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恶毒女配 > 第八十一章 被啃得连渣渣也木有了
    “能和你谈谈么?”

    林依依看了眼申玉,点了点头:“你想谈什么?”

    “我……”申玉欲言又止,看向林依依的眼神复杂不已,羡慕,嫉妒,怨恨……

    林依依脸上一冷,淡淡道“如果你没有什么事的话,不如好好休息,晚上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呵呵。”申玉惨然一笑:“休息的再好又有什么用呢?左右最后就成了牺牲品了。”

    林依依的眉微皱了皱,不怎么喜欢申玉这种口气,她一直认为申玉是精明能干,倔强不服输的,虽然之前两人道不同不相为谋,但并不阻碍她对申玉的认知。

    可是现在的申玉浑身都是颓废的气息,弥漫着一股子怨妇的味道。

    “看不起我是不是?”申玉自嘲一笑,幽幽道:“我也瞧不起自己了,现在的我变得根本不象以前的我了。为了生存,可以不要自尊……”

    突然,她语气转厉道:“只是你这样的人怎么能明白弱势群体的痛苦,怎么又能理解我心里的害怕?你根本不会明白!你这么高高在上,任何东西只要你想要你就可能随手取得,不要的更是可以任意的践踏,哪怕这些东西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那么的高不可攀!哈哈,这就是差距!林依依,你知道不知道,曾经的我也是如你这般高高在上,俯视着你们这帮如蝼蚁一样的人,可是现在却报应来了,我却成了最底层的存在,只能依附于你们而生存,你们随便一个人都能把我踩在脚底下任意凌辱,而我只能卑微的接受你们的施舍,哪怕心里恨得要命,还得对你们感恩戴德!哈哈哈……”

    申玉笑得歇斯底里,涕泪交流,直到笑得连气也喘不过来了,才捧着头呜呜的哭了起来。

    林依依站直身体,冷冷地看着她,直到她不再哭了,才道:“没有人凌辱你,路是你自己选的,你可以选择自尊的死去还是苟且的活着,何况要自尊也不代表就要去死,关键还是看你的心态。

    你虽然没有攻击异能,但是你有空间异能,在这末世,储存食物是个逆天的存在,如果你运用好了,虽然你没有自保的能力,但有的是高手愿意保护你,可是你自己偏要一门心思的陷入情爱的迷途之中,那么活得没有尊严又能怪得了谁?”

    “怪得了谁?”申玉喃喃自语,目光空洞,眼里一片的死灰“我回不去了……末世来了,我们申家没落了,一切都没有了……”

    林依依默不作声,末世来了,一切都重新洗牌了,申玉从高不可攀的神坛之上一下跌到了崖底,一般人是不能接受这种落差,但是……这绝不能成为一个人自甘堕落的理由!

    这是末世,除了自己,没有人能依靠!

    淡淡地看了眼申玉“话已至此,一切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林依依转身而去……

    “不要!不要走!”申玉扑通一下跪在了林依依的身后,抱住了林依依的腿,哀求不已:“求求你,不要走,答应了沈大哥吧,沈大哥是有能力的,他能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而且他很喜欢你,你跟着他会过得很幸福的,林依依,我求求你了,你还是跟着沈大哥吧,闻家完了,不值得你为闻少跋山涉水的付出!”

    “滚!”林依依勃然色变,如果说一开始还念着与申玉之间一段的情份,那么现在的林依依对申玉可以说是厌恶到极点了。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

    “不,我不放开,除非你答应我!”申玉固执的抱紧了林依依的腿,死活不放,哭着求着让林依依答应跟沈阳在一起。

    林依依气急反笑:“你这是什么意思?这天下真是无奇不无,居然还有哭着喊着给自己男人找女人的人,申玉,你活得真是悲哀!你别忘了,你身上还流着申家的血液,就算申家倒了,但申家骨子里的高傲却也被你踩得所剩无几了!你对得起疼你入骨的爷爷还有当你如珠如宝的几个哥哥么?你这么没脸没皮的样子,你的亲人知道么?申玉,如果我是你的话,我活到这份上不如找块豆腐撞死得了,也免得把申家的脸面丢尽了!”

