜:“媳妇放心,我不会惹你生气的,娘说了,我就是块硬墨,你就是汪清泉,就等着你的那点水,才能把我磨软了,我才有性福可言,还说我要想性福就得什么都听你的,不能惹你生气。”

    “……”依依有种剥开郝母脑袋看看她脑结构的冲动,她知道不知道这是教坏小孩子?

    无语的看了眼满眼憧憬的小黑,依依有气无力道:“好好修炼吧,修炼才是最幸福的事。”

    “好。”小黑很郑重的点了点头:“等我修炼好了,好好让你磨。”

    “扑!”

    依依无力的仰望了上空,差点喷出一口逆血。

    两人进入了冥想,不知不觉就过了三天,前三天宗门里的比试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到最后一天,才是内门亲传子弟上场比试的。

    最后的比试毫无任何的悬念,依依用了鸣龙剑直接显示出了金丹修士的实力,以筑基修士中的第一名进入了选拔的五十名名单里。

    小黑自然也跟着进入了。

    冉凤见了依依的成绩,眼睛都亮了,她本想着还距离真正的八大门派考核,全部算进去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她这半个月好好辅导一下依依,再加上小黑的灵药,怎么着也把依依弄到金丹上的剑道上去。

    哪知道依依修炼不怎么行,对于剑意的理解简直是青出于兰而胜于兰,竟然有种超越她的迹象!

    要不是依依也有元婴修为,光剑道上来说,她都未必是这个徒儿的对手了。

    这个惊喜让她简直如捡到了一个宝般的兴奋,试问为人师表者,有什么比教出一个天才的徒弟更令人兴奋的呢?

    她不是郭长庆,并不狭谥到怕徒弟超越自己。

    “依依,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冉凤欣喜若狂地奔向了依依,拉着她的手,对着她打量了半天,神情激动道:“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剑修天才,只用了三天就将剑意领悟的这么彻底,要知道当年我师傅给了我这剑谱,我用了三年才参详出其中的精髓,哪知道你却才用了三天!你简直就是来打击为师的!哈哈哈!”

    嘴里这般说着,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可是心情却愉悦不已。

    郭长庆有些酸溜溜道:“师妹倒是收了个好徒弟,可以给师妹你光宗耀祖了。”

    心里却更恨百里兰了,他算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当初他一心只看上了百里兰,还对郝圣依依这个附带的赠品满是不喜,哪知道才几年的功夫就物事人非了。

    他选中的徒弟人品低下不说,还毫无气节,竟然为了更高的利益叛离的师门,而这个当初几乎被视为废人的郝圣依依却成了一枝独秀,给了他们一个狠狠的惊喜!

    看宗主那看得合不拢的嘴,就知道宗主是如何看重这个郝圣依依了。

    冉凤知道郭长庆心眼比较小,也不介意他嘴里酸不拉几的话,而是淡淡一笑:“你也是她的师伯,往后还靠郭师兄多提点她一下呢。”

    郭长庆听了心情稍好了些,也是,怎么说郝圣依依也是宗门的人,将来出息了也是宗门的荣耀。

    思及于此,倒是豁然了,笑了笑道:“我哪有什么可教她的,恐怕就是我想教,她都嫌弃呢。”

    依依眼微闪了闪,噘着唇道:“师伯你真坏,明明是你想偷懒,偏偏还说成我的不是了,哼!师伯真是坏死了。”

    “哈哈哈。”宗主大笑道:“依依师侄,要时你郭师伯要是敢偷懒不教你,你到师伯这里来告他的状,师伯帮你作主。”

    “谢谢宗主!”依依甜甜一笑。

    郭长庆见了不禁失笑道:“得了,好端端的倒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说成懒人了,好吧,等秘境比拼过后,只要依依想学,便是我那些压箱底的都给她学!”

    这意思是只要冉凤同意,他要将依依也收到门下了。

    冉凤不是那种顽固之人,有人愿意跟她共徒,更说明她的眼光好,徒弟的优秀啊,当下喜道:“依依,还不向郭师伯磕头?”

