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恶毒女配 > 第七十章 我要快点
    “靠,要不要这么变态!居然是四系异能者!”

    “妈蛋,咱们弄个一系异能都要死要活的,这个女人居然是四系,还让不让人活了?”

    “这老天也太不长眼了吧,给了她如花的美貌,还给了她强大的异能,这是要把男人都生生逼死的节奏么?”

    “别闹了,你们没看她很危险么?”

    “……是啊,她额头上怎么这么多的汗?”

    “废话,你都疼得头脑发胀,她承受了变异鼠百分之九十的精神袭击,她额头不出汗才怪呢。”

    “怎么办?我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

    安诺强忍着痛,对众人下令:“所有火系异能者对准了变异鼠攻击!”

    话音才落,所有火系异能者都强忍着头痛,一个个火球扔向了变异鼠,空中只听到火球燃烧的噼里啪啦声音,而五级变异鼠身体竟然不断的膨胀着,鼠眼闪着阴鸷的暗光扫过了众人,每个被它看到的人只觉浑身一冷。

    就在众人忐忑不安时,它突然吱的一声怪叫,吓得众人倒退数步,这时,只见它张开了血红恶心的嘴,流出一地的口水,长长的舌头忽得一伸,卷入了一个火球,尖锐的牙闪过一道银色的寒光,只听咯吱一声,火球被咬碎吞了下去……

    先是一声,随后咯吱声变得越来越密集,越来越频繁,最后听起来就跟嚼豆子似的干脆利落。

    这还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它每吞下一个,它的身体似乎增长了许多,那肚子越来越大,甚至让人透过黑黝黝的皮毛能看到肚中火焰的燃烧。

    “它……吃了……它居然把火球都吃下肚子了……”一个异能者呆呆地自言自语,手中的火球再也不敢发出去了。

    “它不怕烧死么?”另一个异能者的眼睛都直了。

    渐渐的所有人异能者似乎都吓呆了,不但不再攻击变异鼠,甚至还走向变异鼠,一个个木无表情,仿佛受了什么蛊惑……

    变异鼠的眼中闪过一道诡异的冷光,陡然肚子抖了抖,全身发出一道道强大的精神攻击……

    这攻击似乎更强了。

    “天啊,它在进化!它竟然吸收攻击力转化为自己的能量在进化!”安诺愣愣地看着,不敢相信还有这种方法进化异能的。

    “进化?”凌波是雷系异能,精神异能对雷系异能的攻击力要小很多,他皱着眉走向了变异鼠,看到变异鼠眼中诡谲的气息,突然脑中灵光一现“不好,它要自爆!”

    凌波惊得眼珠都突了起来,大声疾呼:“所有的人快快离开,用最大的速度离开,这只变异鼠要自爆了!”

    浑浑噩噩的人听了顿时一下清醒了,待听明白凌波话里的意思后,一个个脸露惊惧之色,吓得拔腿就往城里跑去。

    所有的人都疯了似乎跑着,脑中没有任何的杂念,唯一的想法就是跑!

    一个五级变异鼠自爆的能量相当于十枚大炮的攻击,他们最少要跑出千米之外才能保证绝对的安全。

    他们经历了残酷的末世,经历了与丧尸日复一日的博斗,好不容易才安定了,绝不愿意成为一个老鼠的陪葬品!

    城门上,城门里,城门外全是杂乱的脚步声,呼喊声,乱成一团。

    “林小姐,你快离开,这只变异鼠要自爆了!”凌波就在要离开时,冲向了依依的身边,拉起了依依就要往城里跑去。

    还未碰到依依,就被一股大力弹了出去,依依怒吼:“滚!别碰我!”

    “……你!”凌波咬了咬唇,他只是好心好意,没想到林依依却不领情,既然这样,那就别怪他没有提醒她了。

    就在他转身的瞬间,他看到了无数的鲜血从依依的七窍中流了出来。

    他呆在那里,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哑得几乎发不出声来:“……你怎么了?”

    依依没有理他,脸色变得苍白不已。

    安诺拉着他就跑,骂道:“你这个笨蛋,她要是能跑还用你叫么?你刚才打扰她了,混蛋东西,还跟我走?难道你看上那只母变异鼠要为它殉情么?”

