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恶毒女配 > 第九十四章 不会告诉别人你胸前藏了两个桃
    依依与冉凤在郝家住了半个月就回水月宗去了,来的时候是三个人,回去的时候还是三个人,唯一不同的来的时候带的是秦若惜,回去时带的是小黑。

    说来人的缘份真是很奇怪,别看冉凤是水月宗唯一的女峰主,长得也很美,但她的性格可跟她的长相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她属于比较清冷的一个人,就算是收了几个徒弟,也是十分的疏离,基本就是扔了一本功法让他们自己修炼,最多有些不懂的地方提携一下。

    这就文中郝圣依依的遭遇就能看出冉凤对于几个徒弟是没有什么感情的。

    不过依依进入这个身体后,正好发生了几次惊天动地的事,让冉凤对依依渐渐有了印象,而且郝家是至善之家,冉凤相信道学中善念力可以巩固道心,有利于自身修炼的境界,这一来二去才跟依依处出了几分感情来。

    可是这么个冷情的人偏偏对小黑就是对上眼了,也不管小黑是五灵废根,哭着求着要收小黑为徒。

    不过小黑到底是傻的,傻子嘛就是一根筋,牢牢地记住了郝母的叮嘱,绝不跟女人说话,尤其是漂亮的女人。

    所以任凭冉凤威胁利诱就是不答应拜冉凤为师,所有回绝的理由还就一个:不要相信任何漂亮的女人!

    把冉凤气得没有了脾气,连带对教小黑这个理念的郝母也怨念了几分。

    郝母尴尬之余只能夸小黑有眼光,就算是傻了这审美观可一点也没傻。

    于是冉凤更是哭笑不得了,就算是修仙之人淡泊名利,但也希望别人夸赞不是么?

    最后冉凤没办法,只能曲线救国,利用依依来诱惑小黑,小黑才免为其难的答应跟着冉凤进水月宗,但最多冉凤说几句话,拜师是绝对不行的。

    当然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就是要跟他媳妇在一起。

    对于这个条件,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冉凤自然是满口答应了,直接把依依给卖了,于是在依依的无比怨念中,三人晃晃悠悠的回到了水月宗。

    到了水月宗后,依依给全宗的人都带了礼物,甚至连外门的人都分到了几块下品灵石,一时间众人都欢喜不已,对郝圣依依倒是多了几分的喜欢。

    冉凤趁机又向大家说明依依与百里兰解除婚约的事,众人露出心照不宣的神情,待众人散了,整个主峰就宗主与几个峰主和亲传弟子时,宗主才语重心长道:“依依,既然你跟百里兰的婚约解除了,以后就在山上好好的修炼,争取参加半年以后的选拔大赛,也给你师父长长脸。”

    郝家到底是家大业大,也不知道哪里弄来了些上品的宝物送给几个峰主,几个峰主与宗主自然要投桃报李,送给依依一个机遇、

    否则以着郝圣依依练气二层的修为,就算是进内门都没有资格,更别说是能参加什么选拔赛了!这也是几个峰主希望依依在各宗面前露露脸,让众山宗的人知道郝圣依依这个人,以后万一郝圣依依和他宗之人有什么纠纷,也会看着水月宗的面子让郝圣依依几分。

    这份心可是很多人求之而不得的。

    依依自然是明白宗主对她的好意,立刻恭敬的应了下来。

    几个峰主又是勉励了一番,各自回到自己的主峰去了。

    待峰主走后,宗主才皱着眉对冉凤道:“冉师妹,那个秦若惜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冉凤一愣道:“难道百里兰竟然把秦若惜带回了水月宗?”

    “那倒没有。”宗主轻叹一声,递给冉凤一张请柬模样的纸。

    冉凤狐疑的接过后,迅速扫了一眼,随后勃然大怒:“这个下贱的东西,竟然投到了合欢宗,简直就是丢尽了水月宗的脸!太可恨了!我这就去把这个叛徒抓回来。”

    “等等,你怎么还跟以前脾气急燥啊?”宗主拦住了冉凤的去路道:“合欢宗明显就是要打我们水月宗的脸,才给个连练气一层都没有的女修大办拜师宴,而且为了师出有名,人家可是打着对合欢宗老祖有救命之恩的名头办的,你要是把她抓回来了,岂不是正好上了合欢宗的当?”