    “死……呜呜,你以为我不想死么?要是我死不了!我……我……我有了他的孩子了……林依依,求求你了,你答应他吧,不然他会虐待我的,我不能失去了他再失去我的孩子!求求你了……呜呜……”

    申玉一手抓住了林依依的脚,然后拼命的磕起了头来,只一会就磕得头破血流。

    “对不起,我帮不了你!其实这个孩子你可以选择不要,为了这种男人不值得,这就是我最后给你的建议了,也是我能为你唯一能做到的事了。”

    说完,用力震开了申玉的束缚,冷然而去。

    远处,申玉匍匐在地,哭得泣不成声,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抬起头,目光冰冷,怨恨不已地盯着林依依的背影,恨恨道:“林依依,为什么你这么心狠?你这么无情?你为什么要逼我啊!”

    慢慢地站了起来,失魂落魄地走到了自己的帐篷里,打开帐门,看到正半躺在地上的沈阳,吓得微微一瑟。

    “过来。”沈阳睁开了半闭的眼,淡淡道。

    “……”申玉瑟缩了下,捂住了小腹,战战兢兢道:“你回来了?怎么没去萧清莲那里?”

    “怎么?你嫌弃我了?这么紧赶着把我往萧清莲那里轰?”沈阳似笑非笑的看了眼她。

    “不,不,不是的,我很高兴你来这里。”申玉又惊又怕又有些喜悦,怯生生的看着沈阳。

    “是么?”沈阳不置可否的勾了勾唇,伸出了手:“还不过来?难道还要我请你么?”

    “……不是。”申玉慢慢地走到了沈阳的身边,跪在了他的身侧。

    “帮我捏捏腿吧。”

    “好。”申玉连忙伸出小手,在沈阳的腿上捏了起来。

    “不错,再用点力。”沈阳半眯着眼,享受不已。

    一时间空间中静谧不已,申玉的心慢慢地放了下去,全心全意地替沈阳捏着腿。

    “再往上一点。”

    “好的。”申玉乖巧不已,将手从小腿移到了膝盖处,轻轻的揉捏着。

    “继续往上……”

    “再往上……”

    直到申玉的手放在了沈阳的腿间,有些迟疑地看着沈阳。

    沈阳猛得睁开了眼,讥道:“怎么?害羞了?以前躺我身下叫得那么淫荡的是谁?”

    “……”申玉脸变得惨白,怯懦不已:“沈大哥,不要这么说好不好?”

    “不要?我记得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不是一直想独占我么?现在怎么变了?”沈阳伸出大手狠狠的捏着申玉的下巴,捏得她疼得直抽气。

    抬起头,痛苦不堪地看着沈阳,哀求不已:“沈大哥不要这样,我好疼。”

    “疼?你现在知道疼了?你自以为是的时候怎么想不到会疼?”沈阳的眼中全是戾气,手上的劲更大了,大到申玉几乎以为自己的下巴要被捏碎了。

    “对不起……呜呜……我不敢了……我只是不忍心看着沈大哥为情所困,我喜欢沈大哥,所以我想要沈大哥幸福!”

    “哈哈,申玉,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好骗么?要我幸福?如果说我的幸福就来自于你,你是不是该给你幸福啊?”