    要是平日,凌波一定会跟安诺骂几句对嘴,可是现在的他脑海里全是依依七窍流血的样子,那苍白柔弱的模样,如刀般割着他的血肉。

    一个女人面对这么大的危险还能直面以对,他一个堂堂男子汉就只会逃跑么?

    不!他丢不起这个人!

    他用力甩开了安诺,大吼道:“哥,你好好活着,别忘了多生一个过继在我凌家的名下。”

    说完,他奔向了依依,一道道的雷光劈向了变异鼠,变异鼠能吞火球,但对雷系异能似乎有些惧怕,并没有吞噬,甚至还被劈得几处黑毛变焦了,发出难闻的味道。

    它看向凌波的眼神怨毒无比。

    安诺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怒不可遏的大吼:“你给我回来,你这个混蛋,你疯了么?你难道想咱爸妈白发人送黑发人么?告诉你,我的儿子绝不会过继到你的名下,要生你自己生去!”

    凌波回过了头,对着安诺古怪地一笑,泪流了出来:“随你吧。”

    “……你……”安诺的泪也流了出来,哽咽道:“你这个混蛋!”

    再最后看了眼凌波,仰天长啸了一声,拔腿而去。

    看着安诺越去越远的身影,凌波喃喃道:“对不起,哥。”

    说完,转过头,眼中再也没有刚才的柔弱,变得铁血冷戾,一字一顿:“你这个肮脏的老鼠,看看你凌爷爷的威力吧!”

    一道道惊雷直冲向了变异鼠,打得变异鼠吱吱乱叫。

    看似很有用,只有凌波心里知道,那仅仅是伤了变异鼠的皮毛而已,真正对变异鼠有伤害的还是依依。

    他看向了身边那个倔强的少女,此时,少女浑身是血,一颗颗血珠子从她洁白的皮肤里沁了出来,沾染了胜雪白衣,仿佛梅花争艳,美得凄厉。

    “你为什么要留下!”她目光定在变异鼠身上,对着凌波吼道。

    凌波微微一笑:“你一个娘们都不走,我一个大老爷们能走么?还要不要脸?”

    依依回头看了他一眼,哼道“你满脸都是胡子,真没看出脸在哪里。”

    愣了愣,凌波道:“如果能活着,我就把胡子剃了,让我露露脸。”

    “那就努力活着吧。”

    “好!”

    两人似乎达成了协议,用尽全力催动身体的能量对抗着变异鼠。

    这时依依突然发现那一百多个大兵竟然一个没有走,或仰或躺的陪伴着她,耗尽异能的他们,虽然没有异能,但并不阻碍他们象正常人一样逃跑,何况里面还有一些没有觉醒异能的。

    “你们还不快走,留在这里等死么?”

    心里虽然明白他们的想法,但是依依并没有给他们好脸色,反而说话很难听。

    回应她的是一片的沉默。

    她猛得回过头,竟然看到一个个站了起来,慢慢地向她靠近。

    最先一个靠近依依的小兵轻道:“不抛弃,不放弃!”

    随后边上的两人亦张开了唇:“不抛弃,不放弃!”

    先是三个,然后是十个,随后是三十个,最后一百人都同时轻念。

    声音先是很轻,很轻,渐渐的声音变得深沉,最后如凤鸣九霄直冲云霄,浩浩苍穹之中,只听到这一百人大声呐喊:“不抛弃不放弃!”

    “不抛弃不放弃!”

    声音不绝于耳,在空中回荡不绝,就如星星之火瞬间燎原!

    正在奔跑的人们突然站在那里,一股子雄壮气息喷薄而出,泪亦飙射。

    不抛弃不放弃,这是怎么样的信念啊!

    每一字每一声都敲击在他们的心头!

    末世了,他们的血冷了,他们的心没了,他们的人性早就消失了,而这声音就如天边的梵音成了他们最后的救赎。

    “不抛弃不放弃!”

    每个人都站在那里,喃喃的跟着念出这六个字,这六个字仿佛有魔力般,让他们突然生出了无限的勇气……

    奔跑继续!

    这次的方向却是往城门口,所有的人都带着喜悦的笑容,大叫着:“不抛弃不放弃!”