    “狗屁的救了合欢宗老祖的命!合欢宗老祖是什么修为,秦若惜是什么修为?就她那点道行还能救合欢宗的老祖?合欢宗当天下人都是傻子么?”

    “合欢宗就是把天下人当傻子,可是别人愿意当这个傻子,你又能怎么样?你也知道修仙之人冷漠,只要不是关系到他们宗门的事,他们乐得看我们跟合欢宗斗!合欢宗与水月宗向来不和,眼下水月宗的子弟进了合欢宗,估计他们怎么笑话咱们水月宗呢!”

    “秦若惜那贱人怎么算是水月宗的子弟?一个废物而已。”冉凤气不打一处来。

    “可是不管怎么说,她在水月宗住了数年,这些年她一直山上山下的来往,他宗哪管她是不是水月宗的入门子弟,只管她曾在水月宗呆过,自然把她当成了水月宗的子弟了。”宗主也气愤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依依眼微眨了眨,露出坚定之色道:“宗主,师父,你们别着急了,若惜跟我最好了,我去让她离开合欢宗吧。”

    宗主与冉凤理也没理她,只说不关她的事,让她别多管。

    废话,秦若惜要是跟郝圣依依好,能抢她的未婚夫?能骗着郝圣依依抽火灵根?也就郝圣依依这傻妞把人的狼心当好心。

    依依见宗主与冉凤不理她,眼中闪过一道狡色,又咬了咬唇哽咽道:“你们试也不让我试,怎么知道我不能够劝回若惜?虽然若惜跟我签了主仆契约,可是我始终当她是姐妹的,她那天可是当着师父的面说对我一辈子好,听我的话的。”

    主仆契约!

    这四个字如同一道光照亮了冉凤与宗主暗沉的心,对啊,他们怎么忘了秦若惜跟依依签过主仆契约的!

    哼,这下好了,合欢宗不是想看他们水月宗丢人么?这下可让天下人知道到底谁丢人了!

    真是好笑,合欢宗竟然收了水月宗一个弟子的奴仆当关门弟子,还煞有其事的大操大办,这要是让天下人知道,非得笑歪了嘴不可!

    宗主笑道“好孩子,你的心意我们领了,你好好修炼吧,秦若惜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尘埃,你可别为了她而降了境界,知道么?”

    见冉凤与宗主找到了办法对付秦若惜,依依遂乖巧的行了个礼带着小黑回洞府去了。

    路上,她抿了抿唇,笑得狡猾无比,希望宗主与冉凤出手更狠一些才好,别辜负了她一番提醒。

    山中景色优美,尤其是灵力充足,再加上心情很好,依依连走路也变得轻快起来。

    小黑看了她一眼,撇了撇嘴:“媳妇,你又算计人了!”

    好心情顿时散了去,依依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这个傻子,不懂就别胡说!我这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算计人?”

    “善良你还骂我傻子?”小黑嘟囔着“:娘说了,我只是单纯不是傻子!要是谁敢骂我是傻子,让我一掌拍死他!”

    “那你是不是要一掌拍死我?”依依目光不善的盯着小黑。

    小黑露出憨憨的笑:“娘还说了,对媳妇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且媳妇对我打是疼骂是爱,喜欢起来又踢又踹。媳妇,你啥时踹我?”

    说完水汪汪的桃花眼露出求踢的表情,只是他本身气质就是冷艳高贵型,这种憨憨的狗腿样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依依想到无良的郝母一阵的头疼,她来这个文里一来是给原主报仇,二来是为了找KING的灵魂碎片的,可不是来找男人成家的!

    想到KING的灵魂碎片到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更是心烦意乱。

    回头瞪了眼小黑,一脚踹向他:“离我远点,烦着呢。”

    小黑躲也躲,被她一脚踢上后,也不叫疼,竟然高兴地一蹦三尺高大叫:“太好了,媳妇你踢我了,你踢我了,你果然是喜欢我的!”

    依依横眉冷对,有些懊恼刚才心情不好一脚踢过去,倒让一个傻子钻了空子。

    这傻子该傻的时候傻,该精的时候精,要不是她亲自查出他是傻的,怎么也不相信他是真傻!