    申玉一愣,眼中闪过一道狂喜,可是对上沈阳戏谑冷酷的眼神,她一下清醒过来,吓得站起来拔腿就跑。

    还没等她起身,腰间就被一股大力狠狠的拽住,人就扑向了地面……

    “砰!”她摔得头晕眼花,肚子疼得难以忍受,手死命的捂住了肚子,大叫:“沈大哥,我的肚子疼,疼死我了……”

    “那我就给你治治疼吧。”沈阳的眼中闪过一道血腥的残忍,撕拉一下扯开了申玉的衣服,人就覆了上去。

    “不要……我是真的肚子疼……沈大哥,求求你了,我怀了你的孩子,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求你快救救我,救救咱们的孩子吧。”

    沈阳根本就不听她的,依然撕扯着她的裤子,凶残冷戾:“申玉,上次你嫉妒萧清莲,把萧清莲送到别的男人的床上,我没理你就算了,这次你又去找林依依作什么?你难道又想把林依依也送到别的男人身下么?申玉,你就这么喜欢做这种事么?那么今天就让我来帮你做吧!还是说你也想跟萧清莲一样,一下让十几个男人一起玩弄你,你才有乐趣?”

    “不……不要!”申玉吓得面如土色,尖叫不已:“我这次真没有玩花样,我是真的为你好,我不愿意你求之而不得,所以去劝说林依依,让她接受你的,真的,我不骗你,不信你可以去问她。”

    沈阳的手微顿了顿,眼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声音也变得柔和:“她怎么说的。”

    “她……”申玉悲苦不已地看着沈阳,她一心爱恋的男人,一面侵犯着她,一面却关心着别的女人对他的感觉,这真是天大的讽刺。

    这一刻,她恨死了林依依,恨不得将林依依碎尸万段。

    “她到底怎么说了!”沈阳突然一阵怒吼,把申玉吓了一跳。

    “她……她说……她会考虑。”申玉结结巴巴地说完,畏惧地看着沈阳。

    沈阳先是默不作声,随后突得一笑,那一笑间的森然让申玉的心一下凉了半截。

    “申玉,你这个女人不但恶毒,还会撒谎,要不是有空间,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用处。”

    沈阳的声音很温柔,温柔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可是听在了申玉的耳里,却如恶魔的召唤,吓得她浑身战抖。

    “你是不是想让林依依答应成为我的女人,然后让她跟萧清莲斗,最后从中渔利,能够达到独占我的目的?”

    沈阳声音温柔似水,指在申玉的脖子上如羽毛一样的轻拂,每拂过一次,都在申玉的皮肤上浮起一层层战栗的鸡皮疙瘩。

    他的目光注视着,唇间勾起了诡异的笑,笑得申玉胆战心惊,急切道:“没有,你误会了……真的没……啊!”

    随着她的一声尖叫,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男人,以残暴无情的姿势侵入了她,疼……

    她有种身体劈开分成两半的感觉!

    “我不喜欢说谎的女人,不过我喜欢你的身体!很紧致。”沈阳狰狞地笑着,随后是铺天盖地的侵袭。

    痛,无边的痛,噬咬着申玉的神经,她尖叫,她怒吼,她痛苦,她疯狂,可是这一切都是杯水车薪,根本敌不过沈阳凶残的力量。

    不知道过了多久,痛到麻木,痛到极致,痛到没有了知觉,申玉只是睁着失神的大眼,愣愣地看着帐篷顶随着身体的摇晃而晃动,倾听着汩汩的水流声从她的身体下漫延……

    血,到处都是血!

    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帐篷,仿佛凶杀案的现场。

    身上的男人还在不知魇足的动作着,完全沉浸入这血腥带来的变态快感,直到他用尽了最后一分力。

    看着蜿蜒的血流,他眼中露出了厌恶之色,随后却惊慌失措的抱着申玉,急叫:“玉儿!玉儿,你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我都做了什么混帐的事啊!来人!快来人……”

    他手忙脚乱的抓起了床单将申玉的身体掩盖住,惊恐不安的大叫了起来。

    不一会冲进来十几个男人,看到一地的狼籍,先是一愣,随后面红耳赤的退了出去。

    只有一个男子留在了那里,手足无措着:“沈队,要不要帮忙?”

