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恶毒女配 > 第五十六章 我们的姿势不对
    “让我来。”秦皎敊跨上一步就要抱KING,依依戒备地看了他一眼。

    他苦笑了笑:“林小姐,放心吧,我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也不至小人到要害一个才救我性命的人,我们大家都明白,刚才要不是KING牵制住了鼠王,我们别说能这么轻松的打败这些鼠群,甚至连命都会送在这里。”

    依依盯了会秦皎敊,才让秦皎敊抱KING,哪知道秦皎敊手还没碰到KING,一股大力就袭向了秦皎敊,秦皎敊措不及防扑通一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呵呵,禽兽,动物不都是四脚着地走的么?你倒仰起来了,这姿势好*啊……嘿嘿,不枉外面的流言了。”宗陵墨无良的大笑,还不忘挤兑他。

    看到平日一本正经的秦皎敊竟然这么狼狈,众人都憋住了笑,连他自己的亲兄弟也笑得前俯后仰乐不可支,让他的脸更黑得快能当墨汁写字了。

    林依依也扯了扯唇后,轻咳一声,尴尬道歉:“对不起,KING有个坏习惯,就是不让任何人碰他的,刚才我情急之下忘了,不好意思啊。”

    回头看了眼KING,又怨又气,这货这么沉,她怎么扶啊,偏生还有一个认人的坏毛病!这都是谁给养成的啊!

    无可奈何之下,她扶起了KING,这次KING十分的配合,配合到把脑袋直接搁在了她的脖子上,还很自主的啃了一口,不但啃了口,还叭叽了回唇,仿佛在回味无穷。

    依依的身体一僵,这货是真晕还是假晕啊?都成这样了还不忘记吃她的白嫩小豆腐。

    其余的人脸色就精彩了,这是什么?*裸的奸情啊!同学们倒还好,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一个俊男一个美女,怎么看都是赏心悦目有木有!

    但宗陵墨就不一样了,那脸黑的啊,与秦皎敊之前有得一拼。

    不过本来最会生气的秦皎敊似乎却没有象宗陵墨那么在意了,眼中闪过一道落寞,轻轻地拍了拍宗陵墨的肩,低声道:“墨汁,放弃吧。”

    宗陵墨默不作声,半晌才对众人斥道:“你们都傻站着做什么?还不快收集物资?这是等着饿死的节奏么?”

    “欵!”众人嘘声一片,然后各自散开去努力装东西了,他们可没忘了林依依说过,城区的丧尸最多一个小时多一点就能集中到这里来了。

    打地鼠花了近大半个小时,他们确实得抓紧时间抢东西了。

    允玺的眼微闪了闪,一直笑得妖娆,想到自己的储物空间,他感觉似乎又多了几分的胜算。

    KING虽然晕了过去,但倒并没象林依依想象的那么重,甚至林依依还嫌扶着走麻烦,直接将KING抱了起来。

    当依依抱起了KINGJ时,突然呆了呆,什么时候她成了大力神了?难道就是那个药丸在做怪?

    不过现在也不是追根究源的时候,于是诺大的停车场上,一个纤细的少女抱着一个一米九以上的男子走着,怎么看都是怎么感觉十分的违和。

    “头,那有个美人!”

    一道流里流气的声音从停车场的另一头传了过来,紧接着是纷乱的脚步声。

    依依回头一看,看到了十几人凶悍的男人从一部军用卡车上走了下来。

    神情微凝,这些人竟然穿着的囚衣!

    末世了,监狱全瘫痪了,这些罪犯也趁机逃了出来。

    “哎呦,不但是美人,还是个力大无穷的美人呢!”其中一个四十多岁满脸横肉的光头不怀好意地看着依依,那淫秽的目光更是游离在依依的身上,露出了淫邪之色。

    “头,那抱着的也是个美人呢!嘿嘿,比那个女的还美!还是个男的!”

    边上一个猥琐的老鼠眼眼珠乱转着,笑得淫荡无比,更是把男的两个字加重了。

    光头的目光落在了KING的身上,立刻露出了惊艳之色,昏黄的眼珠子都支愣出了来了,口水直流。

    “娘的,这男人怎么长得这么美,看得我心都酥麻了。”

    “嘿嘿,要是让老大您爽上一爽,那不得回味个一年半载啊!不过老大爽完了能不能给点汤小弟们喝喝?”

    “你们这帮子王八蛋,头我什么时候亏待过你们?哪个不是我尝玩鲜后再给你们尝的?行,等老大我把这两个尤物玩腻了就给你们!”

    光头呲着一口黄牙,色迷迷地看着依依。

    “美人儿,看到我们兄弟了么?你想是识相一点,我就温柔一些,否则让你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别忘了这可是末世了。”

    依依不动声色地打开了后座,将KING放稳妥了,慢慢地直起身,冷冷道:“我倒想知道你们怎么让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呦喝呦喝,小三子,看到没,本以为是朵温室的小白莲,没想到这还是朵带刺儿的玫瑰花!够意思!我就喜欢这调调的。”

    小三儿谄媚地笑:“谁说不是呢?我就说老大您是洪福齐天的主,这不想啥有啥,现在守着这个超市,咱们是要吃的有吃的,要穿的有穿的,偏生老天爷怕老大您过得寂寞还送了两个极品美人给您,这不是您的福份是什么?我就说了跟着老大就能吃香的喝辣的!”