    “好了,自己找地方去玩吧,别闯祸知道么?”她皱着眉交待了句后,踏入洞府门前布置的阵法里。

    进入洞府后,她手一挥,将储物袋里的家具什么的都扔了出来,随后把旧的收回了储物袋。

    原主虽然出身富贵之家,倒是有一分向道之心,所以洞府里的布置十分的简单。

    而依依却不一样,她虽然不追求极致的享受,但却希望把自己的窝布置的舒适一点,毕竟住着舒服,心情也好,心情一好修炼也快。

    她哼着小曲把所有东西都归置好后,觉得身上有些粘了,想着出去泡个澡。

    虽然修仙之人可以净洁术把自己身体清洁了,可是依依毕竟不是从小修炼的人,还是保持着前世的习惯,喜欢泡泡灵泉。

    所以她拿着干净的衣服,走出了洞府去了后山的灵泉,到了灵泉后,布置了个简直的遮闭阵法后,就跳入了水中洗了起来。

    洗了一会,她眉头微微一皱,左右看了看,她总是有种被窥视的感觉,可是她用神智查探时,却又发现不了暗中窥视之人。

    要知道她已经是金丹的修为,而且修炼的五行术后五感灵敏之极,比之元婴都不惶多让。

    能逃过她的探查的人必定是元婴境界以上,只是要是真是元婴修为之人肯定不能来偷看她洗澡的。

    按下这种怪异感觉,她很快的洗好了澡,撤去了阵法后,连头发也没有擦干就匆匆地走入了自己的洞府。

    就在她进入洞府的瞬间,脸变得铁青。

    “你怎么进来的?”她怒目瞪着躺在床上的小黑。

    小黑露出无辜之色:“我走进来的。”

    废话,我能不知道你是走进来的?问题是你怎么走进来的!这外面的阵法不是依依自吹,整个水月宗没有一个人能破得了,更别说入她的洞府了。

    她目光不善的瞪着小黑,小黑则嘟着唇站了起来,径自走到一处,熟门熟路的从柜子里拿出一块干毛由来:“好了,媳妇别生气了,娘说女人生气容易老的,老了就没人喜欢了,我帮你擦头发好么?”

    “不用,我自己擦!”

    依依没好气的抢过了毛巾自顾自的擦起了头,擦到一半时,听到小黑疑惑道:“媳妇,你怎么跟我一样傻,不知道用灵力把头发烘干呢?难道这就是娘说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依依手一僵,回手把毛由狠狠的扔向了小黑,气冲冲地走向了床。

    小黑抓住了半湿的毛巾,毛巾刚刚沾染了依依的发香,让小黑禁不住的低头将脸埋在毛巾里狠狠的吸了口气。

    依依正好转过头看到定幕,顿时恼羞成怒:“小黑,你在做什么?”

    “媳妇的头发真香……”小黑露出神情俱醉的样子。

    依依眼中闪过一道冷色,随手一点,只见小黑手中的毛巾烧成了灰烬。

    看到毛巾变在敢灰,小黑傻在那里,愣愣地看着依依,用那对湿漉漉的大眼哀怨无比的看着依依,仿佛依依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

    不知道为什么,依依的心头竟然有种微痛的感觉,她脸色一变,猛得摇了摇头,闭上了五感,盘膝坐在了床上,冷冷吩咐道:“我要修炼了,不要烦我,知道么?”

    小黑委屈地看着她,还企图获得她的怜惜。

    就在这时,她摸到床上一块湿乎乎的地方,用手拈了下放在鼻下闻了闻,脸色顿时变了,居然是灵泉的味道!

    她斜睨着看向了小黑,竟然发现小黑的头发是湿的!

    顿时一跃而起恶虎扑羊扑向了小黑,小黑惊得大叫“媳妇,你要做什么?你是想杀人灭口么?”

    “我就是想杀人灭口,你这个色胚子,让你偷看我洗澡!傻都傻了还色心不改!”

