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恶毒女配 > 第九十五章 爱的记号
    依依的唇微抽了抽,皮笑肉不肉道:“好孩子!”

    小黑听了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比那黎明的星星都亮了三分,屁颠颠的跑到了依依的面前,露出讨好状:“媳妇你夸我了哎,有没有奖励?”

    “奖励……”依依无语地看了眼小黑,伸出了手,待看到比她高出一个半头的小黑,有些气馁的掂起了脚……

    “别掂,小心累着。”小黑狗腿的低下了头,将脑袋凑到了依依地掌下,在众人诡异的目光下,依依摸了摸他毛耸耸的脑袋,心里告诉自己就当摸一只藏獒吧,好歹头发的手感比藏獒更好。

    “媳妇……你对我真好。”小黑满脸的幸福,让众人看了面面相觑,风中凌乱!

    所有的人都盯着小黑,咬牙切齿的暗骂:小黑,你这个傻子!你救了郝圣依依的命,她摸了摸你的头就是对你好么?你这个笨蛋,难道不知道郝家多么富有么?你就算是要上万颗上品灵石,郝家也会心甘情愿的奉献出来的。偏偏你这么傻,摸个脑袋就心满意足了!真是气死我们了!你这是标准拿着金饭碗讨饭好么?

    众人恨不得一把拉下小黑,对他耳提面命,让他问依依要上上万颗上品灵石,然后分给他们一些。

    不过想到小黑刚才彪悍的一脚,立刻心有余悸的低下了头了,开玩笑,小黑连元婴修士也敢踢,他们是疯了才敢去揣掇小黑了。

    他们的怨念还未结束,这时他们又瞪大了不可置信的眼睛,简直让他们节操碎了一地啊!

    只见小黑单膝跪在了地上,抓起了依依的一只小脚。

    依依吓了一跳,连忙道:“你做什么?”

    “鞋碰到脏东西了。”小黑头也没有抬,直接将依依脚上的绣鞋给脱了下来,手一捏化成了灰烬,随后自然地从怀中掏出一双精美的绣鞋,小心翼翼地取出其中一只穿到了依依的脚上。

    众人瞬间风中凌乱到极致了……

    有的甚至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用手使劲的揉了揉,待看到一切都是真的,才哭丧着脸看着小黑。

    大哥,要不要这么丢人啊!你的节操呢?你的气节呢?你刚才脚踢丹长老的气势呢?

    你知道不知道,你丢尽了我们男人的脸啊!

    你这么做让我们男人以后在女人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众人欲哭无泪的看着小黑,哀怨的如同怨妇。

    但这只是男弟子的想法,女弟子则全然的相反,一个个眼冒红星的看着小黑,蠢蠢欲动!

    “天啊,他真是美呆了!”

    “要是有男人愿意和他一样对我,我就算是死了也愿意啊!”

    “他的能力也好强大啊,居然把丹长老给踢飞了,太迷人了。”

    一个个女弟子仿佛吃了春药般,对着小黑大抛媚眼。

    “你哪来的绣鞋?”依依恨恨地看着小黑,要不是她挣脱不了小黑的钳制,早就逃了,还能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当然是我绣的!”小黑理直气壮道。

    顿时引起一片的唏嘘声,男修士只想撞墙,表示不认识小黑,而女修士则直接就差献身给小黑了,那目光火热啊。

    只有依依脸色阴得要滴出水来了,只觉头顶上无数的乌鸦飞过,这下她想不出名都不成了,从此她就被小黑贴上所有物的标签了!

    试问,这天下哪个有元婴实力的男人能为女人绣绣鞋?要是依依再不识好歹的不要小黑,非得被天下女修的口水给淹死不可!甚至引来杀身之祸也未可知!

    不说别的,就算是同门的女修都不可能饶过她,弄不好时不时的给她的饭里下点毒药什么的。

    而这一切全是来自于眼前这个小黑的男人!

    这小黑是真傻还是假傻?为什么他每说一句话,每做一件事仿佛都引着她往圈套里钻啊?