    “三子,快过来,看看她是怎么了?”沈阳有些狼狈,脸色微红道:“我跟你嫂子正在亲热,突然她就……就……就大出血了。”

    三子心头一凛,小心的掀开了被单欲看里面的情况,才触及被单,就被一只枯瘦的手紧紧的握住。

    “嫂子……”三子面红耳赤道:“对不起,我不看不知道你到底伤到了什么程度。”

    申玉痛苦的闭上了眼,喃喃道:“滚……滚……你们都滚……”

    三子心疼地看了眼申玉,随后看向了沈阳。

    沈阳露出悔恨不已的神情,喃喃道:“三子,她之前说怀孕了,我以为她是开玩笑的,所以没有控制好力量,你看看是不是……是不是……”

    说到这里,他悲痛莫名,仿佛经受不住打击般,最后看了眼申玉,落寞不已:“她情绪不稳,你好好帮她看看,我先出去,免得她生气。”

    “沈队……”三子急得抓耳挠腮,他是这队里的军医,可是也是男人,放他一个男人跟一个浑身光裸的女人在一起算是怎么回事?

    虽然沈阳信任他,可是他也不能不避嫌啊。

    沈阳却不听她的,而是如逃难般的逃了出去了,从他微躬的背影来看,他的心情十分的不好。

    三子愣愣地看了眼申玉,半天后,才用轻柔的声音劝道:“嫂子,让我帮你看看吧,要是落胎了不处理好,会影响你的身体的。”

    申玉这才幽幽地抬了起眼,惨然一笑:“孩子都没有了,还要这身体做什么?”

    “你还有沈队啊,沈队虽然那方面强烈了点,可是他还是很关心你的,刚才你没看到沈队着急的样子。”

    “关心我?哈哈……”申玉露出了只有自己知道的苦笑,整个队里都以为沈阳是个完美的男人,就算是跟萧清莲在一起,但对她也是十分关心的,平时不但帮她拿这拿那,甚至还会喂她吃饭,在人前竭尽所能的表现出对她的疼爱。

    可是只有她知道,也许之前申家没有倒时,他还是用了几分心的,到最后全是做给别人看的!

    为的就是不寒了跟着他的人的心,他对她越好,他的部下也越忠心,末世了,人心浮燥,自私,但却更希望跟随一个能把后背交付的队长,只有情深意重的人才能得到众人的认可。

    沈阳枭雄,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这也是他就算跟萧清莲不清不楚,众人依然对他敬若神明的原因。

    男人嘛,总是花心的,但只要对老婆情深意重,外面偶尔玩玩算什么?何况末世一个强大的男人能拥有好几个女人,已经成了潜规则了。

    可是他们都是瞎子么?她这是第几回伤痕累累找三子了?对了,他们都归于沈阳强大的性能力,而忽略了他的性暴力!

    每次她得罪了他,他就会用这种方法来惩罚她,让她有苦说不出来,因为在众人的眼里,这只是夫妻的情趣而已。

    可是每次她都恨不得死去,却最后还留恋他的温暖,就在刚才,她以为她恨不得一刀杀了他时,他最后惊慌失措的声音却又让她满血复活了,甚至充满了希望。

    她就这么自欺欺人的骗着自己,告诉自己他还是爱着自己的,只是他脾气暴戾而已。

    林依依说得对,她是自甘下贱!

    她哭了一会,终于看向了三子,缓缓道:“帮我检查吧。”

    三子应了声,红着脸揭开了被子,看到被下的凄惨,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也太激烈了吧!

    心头有种怪异的感觉,难道夫妻之间的情事都得每次都血流成河么?这是第几次了?

    沈阳沉着脸走出了帐篷,直到走进萧清莲的帐篷中时,才露出了冷漠的神情。

    “她的孩子没有了,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宝藏在哪里了吧?”

    他邪气地看向了坐在那里悠闲喝茶的萧清莲,坐在了她的身边,随手拿过了她手中的茶杯,轻抿了一口:“好茶,哪来的水?”