    依依咬牙切齿随手拿着鸡毛掸子就劈头盖脸的打向了小黑,小黑上窜下跳的逃着,总是在依依快打到他的瞬间险险的避过,嘴里还叫道:“媳妇,你为什么打我?就算你胸前长了两个桃子怕别人知道,我不说就是了,你别打我好不好?打到身上好疼的。”

    “……”依依一阵的晕,饶是她脸皮厚也羞得无地自容,更是恶向胆边生追着小黑拼命的打,也不知道是小黑的水平不行,还是依依打人的水平太高,或者是地方过于狭窄,虽然失手了十几次,但总一次打到了小黑的身上,把小黑打得滋哇乱叫。

    依依见打到了心情稍微好了些,遂恶声恶气的讽刺道“刚才也不知道谁说打是疼骂是爱,会尽着我打,我这倒是打了,你倒跑得比兔子还快,好你个小黑,你这是装傻逗我玩呢是么?”

    “我没有骗你……唔……疼死了……啊我的衣服都被你打破了,媳妇,你打就打了,干嘛要打破我的衣服呢?难道你想先奸后杀么?娘说我都是你的人了,就算你想对我怎么样,我都会逆来顺受的,媳妇啊,你别打了好不好,我自己乖乖的脱掉,你想对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一定会不反抗的,你奸就奸了,别杀了我就成。”

    “……我打死你个……个臭流氓!”

    依依气急败坏追着小黑打了个天翻地复,小黑一见情况不对,立刻滋溜一下跑了出去,待依依追出洞府,居然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了。

    依依气呼呼的打了半天,居然发现这傻小子躲人的本事挺强大,愣没给她找到!

    倒是一路上碰上几个师兄妹,一个个拿着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回到洞府后,气也消了差不多了,想到自己的泼妇相,不禁失笑了笑,扔掉了鸡毛掸子后转身进了洞府。

    进了洞府后,她闭上了眼,掐了个诀,将五行术开始在体内运行,运行的过程,她不知道小黑偷偷摸摸的回来了,小心翼翼地看了她一眼,蹭到了她的身边,想要坐下来时,又迟疑了下,才回到了离依依五米远之处的软榻上,亦盘膝坐在了地上,闭上了让天地失色的星眸。

    两人这么一坐,就坐了半年,其间依依醒来数次,每次小黑都在打坐,于是依依也没理他,而是自己找了些吃的后,继续修炼。

    而小黑醒来时碰上的情况也是如此,他自然不会去打扰依依,只是围着依依转了几圈,在不让依依觉察的情况下偷偷亲了依依几口后,才心满意足的出去找些吃的,再回来打坐。

    就这么直到宗门里传来掌门召唤同门的钟声,依依与小黑同时睁开了眼。

    睁开眼后,依依长吁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喜色,她只用了半年,就到了金丹的后期了,这五行术果然是强大到极点!

    要知道就算是天才从金丹到金丹后期也得至少一百年的时间,一百岁的金丹修士会让各大宗门抢破头的,而依依才不过二十不到。

    要是让人知道她以二十不到的稚齿成为了一步元婴,整个修仙界非得疯了不可!

    何况她还是之前的五灵废根!

    她看了眼小黑,依然看不出小黑的修为,但是她却能感觉到小黑的修为绝对比她只高不低,至于可能快到了渡劫期了。

    小黑被她这么一看,登时想到了半年前被追着打的情景,一下跳了起来,结结巴巴道:“媳妇,这半年我没看你洗澡,你不能再打我了!”

    依依瞪了他一眼,懒得跟他,只淡淡道:“以后不许叫我媳妇,知道么?”

    “知道了。”

    依依怪异地看了他一眼,傻子都很执着,何况这个称呼小黑执着了半年之久,怎么就轻易的答应她了呢?

    这时只听小黑道:“以后我叫你夫人!我听他们说一般富贵人家都叫自己的媳妇为夫人的。”

    “夫人也不许!”

    “……那好吧。”小黑露出了对不起依依的样子:“虽然我觉得内子不怎么好听,但如果你坚持的话,我就叫你内子!”

    依依只觉额头一片乌鸦飞过,她什么时候表现出坚持让小黑叫她内子的意思来了?