    他们仿佛在庆祝节日般的兴奋,而不是去赴死。

    这一刻,他们突然发现,他们的血原来还可以是热的。

    声音陡然变得高亢,无论男女老少,无论有没有异能,都奔向了依依的身边,将依依围得水泄不通。

    大声呐喊:“不抛弃不放弃!”

    依依泪光闪动,只觉浑身涌起了无穷的力量,大叫道:“好,不抛弃不放弃!,变异鼠,我们绝不会妥协的!”

    异能者用尽全部的力量攻向了变异鼠……

    当少量异能攻向变异鼠时,变异鼠把他们所有的异能当成了自己的能量,吞噬入腹,准备作为爆破的能量。

    当大量的异能攻向它时,它再也来不及吞噬了,被这些异能压制得难以还手,它腥红着眼,吱吱的叫着,冒着红光的眼扫过每个人的脸上,每个被它扫过的人都头痛欲裂。

    可是就是因为那六个字给他们勇气,给他们信念,让他们坚持,他们就算是痛得嘴角流血,依然笑面以对,拼尽全力的放射出所有的异能。

    天空中各系异能交织在一起,闪着一道道的寒光毫不留情的攻击着变异鼠。

    变异鼠疯狂的吞噬着,异能在它的皮毛上亦割裂出无数的裂痕,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它狰狞地瞪着依依,眦着牙,发出一声声嘶吼,每次欲催动自爆,每次都被依依强大的力量压制了下去。

    异能越来越少,空气越来越稀薄,变异鼠吞噬地却越来越快,它的肚子越胀越大,大得仿佛一个桌面那么大,大到看不到鼠头了。

    它要自爆了!

    依依悲哀的看了眼四周苦苦坚持的人群,是她的错,她为了一已之私害了他们。既然这样,那么就让她用最后的力量来保护他们吧。

    融合!

    金,木,水,火,土,五系的能量在她的意念下慢慢的融合。

    “放弃,快放弃!你疯了么?”小器灵惊恐的声音在依依的耳边响起:“不要,你这么做你会死的!五行相生相克,你要强行融合,会让你自爆的!”

    我就是要自爆!

    依依紧咬着牙关,目光注视着变异鼠,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变异鼠……

    变异鼠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竟然退后了一步,那是本能。

    “你……想做什么?”凌波扑得吐了口血,倒在了地上,目光紧紧地跟随着依依,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似乎想自爆!”安诺扶住了凌波,凌波回头看到安诺,气急败坏道:“你怎么回来了?你疯了么?”

    “你是男人难道我不是男人?”安诺苦笑着白了一眼凌波,随后目光复杂地看着林依依,对这个女人,他心里充满着迷惑,到底是什么样的动力支持着这个少女走到现在这一步。

    她拥有这么强大的异能,拥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明明可以避开所有的危险,可是她却还是迎着灾难而上了。

    更让他不解的是,她的手下竟然能为了她去拼命,甚至会以为她奉献生命为荣,这是怎么样的一种人格魅力啊。

    他,不如她!

    看着她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变异鼠,每走一步,脚下就流下一滩的血迹,那是在变异鼠强大的精神力压制下,从她身体里沁出来的血。

    每靠近一步,她所受的压力就会增加一分,她的血管就会有随时爆开的危险……

    看着这样的她,他眼微微湿润。

    突然,他明白了,明白他不如她的地方!

    因为他与她易地而处,他做不到她这么低调,做不到她能牺牲自己成全所有的人。

    这,就是他与她的差距吧。

    也许,穷他这一生,他可能也到不了她的高度。

    变异鼠的身体以几何级的增大,那本来乌黑的毛发因为胀大,竟然呈现出了透明的颜色,让人能清楚的看清它身体里的内脏。

    而她,林依依,全身都是血,仿佛在血里洗过一般,每走一步,流出的血也更多了一辈。

    所有的人都悲怆地看着她,看着她一步一步地走向死亡,却无能为力。

    “林队!”

    队员们大声的哭喊,扑通一下全跪了下来,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们生为男子汉大丈夫,却在最后要一个女人用生命来保全他们,这让他们于心何忍,又怎么受得了?