    在女修的羡慕嫉妒恨中,她面无表情的让小黑帮她把另一只鞋也穿好了。

    看到依依穿着他绣的鞋,小黑心满意足的笑道:“媳妇,你穿得真好看,也不枉我的手指被扎成筛子了。”

    “师叔……我这有上好的创伤药,你快涂一下。”

    “师妹,你的创伤药哪有我的好?我这是师父给的碧玉膏,还是用我的碧玉膏吧。”

    “师弟,你这般天仙的人怎么可以被那些药膏玷污了呢?我用灵力帮你恢复吧。”

    “还是我来吧,我是木系灵力,有治愈能力。”

    “木系灵力哪有我的水系温柔,还是我来替师哥疗伤吧。”

    “还是我来吧……”

    “……”

    一群女修哪能放过这天大的讨好小黑的机会,争先恐后的抢着讨好小黑,只一会小黑的脸真的黑成了炭了。

    要是她们只是闹腾倒也好了,偏偏还借着机会往小黑身上凑,小黑是什么人?他怎么可能让这些女修碰上身体?

    当下也不管是不是依依的同门,直接长袖一挥,众女修还没反应过来,就一个个被袖风给扇了出去。

    待她们鼻青眼肿的站起来时,只听小黑对着依依讨好的说了句让她们差点吐血的话。

    “媳妇,这下好了,她们可以用自己的药膏与灵力给自己疗伤了,再也不用怕那些药膏灵力没地方使,硬塞给我了。”

    “噗!”

    空中喷出无数道鲜血,女修们一个个面色惨白,幽怨地看着小黑。

    依依僵着身子别过了脸,不忍心再看,真不知道她们碰上小黑这样的人是幸还是不幸!

    对小黑道:“你的手拿出来我看看。”

    小黑露出欣喜之色:“媳妇,我就知道你心疼我!”

    说着把手显摆似得伸了出来,待看到他洁白如玉的手指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黑针眼时,饶是依依不喜欢小黑粘人的劲,也有一丝的感动。

    瞪了他一眼道:“你怎么这么傻?不知道涂些药或者用灵力疗伤么?十指连心,你倒是疼不疼啊?”

    “疼啊!”小黑露出疼痛之色,不过马上又高兴道:“娘说了,只要媳妇高兴,再疼也得忍着,这叫爱的记号!娘还说了,当初爹追娘时,娘以为爹是登徒子,咬了爹一口,可是爹愣是忍着疼,不但没有治,还用蚀饥膏让伤口恶化结了个褪不去的疤,到现在爹的手臂上还有娘的牙印呢!娘还说了,现在爹每次和娘在床上亲热时,娘都会亲爹的牙印,这叫做……叫做……什么情趣来着……”

    “你给我闭嘴!”

    依依听小黑滔滔不绝地说着郝父郝母的私密事,差点想挖个地洞钻进去了,对于郝母的奇葩更是无语了,这什么都能跟小黑讲,还有没有一点节操啊!

    “媳妇,你凶我……”小黑哀怨地看着依依,滴溜溜的眼中盈满了泪水,让众人都为他而心疼不已,纷纷用指责的目光看着依依,仿佛依依是个多么十恶不赦的人!

    依依简直就要被这些目光给逼疯了,她做什么了?要承受这些指责的目光,恨恨地瞪了眼始作俑者一眼,才妥协道:“好了,我错了,不该吼你。”

    小黑破涕为笑,一面流着泪一面高兴道:“没事,没事,只要媳妇高兴,就算是打我都行,别说是骂了,对了,媳妇,你也亲亲我的手指好不好?咱们也跟爹娘一样要有情趣……”

    小黑说到这里露出了希翼之色,满眼的星光闪啊闪。

    “……”

    “噗!”

    “噗!”

    “哈哈哈……”

    众师兄弟听到小黑的话,之前还比较给面子的憋着笑,到最后实在忍不住一个个笑得前俯合仰,乐不可支起来。

    看着笑得不可抑制的同门,听着不绝于耳的笑声,依依的脸黑得不能再黑了,悻悻地看了同门,又无可奈何的撇了撇唇,只能压低声音骂着小黑:“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以后不理你了!”

    小黑忙不迭闭口不言,然后用冷得要让血液都冻僵的眼神扫过正在笑的人,他虽然傻,但没傻到家,自然知道大家在笑什么,开玩笑,让他媳妇不开心了,那就是让他不开心,他不开心自然不会让这些人开心了!

    敢笑他的媳妇,那就让他们尝尝冰封千里的滋味!