    算了,再跟这傻小子说估计先把自己气死了,只闷声闷气道:“算了,你想要什么就叫什么吧。反正只是一个称呼,我又不会真的嫁给你。”

    小黑倒并不在意,反正他不明白嫁不嫁的意思,只知道宣示主权就行了。

    于是他又挨着依依亲亲热热的叫着媳妇起来。

    依依不是来到主峰最早的,但也不是最晚的,她到的时候,百里兰已经站在了丹长老的身边了。

    她探查了下百里兰的修为,百里兰果然是天才,半年前还被雷击了退了修为,如今花了半年时间,就快结丹了,真是好生奇怪。

    但一想秦若惜不在宗门里了,没有秦若惜吸百里兰的修为,丹长老用丹药把百里兰拱到筑基后期也不无可能。

    她将修为定在了练气五层上,百里兰看到后,露出了鄙夷之色。

    “依依过来师父这边!”

    冉凤半年没看到依依了,探测了下依依半年到了练气五层,不禁露出了一丝喜色,夸道:“不错,半年就进了三层,很好。”

    “都是师父教的好。”

    “呵呵,就你这嘴甜。”冉凤笑了笑,目光落在了小黑身上,更是慈祥了:“小黑,这半年来在山上可习惯?”

    小黑嘴一撇委屈道:“不习惯,媳妇不让我睡她的床,还打我!”

    依依脸一红,这话怎么听都让人误会,遂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扯了他一把,低斥道:“胡说什么?”

    “我没有胡说,你就是打我了,还把我衣服都打破了,要不是我反抗,连衣服都被你打成布条了,我差点就光着了。”小黑不但不收敛,反而嚷嚷了起来,让依依恨不得拿缝衣针把他的嘴封了起来。

    众人听了这话,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个笑得那个色情啊!

    有些性格大大咧咧的师兄直接调侃道:“师妹,好兴致啊,哈哈。”

    “没想到平日师妹清纯可人,原来竟然喜欢这个调调,哈哈,可怜的小黑啊,下回来找师兄,师兄给你点好东西,包管师妹跟你更尽兴啊。”

    众人没有恶意,只是平日修炼太苦,碰上了自然是不会放过机会的调笑起来。

    冉凤只是笑盈盈的看着,在她看来小黑比百里兰可是好上千百倍,尤其是小黑傻归傻但专一,这修仙之道傻不要紧,但专一是最重要的,就算是傻子只要专一修炼,甚至会比一般人的修为更高。

    这在修仙界也不是没有的事,因为傻子才会心无旁鹜的去做一件事,而且心思单纯,道心稳固,更容易变成大能。

    “哼,真是不要脸,竟然喜欢一个傻子!”

    百里兰鄙夷的低哼,正在调笑的众人听了脸上的笑僵在那里,都用不善的目光看着百里兰。

    要说众人对百里兰可是不喜欢的很,一来是因为百里兰身命清高不会做人,二来是因为百里兰身为丹长老的亲传子弟,丹长老为人太偏心,为了打造百里兰,竟然把本来给众人的资源给克扣了,全用在了百里兰的身上,试想百里兰还能招人喜欢么?

    百里兰却不在乎众人的眼神,他快结丹了,到时就能在水月宗拥有一席之地了,可以独自拥有一个山头,这些人都得叫他师叔,他还能怕这些筑基的修士么?

    当下对着众人怒瞪一眼,哼道“看什么看?难道我说错了么?”

    众人敢怒不敢言,这时依依站了起来,目光清冷地看着百里兰:“你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遍!”

    见半年前还爱自己爱得连命也不要的郝圣依依居然用这么漠然的眼神看着自己,百里兰感觉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伤害,勃然大怒道:“再说一遍就再说一遍,郝圣依依你这个水性扬花的女人,想男人想疯了么?竟然连一个傻子也要强暴才能到手!你真是丢尽了郝家的脸……”

    依依一脚踹向了百里兰的心窝,而百里兰露出残酷之色,伸出了手捏向了依依的脚踝,大有要将依依脚踝捏碎的架势。

    冉凤大惊失色,怒吼:“百里兰你敢!”

    “怎么不敢!难道就你徒弟能出手,我的徒儿就不能出手么?”

    丹长老纵身一跃拦住了冉凤的去路,阴测测道。

    冉兰急道:“丹长老,百里兰还要不要脸,依依不过是练气五层,就算踢着他也不会伤他分毫,可是他用筑基后期的力量去捏依依的脚,分明是想毁了依依,这心思太恶毒了。”

    “恶毒怎么样?”丹长老一道道灵力逼向了冉凤,狞笑道:“咱们修仙界讲究的就是弱肉强食,既然入了修仙的门就得遵守修仙的规矩!”