    “好,冲着你这话,一会我爽完了让你也爽一回!哈哈哈!”

    其余的众人都露出了羡慕嫉妒的神情。

    光头看了眼手下,大咧咧道:“你们也不要失望,一个个轮着来,我光头不会亏待兄弟的。”

    众人立刻高兴起来,对着光头拍起了马屁,一时间奉承阿谀之声不绝于耳。

    依依冷笑了笑,这帮人真以为末世他们能为所欲为了么?

    她目光冷如寒光地扫过了那些犯人,淡淡道:“不用这么麻烦了,一起来吧。”

    “呦喝,呦喝,这娘们厉害啊,嫌咱们哥几个一个个来不能满足她,好,今儿老大我就顺了你了意,哥们,咱们就一起上了,看这娘们能坚持多久,说好了,不要玩死啊,这末世虽然美女随咱们玩,但这样的极品还是不多的。”

    光头自以为自己一方人多势众,根本不把依依放在眼里,还在那里竭尽所能的猥亵依依,哪知道自己死到临头了。

    林依依动了动手腕,冷蔑的笑,被KING训练了这么久,她还不知道自己到底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呢,是不是真象KING所说对付个三十个大汉都没有任何问题。

    这帮子不长眼的就当是让她练手吧。

    光头率着众人慢慢吞吞,以折磨人的速度走向了依依,这是光头最喜欢的一招,他喜欢看着对手害怕的发抖的样子,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等待死亡的过程!

    从等待到期待然后到绝望!

    光头喜欢享受这样的过程,喜欢看着那些人惊恐的目光,最后在他强占的瞬间变得绝望,痛苦……

    “你们想做什么?”

    宗陵墨与秦皎敊他们一行人正好拉着一大批的物资出来,看到停车场上十几个地痞流氓一样的围向了依依,立刻冲向了依依,将依依护在了身后。

    光头先是一愣,随后笑了起来“呦喝,原以为只有两只小肥羊,没想到了一下跳出来这么多的小鲜肉,知道老大我喜欢男人,老天竟然这么照顾我,哈哈,兄弟们,把这些男人都拿下,那个女的就给你们尝鲜了!”

    众属下大喜过望,他们的老大喜欢男人,但一时兴起的时候也会用女人解解馋,只是这个女人被老大用过之后基本就是玩残的,根本不能再怎么用了。

    现在老大竟然愿意放过这个美女,能不让这帮子手下乐死么?

    至于秦皎敊他们几个,这些罪犯根本直接就忽视了,一个个长得斯斯文文的样子,又每个长得都跟女人一样美,能有什么战斗力?

    这帮子人一看气质,末世之前就是富家子弟,想到能折磨这些以前不可一世的富家子弟,这帮子罪犯的心里又汹涌着一种与众不同的快感。

    秦皎敊与宗陵墨及允玺简直就要气疯了,他们都是人上之人,习惯了众星捧月,哪曾受到过这种恶心的目光与腌臜的言语?

    秦皎敊更是想也不想,直接拔起了之前杀丧尸的尖刀冲向了光头,眸光冰冷如刀尖。

    光头措不及防,没想到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秦皎敊竟然有这么强大的战斗力,一时失神,被秦皎敊砍了一刀。

    看到手臂上的血,光头暴跳如雷,他大拇指刮了自己身上的血,放在唇间吸了口后,阴森森道:“妈的,竟然敢伤我!今儿个我就弄死你!让你知道知道马王爷是长了几只眼的!”

    秦皎敊眸光更加的阴沉了,不过却少了刚才几分的急燥之意,多了几分沉着。

    这个光头是个练家子,他得小心应付了。

    不错光头不但是个练家子,还是一个毒枭,要不是这次末世来临,几个月后就要执行枪决了。

    所以光头不但身手了得,还是个心狠手辣的主。

    “秦总……”就在秦皎敊准备用尽全力与光头缠斗时,林依依一跃而起,挡在了两人的当中。

    “依……林小姐……”秦皎敊心头微酸,难道她连让他保护她的机会都不给他么?

    “时间不多了。”林依依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指。

    他一下明白了林依依的意思,她想速战速决,马上丧尸就要到了,他们该做的是尽快收集物资。

    虽然刚才看到了依依的强势,可是那些是老鼠,这可是人,让他怎么能放心呢?

    宗陵墨将他往后一拽,轻叹:“既然她说行就一定能行的,你不要象个保姆一样好不好?”