    正笑着的同门只觉一股冷气压袭卷而来,只瞬间就让他们冷得连血液都冻僵了,大惊失色之下,一个个盘膝而坐,运足了内力抵抗起源源不断的冷意,一些灵力低的同门,只呼吸之间,头上就毕了白霜,身体变得惨白了。

    冉凤本来也是笑眯眯地听着,待感觉到小黑身上传来的冰雪寒意后,惊得差点叫出声来,以她元婴境界的修为竟然也被小黑的冷意冻伤了,甚至有难以抗衡的感觉。

    当下惊疑不定地看着小黑,充满了畏惧,要知道现在的小黑只是随意释放出威压就让她一个元婴修为的人感觉到难以承受了,要是全然的释放,她如何能承受?

    一时间她的心情复杂不已,这郝家不鸣则已真是一鸣惊人,随便捡一个傻子也能捡到元婴之上修为的男人!

    这难道就是天道所言的善有善报?

    眼下这小黑还是傻的,就这么维护依依,要是傻病好了,岂不是把依依宠到天上去?

    “什么人敢在水月宗捣乱?”

    随着宗主的一声大喝,众人只觉身体一暖,好过了不少。

    宗主是火灵根,又修炼的是纯阳功,所以宗主释放出来的火元素能抵抗小黑的冰封千里。

    不过那也是小黑收敛之后的结果,要是小黑全力而为就算宗主是纯阳的火灵根也没有一点的用处。

    看到宗主带着鼻青脸肿的丹长老进入大厅,冉凤的脸一冷迎了上去。

    “宗主。”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冷?”

    “噢,没什么,是小黑跟众同门开玩笑呢。”冉凤淡淡地看了众弟子一眼,众弟子苦笑了笑,连忙齐声道:“是啊,宗主,是我们跟小黑师叔闹着玩呢。”

    “师叔?”宗主眉头微皱了皱,打量着小黑,这个小黑他是有记忆的,主要是长得太俊俏了,俊俏到让他这种不关心他人长相的人也记得很清楚。

    不过这个小黑没有一点的灵力,怎么可能发出这么强大的冷意呢?这太奇怪了!

    “刚才是你发出的冰灵力么?”

    小黑没理他,而是粘在依依身边嘘寒问暖:“依依,对不起,刚才不小心使了冰封千里,你有没有冻着?”

    “没有,宗主问你话呢。”依依扯了扯小黑的衣袖,指了指宗主隐怒的脸。

    “宗主?什么宗主?”小黑茫然地左顾右盼,分明是没有搞明白怎么回事。

    要不是知道他是傻子,非得当他有意羞辱宗主不可。

    宗主自然对傻子小黑是有印象的,虽然没有怪小黑,但脸色却是不好了。

    依依连忙走向了宗主,赔礼道:“对不起宗主,小黑他不懂得人情,您别介意,刚才确实是他使了冰封千里让整个大厅变冷的。”

    这是事实的事,依依想否认也没有用,干脆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冰封千里?”宗主露出狐疑之色,看了眼冉凤,见冉凤摇了摇头,遂道:“这是什么功法?”

    依依听宗主这么问,知道她之前所设想的完全正确,这个灵山位面的功夫确实是比较低浅的,居然连冰封千里也没有听到过。

    要知道冰封千里可是最上界十分著名的一套功法,下界的人就算不会使也是听过的,现在在这个界面竟然连听也没听过,可见层次是多么的低了。

    一时间她又有些怔忡,以着KING的优秀,就算是灵魂碎片也应该在最高界面吧,而从灵山界面到最高界面,到底还有多远啊?

    看到依依心不在焉的样子,宗主有些不悦了,心想着一个傻子给他脸色看,一个练气五层的也敢这么不把他当回事?

    当下不愉道:“依依,听说你得罪了丹长老了?”

    依依看了眼丹长老,正要说话时,冉凤不高兴道:“宗主,丹长老以大欺小,这是大家都看到的,怎么就是依依得罪了他呢?”

    “师妹我没问你!我只看事实,事实就是丹长老受到了羞辱!”宗主冷道:“丹长老身为长老教训一个晚辈本是天经地义的事,但晚辈忤逆长辈却是任何一个宗门无法容忍的,你也是峰主,难道你不知道么?”

    冉凤也口气强硬起来,讥嘲一笑道:“长辈?晚辈?谁是长辈?谁是晚辈?怎么排的?”

    宗主见冉凤居然跟他斗起了嘴,更是生气了,哼道:“修仙界能实力论辈份,这是众所周知的,你徒弟一个练气五层,丹长老一个元婴修士还不能教训她么?”