    “屁的规矩!老东西,我告诉你,今天要是百里兰伤了我的徒儿,我绝饶不了百里兰,你快躲开,否则别怪我不顾同门的情义!”

    “嘿嘿,老妖婆,本长老也忍你好久了,你要敢对百里兰不利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丹长老说着又和冉凤缠斗起来,冉凤与他越斗越是心急,没想到丹长老那次降了修为,现在不但回复了,还有冲破屏障的模样,真是太奇怪了。

    想到这半年丹长老一直装着没有恢复的样子,心里却丹长老更多了几分的防备。

    不过现在她更急的依依,她心急如焚的看向了依依与百里兰,只见百里兰不依不饶的与依依缠斗在一起,依依左突右支,险象环生。

    突然,依依一个踉跄仰倒在了地上,百里兰露出了森然的笑意,把起了脚运足灵力狠狠的踹向了依依的心头……

    “不!”冉凤大惊失色,纵身一跃就要去救依依,可没等她起身,就被丹长老压制得毫无还手之力,抬头,看到丹长老狰狞的笑“师妹,小辈的事,咱们老的还是少参与为好!”

    “你……”冉凤怒目圆睁恨恨地看着丹长老,心神俱碎,不敢去看依依了。

    这时只听耳边发出一道凄厉的惨叫声,叫得冉凤这样修为的人也听的汗毛直竖。

    猛得扭过头去,只见百里兰疯了般捂着双腿在地上滚动着,那一声声痛不欲生的惨叫声,全是来自于百里兰的嘴里。

    冉凤愣在了那里,而丹长老露出惊痛之色,飞奔向了百里兰,疾点了百里兰的各个大穴,急道:“兰儿,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

    百里兰痛得嘴唇霎白,只是扭动着身体,汗如雨下。

    这时依依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冉凤则搂住了依依,上下检查了一番,发现没有受伤,才长吁一口气:“依依,你没事吧?”

    “没事。”依依摇了摇头,轻抹了抹嘴边的鲜血,指着百里兰道:“不过他有事了。”

    “他怎么了?”冉凤心里划过一道想法,不过有些不敢相信。

    “我可能把他的蛋蛋踢碎了,师父,我是不是做错了?”依依露出了认错的模样,可怜巴巴地看着冉凤。

    冉凤先是一惊,随后大笑了起来,笑得那个肆意张扬:“哈哈哈,你没错,踢得好!咱们修仙之人难道还能被人欺负到门口还打不还手么?干得好!”

    “小贱人,我杀了你!”

    丹长老一听百里兰的蛋碎了,一下如丧考妣,他豁得站了起来,运足了灵力攻向了依依。

    这时依依正好背对着他,就算是冉凤要救她也来不及了,冉凤大惊之色,只来得及将所有的灵力都运到了依依的身上,做成了一个屏障,只希望能抵挡丹长老的愤怒一击,虽然她知道希望很渺茫。

    “啊……”

    就在众人都不忍心的闭上眼,不忍心看依依这么可爱的姑娘死于丹长老掌下时,耳边传来丹长老嘶心裂肺的惨叫声,众人一下全睁开了眼,眼睁睁的看着丹长老被踢飞了出去,然后从顶骨碌碌的滚下了山……

    目瞪口呆!

    这时只见小黑收回了腿,傻乎乎道:“娘说了,敢欺负媳妇的人,踢飞他!”

    ------题外话------

    感谢淼淼423 送了9朵鲜花,感谢云似雪 投了1票(5热度)么么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8/9966462.html
文章摘要:恶毒女配 ,曲尺嵬目鸿耳园区建设,道不掇遗校歌社会各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澳门澳博集团2018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江西快三官网 浙江十一选五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
澳洲幸运5开奖结果 地下六合彩特码资料 澳洲幸运开奖公正吗 博猫游戏注册登录 单双中特 开奖日更新
江苏7位数走势 博彩天堂娱乐城 黑龙江体育彩票 2码中特期期准吗准吗 安徽高频11选五开奖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黑龙江36选7技巧 平码一连肖是什么意思 山东11选5计划 彩票榜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