    “我的口水!”萧清莲妖媚地笑。

    沈阳愣了愣,僵在那里。

    “噗,开玩笑的,你还当真了,就算你想喝,我也得有这么多口水才行。”萧清莲妖娆一笑,倒在了沈阳的怀里。

    沈阳邪恶的搂住了她,亲上了她的唇,狎笑:“就算是你的口水,我也甘之如饴呢,我这就喝上点。”

    说着,舌伸入了她的唇间与她纠缠了起来。

    两人亲了一会,直到萧清莲喘不过气来,才推开了沈阳,嗔怒道:“刚碰过申玉的身子又来撩骚我了?”

    “呵呵,吃醋了?”沈阳将手伸入了她的衣服里,轻揉着:“你不也刚跟轩辕睿颠鸾倒凤么?我可没嫌弃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明是你让我勾引他的,你现在又后悔了?”

    “我当然后悔!我自己心爱的女人却给我戴了绿帽子,我能不后悔么?不后悔就不是男人!”沈阳正色道。

    “那做都做了怎么办呢?”

    萧清莲媚眼横飞,娇喘无力的倚在了沈阳的怀里。

    “怎么办?自然是消毒了!”

    说着脱掉了两人的衣服,用水系异能将两人的身体洗了个干净,又是一场颠鸾倒凤的游戏。

    “老大,出事了。”

    凌波贼眉鼠眼地凑向了林依依,绘声绘色地将申玉的事描述了一遍后,又厌恶道:“没想到那个沈阳这么不是东西,居然才发生这样的事,又跟萧清莲搞上了,太不是人了!简直就是畜生。”

    依依淡淡地看了他一眼:“你管这么多做什么?有这时间,赶快增加实力,别到时成了丧尸的点心,虽然你是变异兽,但丧尸也许不挑嘴,不嫌你长得歪劣呢。”

    “老大,有这么埋汰人的么?我凌波也算是玉树临风,相貌英俊,想当初在基地里围着我的女人没有上千也有数百……”

    说到这里,心虚的看了眼林依依,对上她似笑非笑的眉眼,尴尬一笑道:“当然,她们主要是看上我的权利……嘿嘿。”

    “滚,还在这里耍贫,还不去好好练功?”

    依依扔了瓶空间里的水给他,道:“还有一瓶给life,我发现这水能让人尽快提升实力。”

    凌波大喜,接过后道:“别说啊,老大,这水是哪来的?我每次喝过都感觉身轻如燕,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身体里排出好多的杂质,舒服得不得了呢,而且兽丹里蕴含的毒素也慢慢的消失了。”

    “有用处就好。”

    见林依依不想多谈,凌波识相的退了出去,召来的变异狼警戒着,与LIFE一起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努力进级去了。

    林依依闪身进入了空间,竟然看到KING在空间里无聊的游荡着,心中一喜:“KING,你能动了?”

    KING回过头看了她一眼,拉过了她,直接把唇吻上了她。

    “唔……”她先是挣扎,不过发现根本敌不过KING的力量,也就不再抵抗了,慢慢的随着KING的深入,也陶醉于中。

    良久,KING才放开了她,目光深邃如海地盯着她半天,才不愉道:“我不喜欢。”

    “什么?”

    “不喜欢你招蜂引蝶?”

    林依依额头一阵黑线,她什么时候招蜂引蝶了?都是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凑上来的好么?

    不过既然KING这么说了,她自然会答应了,当下爽快道:“好!”

    “以后你不准理他们!”

    “好!”

    “看到他们要绕着走!”

    “好!”

    “以后只准跟我好!”

    “好!”

    “只准亲我!”

    “好!”

    “那我们现在就亲吧!”

    “好……唔……这个不……”

    又是一顿狂轰乱炸的亲吻,让依依连反应都没反应过来,就被吻得天昏地暗,甚至连衣服被KING脱光了也不知道……

    “不……不行……”依依喘息着跟KING的手奋斗,每次就要握住KING的手时,就被他狡猾的避开了。

    “为什么不行?小器灵说相爱的人就是这样的。”KING的声音里带着困惑,歪着头的样子要多萌有多萌。

    林依依把小器灵的十八代祖宗都诅咒了个遍,这小屁孩自己还是个孩子, 居然教KING做这种事,真是气死她了。

    她还企图挣扎:“小器灵是小屁孩,他胡说八道的,你怎么能当真呢?”