    冉凤正在说话,依依可怜兮兮道:“宗主,不是我打丹长老的,是小黑打的。”

    小黑连忙走上一步,露出了认同的神情。

    冉凤一涩,狠狠的瞪了眼依依,这妮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道好好珍惜小黑也就算了,还把小黑推出去当挡箭牌,要是寒了小黑的心,看她哪去找这么好的男人!

    依依对着冉凤做了个鬼脸,引得冉凤哭笑不得,待看到被依依卖了的小黑还与有荣焉的样子,

    瞬间就没了心气,算了,这两个冤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她跟着起什么哄,枉作小人!

    “小黑?”宗主狐疑地看了眼丹长老,丹长老心虚的低下了头,他被一个傻子踢下了山丢人都丢死了,怎么可能告诉宗主实话?

    所以当宗主问他时,他只说被郝圣依依暗中算计的。

    “宗主,就是这个小黑和郝圣依依算计我的,他们不但用阴险的手段坏了我徒弟百里兰的子孙根,还趁我不察时暗下杀手,简直是欺师灭祖胆大妄为,如果宗主今天不给我一个交待的话,休想我再给宗门练一颗丹药!”

    丹长老恶狠狠地瞪了眼所有的人,看得众人都低下了头。

    冉凤则怒不可遏,怪不得宗主上来就指责依依,原来是被这老东西给要胁的!

    她冷冷一笑道:“怎么?丹长老这是要胁宗主么?”

    丹长老皮笑肉不笑道:“冉师妹,这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的,这说出去可是影响咱们宗主的威名的。”

    “你心里还有宗主么?我看你不但没有宗主连宗门都没有了,要不然也不会说出刚才说的那翻话来!”

    “哎呦,师妹这话说的,这不是把屎盆子往我身上扣么?我可担当不起啊!当然啦,师妹这是攀上了郝家这棵大树了,以后要什么资源就有什么资源,自然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了”

    最后一句话却是有挑拔的意思,意思冉凤敢跟他丹长老这么硬碰硬,那是不需要丹药,那别人要不要就看着办吧。

    果然宗主听了脸色不怎么好了,直接对依依寒声道:“郝圣依依,向丹长老道歉!”

    依依还未说话,就听丹长老阴阳怪气道:“道歉?宗主什么时候咱们宗门欺师灭祖,残害同门光道歉就有用了?”

    依依立刻笑了:“那丹长老认为该怎么样?”

    “自然是废了修为逐出师门!”丹长老恶毒的瞪着小黑,一字一顿。

    冉凤嗤之以鼻道:“丹长老,你说话便说话,没事看着小黑做什么?小黑只是依依的未婚夫,可不是宗门的人,你想废人家的修为也不可能!”

    丹长老一愣,小黑被依依带上山他并不知道,刚才还以为小黑是冉凤新收的徒弟,正嫉妒冉凤收了个天才徒弟,想用丹药威胁宗主废了小黑,哪知道小黑竟然不是宗门的人。

    不过他也只愣了一会,马上阴恻恻地笑了:“宗主,既然这样,那就杀了这个小黑吧!不是宗门的人,竟然敢羞耻宗门的人,这简直就是欺上门来了,不打死就是天理不容!”

    宗主迟疑了,虽然说跟小黑没有一点的感情,但好端端的伤了人性命总是不好。

    冉凤听了只是冷笑,刚才宗主只是感觉到小黑收敛过后的冷气压,所以不知道小黑的实力,等宗主知道了小黑的实力,让宗主自食其果去吧。

    不是她幸灾乐祸,而是她真的生气了,都说打狗还看主人呢,宗主竟然为了丹药,不顾与她多年的同门之谊,要废了她心爱的徒弟,那就别怪她知情不报了。

    丹长老得理不饶人道:“宗主可不能有妇人之仁啊,要知道大比之后就是进入秘境历练了。”

    宗主一听脸黑了,这是*裸的要胁,进入秘境需要大量的丹药,丹长老要是罢工了,他们一时间哪去找上品丹药啊?

    复杂的目光看了眼小黑,算了,怪只怪这傻子命不好,偏生得罪了睚眦必报的丹长老。

    “郭师兄冷师弟,麻烦你们将小黑废了扔出宗门吧。”

    丹长老的脸上露出得逞的阴笑。

    随着宗主一起进来的郭长庆与冷逍对望了一眼,轻叹了一声,走向了小黑。

    就在要向小黑伸出手时,小黑露了出懵懂之色:“媳妇,他们要做什么?”