    铁血的汉子,再也顾不得男儿膝下有黄金,一个个跪在了这慷慨赴死少女的身后……

    安诺亦曲下了一条膝盖,轻道:“你若不死,我便誓死追随。”

    话音刚落,“呯!”

    得一声巨响,惊天动地。无数的碎尸,污血四溅,淋得人睁不开眼睛。

    透着血液模糊的眼睑,他们只看到林依依被冲击到了半空之中,绝望!

    “林队!”

    “呜呜……”

    所有的队员都哭倒在地上,泪如雨下。

    余下的人都悲痛不已,低着头不敢再看,只怕一睁眼就看到那遍地的残骸。

    最后,还是安诺最先从痛苦中清醒过来,他拍了拍凌波的肩,轻道:“我们已经尽力了,节哀顺……林小姐……”

    他惊喜地看着十米远处,晃悠悠站起来的人,用力掐了把凌波,大叫道:“凌波,你快看,看那边!”

    “看?还有什么可看的?”凌波木然地顺着安诺的手看了过去,突然,他的眼珠突了起来,一跃而起。

    “林队!林依依!林小姐!”

    他如一只兔子般滋溜一下窜向了林依依,与他笨重的身形完全不和谐。

    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安诺笑了笑,骂了句:“重色轻哥的混帐东西!”

    “你没死,真是太好了!”凌波抓住了林依依,兴奋得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全然不顾她浑身上的血腥。

    “林队!”

    “林队!”

    队员们看到林依依还活着,一个个站了起来,随后疯了似得扑向了林依依,然后……

    凌波遭殃了,被踩在了众人的脚下,而林依依则被她热情的队员们抢了过去,往天上抛着,大叫道:“不抛弃不放弃!”

    瞬间他们的热情感染了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跟着一起大叫,充满了喜悦,仿佛过节般的兴奋。

    凌波好不容易挤了出来,浑身都是被踩了脚印子,恨恨地骂了句:“奶了个巴子的,有这么抢人的么?要是毁了爷的花容玉貌,爷跟你们没完!”

    “扑!”走上来的安诺回手给了他脑门上一个巴掌,骂道:“放屁,平时让你好好学文化不学,这会连个成语都不会用!花容玉貌是形容男人的么?”

    “那应该怎么形容?”

    “你应该说沉鱼落雁!要知道咱们男人就是打鱼射雁的,这才是赞美咱们男人威武有力的成语。”

    “滚粗!”

    兄弟两打闹着,分享着劫后余生的喜悦。

    这时队员们放开了依依,依依站定后,轻轻地推开了他们,笔直的往东方而去。

    众人十分默契的散了开来,让出了一条笔直的道路……

    所有的人目光都跟随着她,顺着她的方向看去,那十几米远处,一个男子凭风而立,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气质卓然。

    “吸!”

    一阵阵的吸气声,此起彼伏,所有的人都露出惊艳之色,除了林依依的队员们。

    安诺眯了眯眼,对面的男人虽然美得人神共愤,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让他感觉很危险,那是身为领导人的第六感。

    “他是什么人?”

    凌波摇了摇头:“不知道,不过看样子跟林小姐是认识的。”

    安诺不再说话,林依依本身就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那么她认识的人也应该是神秘而厉害的。

    十步,九步,八步,七步……

    越来越近了……

    就在众人拭目以待两人将以什么样的姿态见面时,男子突然撇了撇唇,用哀怨的声音道:“我饿了。”

    “……”

    顿时绝倒了一片,这落差太大了,本以为最少也该是天雷勾动地火,来上一段俊男美女激情拥吻的唯美戏码,哪知道那个芝兰玉树的男人竟然说出这么一句没营养的话来,真是让人大失所望。

    “扑!”凌波直接不给面子的喷笑,戏谑道:“我勒个去,原来林小姐是奶妈子……啊……”

    话音刚落,一道尖锐的力量袭向了他,他痛叫一声,被击飞了出去。

    “凌波!”安诺怒吼一声,一跃而起,将凌波抱在了怀里,待看到凌波脸色苍白如纸,大怒道:“我你拼了!”