    “可是书上不是这么说的啊。”

    “什么书?”林依依有种不好的预感。

    “金瓶梅啊”KING理直气壮道:“那里面说女人会很舒服的,我还看了许多的彩绘,不过他们画的不好,那些女人都没有你漂亮,我看了恶心死了,但你的不一样……你很香……”

    说着如小狗一样凑到了林依依的脖子上,轻轻地咬了口,喃喃道:“连血都那么香,我真想吸一口……”

    林依依吓得僵在那里,急道:“你想我变成没感觉的人就吸吧。”

    KING立刻离开了她的脖子,哀怨:“明明这么好吃,却不能吃,很痛苦。”

    身体离开了,眼却盯着她的脖子上的大动脉,黑眸如碎钻般流动着暗潮。

    “好了,乖,等你好了,你就不会想吸血了。”林依依耐着心拍了拍他的脸,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吸住了她的指。

    指尖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感觉,湿润的暖意,让林依依的心也跟着酥软起来,身体更是软得一榻糊涂,仿佛没有了骨头一样,全然的依在了KING的身上。

    这该死的KING,哪学的这一招?居然让她情动不已。

    她迷离着眼看着KING,看着他单纯的无意识的吮吸着她的手指,仿佛贪嘴的小孩吸着巧乐滋,乐此不疲。

    可是单纯的脸做着这么暖昧的动作,怎么看都觉得违和不已,甚至让她有种禁忌的快感。

    此时的她有种要将他诱惑的冲动……

    她的眼落在他薄唇上,他的唇色很淡,淡到几近于无色,可是微翘着又性感无比,让她情不自禁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全神贯注地注视着他唇的她,没有看到他眼中闪过一道狡诈之色,只觉他柔软的舌轻卷着她的指腹,让她心头都痒得难受。

    “别……别这样……KING……”

    她拒绝的话从她的唇间冲了出来,却是那么的性感撩人又沙哑似火,一下沸腾了KING冰冷的血液。

    他黝黑的眼中一下燃烧起一簇簇的火焰,瞬间燎原。

    猛得将意乱神迷的她抱了起来,走进了一间屋子……

    不一会,屋内传来林依依*的痛呼,随后是暖昧的呻吟,到最后是不停的求饶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里面的声音才渐渐消失了。

    KING只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神情清冷地走了出来。

    “主人,你的能量正在恢复。”

    小器灵见他出来后,恭敬道。

    KING的脚步微僵了僵,随后露出狠戾之色:“我不想让她知道,你明白么?”

    “是的。”

    KIGN面无表情的走向了灵泉,慢慢地沁入了灵泉之中。

    如果林依依在,她一定会大惊失色,此时,他才入灵泉,灵泉中的灵气就蜂涌而上,汇成一道道白色的气柱涌入了他的头顶,盘旋着……

    过了一刻钟,那最后一丝的白气才被KING吸收干净,他猛得睁开了眼,露出了让天地失色的眼,神情却也更冷了。

    “主人,与林小姐合体后,你就能共享她所有的能力,只是她现在太弱了,什么时候才能让空间变得完整?”