    依依讥讽一笑道:“他们为了丹药要你的命呢?”

    “丹药?是这个不值钱的东西么?”

    小黑愣了愣后,随后一挥,挥出了一个硕大的包袄,把众人吓了一跳,纷纷跳开数步。

    就连郭长庆与冷逍也跃离数步。

    “这是丹药?”唯一正常的冉凤看着比她人还高的大包袱,唇狠狠的抽了抽,她活了几百年了,也算是经历过的人了,还是第一次看到用这么大的大包袱包着丹药的。

    小黑在峰上除了跟依依说话,还有一个就是冉凤了,所以冉凤这么一问,他点了点头道:“如果他们所说的丹药就是这个傻瓜蛋炼的东西,那么就是了。”

    宗主的唇也抽了,被一个傻瓜骂傻瓜蛋,这丹长老估计该气疯了。

    偷眼看了看丹长老,果然看到丹长老的脸都气得青了,心里暗自畅快,要知道他堂堂一个宗主被人要胁,总是心情不怎么美妙的。

    郭长庆一个飞身,跃在了包袱高处,解开了包袱,没有了包围的力量,里面的东西哗啦一下泄了下来。

    众人一看眼睛都直了,天啊,真是丹药!堆了小半屋子的丹药啊!在场的人有人穷其一生都没见过这么多的丹药,这么多的丹药,先不说品级,就算是最下层的丹药,全卖了也是一笔了不起的财富啊!

    一时间众人看向依依的目光充满着炙热,把依依惊得差点跳了起来,这算怎么回事?

    冉凤抿了抿唇,她知道这些人定然是以为这些丹药都是郝家送给小黑的,所以才用这种恐怖的热情看着依依。

    “天啊,这是洗髓丹!”郭长庆颤巍巍的拿着一个大面口袋,透明的面口袋里是装着上千颗的洗髓丹。

    宗主这回不但是唇抽了,连眼睛也抽了,这傻子真是暴殄天物啊,居然用面口袋装丹药,这让人想起了牛嚼牡丹啊。

    丹长老不屑道:“郭师弟,你是不是没见好丹药啊?不过是区区洗髓丹,低级上品丹药而已。

    洗髓丹,低级上品丹药,对元婴以上的高手根本就没有用处好不好?

    难道你想改造凡人么?也对,你收的徒弟都不怎么样,正好用上,说不定就改造出一两个先天高手。当然,对你也能起到一点改善资质提升修为的作用。哈哈哈。”

    他从郭长庆手里抢了百里兰当徒弟,虽然郭长庆不待见百里兰,但被人抢走徒弟总是丢人的事,再加上郭长庆惊叹的口气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是站在了小黑一边的,丹长老自然是不遗余力的打压郭长庆了。

    郭长庆听了倒不如丹长老想象一般的暴跳如雷,而是讥讽一笑:“看来丹长老年纪大了,炼丹的水平也下降了,居然看不出这不是普通的洗髓丹,而是仙品神品洗髓丹么?这可是能让一个资质低劣的凡人脱胎换骨变成一名修行天才的洗髓丹!”

    “什么?神品仙品洗髓丹?不可能!我看看。”丹长老脸色巨变,一下扑向了郭长庆,要抢他手里的丹药。

    郭长庆怎么可能让他抢着,自然是随手一抛抛向了小黑:“小黑接着,别被人顺走了。”

    小黑只避开了身子,任珍贵无比的丹药掉在了地上,嘟囔道:“这不过是普通的糖丸子,谁会要啊?”

    “噗!”

    听到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吐血三升,尼玛!你知道不知道你嘴里普通的糖丸子,随便一颗都能引起修仙界的震动。

    丹长老没抢到洗髓丹,遂看向了一堆丹药,突然,他呆在那里,露出欣喜若狂之色,大叫:“天啊,养魂丹,这里居然有养魂丹!还是仙口养魂丹!”

    他疯了似得冲向了养魂丹,就在他要碰到养魂丹的面口袋时,口袋从他的手中滋溜一下飞走了,待他看到是冉凤抢的他的养魂丹时,眼珠都红了,恶狠狠道:“老妖婆,你敢抢我的丹药!我杀了你!”