    依依作势要磕头,郭长庆怎么能受依依的头,要是往常,他自然受得,现在知道依依与小黑的关系,以着小黑的实力,他怎么受得起依依这个头呢?

    当下虚扶起依依,摇头道:“只是指点而已,你还是冉师妹的徒弟,我不能抢了冉师妹的爱徒。”

    依依也不愿意向他人磕头,当下遂就势站直了身体。

    冉凤虽然有些遗憾,但想到郭长庆虽然性子比较狭隘,但却说话算计,他既然说愿意倾囊相授,那自然不会藏私,那么拜不拜徒倒并不那么重要了。

    郭长庆想了想笑道:“不过,今儿个依依夺得了头名,我这当师伯的不能太小气,总要有个彩头,不如就把这药鼎给了你吧。”

    说着从袖中飞出一道紫色霞光,还未等依依看清,只听一道重物落地的巨响……

    极目望去,看到一座紫色的大鼎泛着幽幽的紫光,在阳光下呈现出琉璃光彩,隐隐更有灵力围绕,就算依依是个半吊子修仙的也知道这玩意的金贵了。

    “神王鼎!”

    随着冉凤的惊呼,冷逍的色变及宗主的惊讶,依依更是知道这鼎的珍贵程度了。

    能让元婴修士惊讶的东西已然不多了,不是神品也是仙品。

    果然郭长庆有些留恋的摸了摸大鼎,轻叹道:“这神王鼎还是当初我无意中助了一个落势的大能,大能用以感谢我的。可惜我不是练丹的料,就这么白瞎了一座上好的宝鼎,真是暴殄天物,今日看依依天资聪慧,只三日就习得了剑道的精辟,也许对于丹道也能有异于常人的领悟,所以今日我就把这神王鼎送给你了,希望它能在你的手中物尽其用,也不枉它丹鼎界神品的称谓了。”

    依依郑重地接过了神王鼎,然后小心的收藏好了。

    待她回到了洞府,唇微勾了勾,宗门为了小黑的那点丹药,倒是把她算计得够彻底了,这神王鼎哪是送给她的礼物,分明是借她的手送给小黑用的。

    要知道以她连草药也不分清的炼丹白痴,用得上一个神品丹炉么?就算她真的大材小用,神王鼎能让她驾驭么?

    谁不知道丹鼎这玩意是有灵气的,尤其是神级以上的弄不好都产生器灵了,以她的修为神鼎能让她驱使才怪呢。

    不过,她本来也想着回报一下水月宗,正好郭长庆还送了这么好的东西给她,不要白不要!

    想了想,她将神王鼎从储物袋里移了出来,神王鼎刚一出来,就嗡嗡的叫个不停,而且迅速的飞升起来,那样子竟然是想逃跑!

    靠!果然是个有器灵的神物!

    “哪里跑!”依依不服输的个性又上来了,她一个箭步追上了神王鼎,并将手摁住了神王鼎的两只耳。

    哪知道才碰上两耳,一股热为就焚烧了她的掌心,烫得她差点将神王鼎扔了出去。

    但也正是如此,更激起了依依的好胜心,这神王鼎竟然敢如此看不起她,那她还偏偏要收服它了。

    当下拔出了鸣龙剑,带着凛凛地寒光砍向了神王鼎。

    神王鼎是个识货的,看到了鸣龙剑后,竟然发出嘤的一声,上窜下跳起来。

    鸣龙剑也是兴奋地发出一道道清脆的剑鸣,如疯了般追逐着神王鼎……

    本来依依还用剑意指使着鸣龙剑,到最后鸣龙剑自己有了主意般,根本不听依依的使唤了,直接用最原始的方法跟神王鼎干上了。

    依依目瞪口呆,风中凌乱了,感情这鸣龙剑也产生了剑灵,而她却毫不知情。

    不过一会她就释然了,这鸣龙剑是冉凤上千年前的兵器,而且盛极一时,如今千年过去,能生成剑灵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于是再也没有她的事了,而是一剑一鼎打得欢实,与其说是在打,不如说是鸣龙剑在追打着神王鼎,终于在鸣龙剑要打到神王鼎的那瞬间,神王鼎大叫“:主人,救我!”