    “这个你不用操心,你好好的守在空间里,记着,不要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知道了。”小器灵幻化成一道透明的身影,对着KING跪了下来。

    “我去看看她,你在外面不允许进去。”

    KING有些烦燥地走出了灵泉,那健美的身体均匀有力,每走一步,身上晶莹的水珠就从他的身上滑落,在阳光下,他就如阿波罗般俊美无双,让人神魂皆醉。

    如果不看他冷得快把人冻伤的脸。

    他走入了房间,随便的披上了一件睡袍后,走向了躺在床上的林依依。

    被他疼爱过的林依依一脸的疲惫之色,一对墨蝶般的睫毛下带着两团阴影。

    他伸出冰凉的手轻柔的触及,也许是他的手太凉,林依依微缩了缩。

    他宠溺地一笑,又心疼地将她抱在了怀里,然后一掌运起了灵力,在她的穴道上运行起来,帮助她消除疲劳。

    林依依睡梦中只觉是在船上荡啊荡,而且阳光温暖的照射在她的身上,舒服得她只想哼哼。

    事实上她也的确是哼哼起来了,不过哼哼的结果就是KING的眼神变得越来越黝深,仿佛旋涡一样要将林依依吞入其中。

    “小东西,睡着了也不安份,还在勾引我!”KING苦笑了笑,将身体移开了些距离,他怕靠得太近,就会忍不住把林依依拆皮拆骨又吃了个一干二净。

    她是第一次,他舍不得她太辛苦。

    看着她满身的红痕,他又是心疼又是骄傲,他心爱的女人,终于成为自己的了。

    想到他还没清醒时跟林依依的第一次,他难为情的差点把自己给当鸵鸟给埋起来了,想当初学医的林依依指不定该怎么取笑他呢!

    不过想到那与众不同的滋味,他邪恶地笑了笑。

    指尖如弹钢琴般在她的身上跳跃着,勾动起他越来越旺的心火。

    “嘤。”林依依终于张开了眼,被KING这么骚扰,就算是猪也惊醒了,何况林依依本来就是浅眠的人,要不是太累了,当KING走进屋时,她就醒了。

    “不要了嘛,KING。”她睁开了朦胧的睡眼,待看到KING的脸时,娇憨的嘟囔了句。

    只这一句话,差点就让KING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全然的崩溃,跟林依依认识这么久,他何时见过她这般的娇媚样子?

    “不要什么?”他沙哑着嗓子,逗弄着她。

    一下被他吓醒了,捞起被子将自己卷成了老北京肉卷,随后警惕地看着KING。

    “呵呵。”被她这种欲盖弥彰的动作逗乐了,KING难得的大笑了起来,那笑容如一抹暖阳吹破冬日的严寒,惊艳了林依依。

    甚至忘了这个男人的危险性,伸出了欺霜赛雪的藕臂,伸向了他……

    KING微挑了挑眉,为了让她能摸到他的脸,低下了头,将脸凑向了她的手。

    “你笑得真好看。”她痴迷不已,指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他的眉眼,直到最后将指放在他薄如刀刃的唇上。

    他一口咬住了她的唇,轻笑:“本来想放过你的,不过你既然还有力气调戏我,那么应该有力气满足我了。”

    说完,饿虎扑羊般扑向了林依依……

    林依依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只知道醒来后浑身都在酸痛,仿佛散了架般的难受,就算是泡在灵泉里,泡了半天也没有好过多少。

    她暗暗发誓,以后绝不没事进入空间,免得被KING这个色狼禽兽了!

    悲催啊,这KING怎么看着冷得跟个冰块似的,那方面却跟个岩浆一样,快把人烧得窒息了。

    擦干了身体,趁着KING还睡着,依依意念一动,闪身出了空间。

    她才走出空间,KING就睁开了眼,闪烁着不为人知的光芒,唇微勾了勾,抱紧了带着林依依味道的枕头,慢慢地睡去。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8/9966449.html
文章摘要:恶毒女配 ,收刮勾魂摄魄结痂,播放软件灵芝茶室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明仕田园怎么样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4肖lm0 福利彩票深圳风采开奖 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宝龙娱乐
腾讯分分彩24小时都有 甘肃快3开奖果 时时彩代理拉人技巧 河北20选5单双 河南快赢481贴吧
内蒙古11选5开奖直播 老11选5 pk10为什么一下大就输 北京时时彩代理公司 吉林时时彩专家计划
六福彩票平台 快乐十分玩法与奖金 博彩天堂【官方唯一入口】 吉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 浙江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