    冉凤冷笑道:“老东西,你是不是抢东西抢习惯了,这是你的东西么?你还要不要脸?没想到你人老了,皮也老得戳不动了!”

    “修仙界以实力为尊,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这些自然就是我的!”

    “哈哈哈,你这是说笑话么?你当宗主是吃素的么?”冉凤有意斜睨了眼宗主,让宗主与丹长老之间产生矛盾,谁让刚才宗主想杀小黑来着!

    宗主此时眼睛都直了,他颤巍巍的拿起了一包丹药,又是哭又是笑道:“九转还魂丹!这是神品九转还魂丹啊!要是当年要有这么一颗,师父就不会死了……呜呜……”

    听了这话,郭长庆,冷逍,冉凤都默然不语了,他们四人是同门师兄妹,自然是一个师父教的。

    当年他们的师父为了宗门与合欢宗的老祖争斗,被合欢宗使诈而殒落了,当时要有这么一颗九转还魂丹,就算是死了也能救活过来!

    可惜来得太晚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目光复杂的看着九转还魂丹。

    “这是登天丹!哈哈哈,神品登天丹!”丹长老抓起了其中一包丹药,状似疯癫的叫了起来。

    他这一叫,所有的人都盯上了他手中的口袋,目光灼热不已。

    就算是冉凤也双目冒光。

    “登天丹是什么东西?”依依并不了解这些丹药,遂扯了扯小黑。

    小黑看了眼那丹药,不在意道:“吃了能一步登天的意思吧。”

    “……”

    这不是废话么?她是想知道具体的答案,又不是让他解释了?算了,知道他傻,也不计较了。

    不过听名字就是好东西,怎么能让丹长老这狗东西拿走呢?

    她一把拽过了小黑,在他耳边低声道:“你能不能把这些东西都收回去?”

    “能啊,我心念一动,就能收回的,就算在别人手里也能收回。”

    “真的?”依依笑若春花,没想到小黑这个傻小子还留了一手。

    “当然真的。”小黑眼直愣愣地看着依依,结结巴巴道:“媳妇,你笑得真好看。”

    笑容立刻收了起来,她面无表情道“还不快收起来。”

    “噢。”小黑有些落寞的应了声,明明高大挺拔的身影,却偏偏让依依看出了可怜的样子来。

    她鬼使神差道:“等收回了,以后我会对你好一点,多笑一点。”

    “好!”小黑立刻高兴了。

    奇迹也在这一刻出现了,刚才那个硕大的包袱瞬间消失了!

    消失的还有丹长老手里的登天丹。

    “还我登天丹!”

    丹长老看到手中的登天丹平空消失,疯了般的大叫了起来,如狼般阴鸷的眼到处找着,每个被他看到的人都吓得浑身一颤,退让数步。

    终于,他的目光落到了小黑的身上,狞笑道:“傻小子,把登天丹交出来!否则我杀了你!”

    小黑眨了眨眼,对依依道:“媳妇,有人要杀我!”

    “你想怎么样?”

    “娘说了,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话音未落,只见小黑扬起了一脚……

    于是只见丹长老如一只皮球被再次被小黑踢向了山脚之下,一路上他惨叫声在山谷中回响不断……

    “我娘虽然说先下手为强,可是我们郝家是积善人家,我娘一定对你说过得饶人处且饶人吧?”依依语重心长的教导。

    小黑傻呼呼的咧开了嘴,笑道:“我知道,所以我只是把他的修为废了,把他的肋骨踢断了,把他的腿骨粉碎了,把他的内脏移位了,并没有要他的命……”

    所有的人都不着痕迹的退后了数步,对小黑手里那些能引起修仙界疯狂的药,再也没有了念想。

    如果说一次把元婴修士踢下山是巧合,那么第二次绝不是巧合了。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8/9966463.html
文章摘要:恶毒女配 ,五条动心骇目过路车,瓦希德德文版牛仔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做黑彩彩票代理犯法吗 快乐扑克3走势图表 青海快3最近开奖 广东十一选五玩法 十一选五怎么玩法规则
香港黄大仙b 时时彩做计划软件 皇室线上娱乐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福建31选7开奖结果
网球王子电视剧 破解快三单双大小规律 时时彩后一稳赚技巧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图 北京赛车代理怎么挣钱
极速快3网站 11选5每天赚200元不难 顶尖高手心水论坛 北京pk10牛牛算法 猎豹彩票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