    依依左看右看,看了一会,才又低下了头看起了剑谱来。

    “主人……呜呜……救我啦!”

    神王鼎变成了手掌那么大,撒着娇一路撞进了依依的怀里。

    随后是鸣龙剑在依依身边耀武扬威的发出威胁的剑鸣声。

    依依微勾了勾唇,握住了神王鼎,淡淡道:“你是不是叫错人了?我可当不起你的主人!这天下哪有要烫伤主子的器灵?”

    “主子你大人有大量,不要生气嘛!”

    神王鼎撒着娇,那声音怎么听都是很幼小的样子。

    依依心念一动:“你现出身来我看看,你要长得好看我就救你。”

    “好!”神王鼎立刻跃到了地上,然后从鼎中走出来一个五六岁的男童来,只见小男童长得肥嘟嘟,白嫩嫩,一对水汪汪的大眼可怜巴巴地看着依依。

    萌物啊!

    依依的心肠很硬也很黑,但是却对萌娃毫无抵抗力,这可能跟她从小没有得到过无忧无虑的童年有关。

    她看着神王鼎的器灵,心儿都酥了,柔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小紫!”那软言软语的样子哪还有刚才要烧伤她的霸气啊。

    “小紫?这名字真好听!”依依夸了句,随后听到鸣龙剑不悦的蜂鸣声。

    她扑哧一笑:“好啦,小龙,你别砍他了,你看他多可爱啊。”

    “哼!”鸣龙剑落在了依依的手中,从剑身中袅袅走出了个小女童来,小女娃子粉妆玉琢,可爱的不得了,但就是神情冷了点,仿佛小大人似的。

    “小龙!”依依眼睛一亮,心喜不已,原来鸣龙剑的小器灵是个可爱的小女生,太卡哇依了有木有?

    这一对简直就是金童玉女啊!

    她一把拉过了小龙,叭叽一下亲了口她的小脸蛋,高兴道:“原来小龙长得这么可爱啊,真是喜欢死我了。”

    小龙清冷的小脸上现出一抹红晕来,露出了忸怩之色。

    小紫在一边看见了,啧啧道:“哎呦,男人婆也会害羞,这真是千古奇闻啊!”

    小龙突然跃起,一把揪住了小紫的衣襟,横眉冷对:“紫玉,你好好一个男人居然叫紫玉,连性格也跟女人一样,你都没成为千古奇闻,我为什么要成为千里奇闻?”

    依依眨了眨眼,好奇道:“原来你们认识啊?”

    “哼,谁跟这男人婆认识?”

    “哼,谁跟这伪娘认识?”

    鸣龙剑与神王鼎互看了眼,然后嫌弃的异口同声。

    “哈哈,还说你们不认识,连说话都这么默契。”

    “呸,谁跟这男人婆(伪娘)默契!”

    两人又是同时对骂,依依则看好戏般抿着嘴。

    这时小黑如风般闯了进来,看到小龙与小紫,愣了愣后,对依依道:“媳妇,怎么我才出去一会,你就给我生了两个娃了?”

    随后听到鸣龙剑与神王鼎异口同声对着小黑大叫:“爹!”

    “噗!”

    依依只觉一口逆血喷了出来。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8/9966465.html
文章摘要:恶毒女配 ,迂腐船主难以承受,经查纳垢藏污老巫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河南快三视频 河南快三 时时乐上海开结果 - 百度 七乐彩中奖规则及金额 内蒙古快三开奖号
浙江海洋大学排名2018 三亚娱乐城 双色球重号走势图 七星彩走势图 新疆25选7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号 安徽十一选五预测 双色球18115期 时时彩龙虎合是骗局么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是啥
天津快乐十分0914041 河南泳坛夺金481下载 黑龙江体彩36选7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 有多少人靠时时彩过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