    说完放下凌波,夹着愤怒之火攻向了男子。

    男子眼中闪过一道腥红之色,那眸光越聚越深,竟然欲发射出如刀刃般尖锐的光芒,任谁被射中,必然是死无全尸。

    这是强大的精神力攻击,超越了刚才的变异鼠。

    虽然变异鼠是五级精神力,男子才四级精神力,但男子本身就具有强大的精神力,所以可以越级攻击。

    依依吓得大叫:“不要,KING,他是我的朋友,不要伤害他!”

    是的,这个男子就是KING,当依依最危险的时候,晕睡的他突然痛苦不堪,他苦苦的梦魇作斗争,就在最关键的时刻,他突然清醒了,赶在了变异鼠自爆前的那瞬间,将变异鼠的精神力击破了,并捏爆了变异鼠。

    而依依亦在紧要关头,将五道融合的能量瞬间散去,虽然没有自爆,但散去时的后座力还是将她击飞了出去。

    红光瞬间散了去,再抬眸进,KING的眸中一片的黝黑,他搂住了依依,贪婪的吮吸了口依依的脖子,喃喃道:“好饿,我想吸一口。”

    依依拍了拍他,柔声道:“不能吸,吸完了,我就会想吸别的男人的,你愿意么?”

    KING歪了歪头,眼中的红光又聚了起来,闪着妖异的怒芒,低吼:“不,不行,你不能吸别人的,只能吸我的。”

    “吸你的我会死的,你说怎么办?”

    红光又散了去,KING露出了迷惘之色,嘟着唇道:“那我不吸你了。”

    此时的他委屈不已,萌得让人心都酥软,哪有刚才妖魅邪肆的样子,看得人一愣一愣的。

    依依安慰了拍了拍他后,对着安诺歉然道:“安队,对不起,他不是有意伤凌队的,我可以负责把凌队治好。”

    安诺本来就佩服依依,听到能治好凌波,自然不会再追究,遂点了点头道:“好,不过这位是……”

    “是我……”依依顿了顿,见KING一副期待的样子,心一软道:“未婚夫。”

    安诺狐疑地看了眼KING,又把目光看向了依依,总觉得KING有些怪异,明明这么俊美的男人竟然让他想到了丧尸,这太诡异了。

    依依微微一笑道:“他因为路上撞了头,所以……”

    下面的话不用说,大家都明白了,安诺松了一口气道:“对不起,能不能治好?”

    “大夫说慢慢治疗还是有希望的,他很单纯,所以有什么不妥之处还请包含。”

    “好说。”

    依依走到了凌波面前,翻开了他的眼皮看了看,唇狠狠的抽了抽,KING下手真够狠的,怪不得安诺要跟他急,换她也急,这人要不是她在肯定就没救了。

    她佯装从怀中拿出一个小瓶子,其实是从空间灵泉里取的灵泉水,将水倒入了凌波的嘴里。

    灵泉水有洗髓的功能,在她能力变强,空间扩展后,更有起死回生的疗效,只要没断气都能救活。

    甚至经过这次,凌波的异能也更容易进级了。

    “好了没有?不要抱着这个猩猩了,我饿了。”

    KING见依依抱着一个男人,明显不高兴了,等依依喂完水拉着她就走了。

    依依歉然地看了眼安诺,回头道:“他没事了,回去睡一觉就好了。”

    安诺连忙试了试凌波的鼻息,发现真的变得正常了,才放下了心。

    回头看向林依依,只见那个叫KING的拉着林依依就往车里跑,一路上还嚷嚷:“快点,我要。”

    “……”

    天雷滚滚!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了。唯有林依依的队员们十分淡定的开始寻找那颗五级变异鼠的晶核。

    ------题外话------

    感谢齐红198612 投了1票(5热度) 投了1月票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8/9966438.html
文章摘要:恶毒女配 ,情色贴图回天运斗色空,新闻来源您不可以向右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嘉博国际娱乐城 大乐透预测 天线宝宝六合心水论坛 篮球赔率 128彩票
广西快三开奖走势图 河北20选5预测 时时彩软件计划 4399极速飞艇 11选5最准的计划软件
时时彩万位6码100% 106期特码生肖图 开心保购康惠保线上问卷 一发彩票 快乐十分钟预测软件
上海快3遗漏数据 北京赛车 北京三分彩开奖结果 陕西体彩11选五 009期平码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