    宗陵墨一直想不通,以秦皎敊这样聪明的人,在商场上能博得个禽兽称呼的人,怎么碰到女人就变得婆妈到极点。

    之前对萧清莲还好一些,现在自从知道林依依是他的救命恩人后,感觉快把林依依当成了嗷嗷待哺的婴儿了。

    光头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哈哈哈,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如果就别怪我光头豹不懂得怜香惜玉了,弟兄们,给我上!完事后好好吃肉!”

    “是!”

    一群人如狼似虎的扑向了依依,依依冷笑了笑,身如游龙,只几个转身就与他们擦肩而过,让他们根本抓不到她一片衣角。

    而这些乌合之众倒是撞得头晕眼花,骂骂咧咧:“妈的,这小娘们有些门道,真是见鬼了!”

    “娘希皮,小婊子,一会抓到了弄死……啊!”一声惨叫,那骂依依的人脑袋掉到了数米之外,血,喷射而出,直射向近处每个人的身上。

    那些罪犯一个愣神后都变得凶残无比,仿佛森林中深藏在草丛中的腹蛇,用阴森森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林依依,随时准备撕裂。

    “你居然敢杀我的人!弟兄们给你撕了她!”光头的眼珠也红了,娘的,还以为是个没用的女人,没想到是个身手不错的,想到这次入狱就是不小心栽在了霸王花的手中,更是新仇旧恨都集中在一起了。

    不用光头吩咐,那些罪犯也杀得眼红了。

    于是,血,漫天飞舞,人头,如球般呈抛物线般此起彼伏的飞上了半空,落下,发出沉闷的声音。

    残肢断臂,这是人间地狱。

    而一身黑衣的她,恍若地狱的使者,小脸紧绷充斥着杀戳之气,风吹而过,衣袂飘飘,那一瞬间的风采永远留在了众人的心头。

    所有的人都倒下了,只有光头还站在那里,浑身上血,不成人样!

    “林小姐,时间到了。”

    宗陵墨看了看手表,提醒道。

    “好!”

    当吐出最后一个好字,圆月弯刀发出一道急速的蜂鸣之声,盘旋着一个弧度飞了出去,一道寒光,两道血红,两条手臂飞上半空。

    痛苦,哀号,诅咒,光头在地上滚着,嘴里还骂着地界上最肮脏的话。

    林依依眼微眯了眯,数了数所有的人,见都到齐了,只冷冷吩咐:“关了闸门。”

    卷帘门慢慢的落下了,最后发出沉重的咣啷声,终于将里面的世界与外面隔绝。

    “上车。”

    所有的人看也不看地上残喘的光头,步履整齐地听众依依的安排走上了自己的车,行动起来有如长期经过训练一般。

    让人怎么也想不到,来时,这帮人还是一盘的散沙,对依依是敌对的态度。

    如今,他们以跟依依一起为荣!

    依依走到自己的车边,拉开了车门,脚尖突然一甩,一道银光飞射而出。

    “啊!”光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叫得人心头一颤。

    众人齐刷刷地看了过去,只见光头如离弦之箭飞向了铁帘门,身体撞在铁帘门上后,竟然呈人字铺在了铁门之上,而腿中间,赫然就是一把折射着银光的匕首。

    众人只觉腿间凉嗖嗖的,纷纷扭过了头,十分默契看着最前方依依的车。

    依依冷冷一笑,狠狠一踩油门,车快速离开了。

    于是一辆接着一辆跟随而去,头里,依依似乎听到了后面传来一阵的骚动,丧尸来了!

    光头痛不欲生的钉在了铁门上,没有了手,他根本无法拔下将他钉住的匕首,他试图用脚去够那匕首,却痛得他全身没力。

    远处,传来怪异的声音,他抬起了头,眼里一片的惊恐绝望之色。

    黑压压一片的人,不,不能说是人,因为这些人或多或少缺了一些东西,整个人行走没有一点的人味,脚也不会弯曲,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口水从烂得爬蛆的嘴里直流出来。

    “不……”他惊恐地看着,全身瑟瑟发抖。

    越来越近……

    它们的黑影将他笼罩,它们嘴里的腥臭将他熏得欲死……

    “啊……”他发出一声凄惨的叫声,瞬间消失。

    等待期待绝望!这就是他曾经最喜欢的折磨人的方式,如今他享受了一回。

    当林依依带着一帮人满载而归时,看到坐在客厅里一帮子的人,顿时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不美好了。

    林家的那些蛀虫都来了!

    林老爷子歉然地看着依依,唇微动了动。

    “外公,不要说了。”

    依依轻叹了一声,林老爷子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重情意了,要不然也不能让那些林家的旁支在林氏称王称霸了好些年。

    这些人,怎么说都是老爷子的兄弟子侄,让林老爷子狠下心将他们拒之门外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KING受伤了,我先带他疗伤!”她看也不看这些人,只对林老爷子,林冰倩交待了声。

    “KING受伤了?要不要紧?”老爷子一惊,他可是知道KING的身份的,要是KING有个三长两短,闻家不会放过林家的,林家倒也罢了,依依可是绝不能受任何伤害的。

    “没事,不是什么太严重的伤。”依依不想解释KING是精神力用尽才晕的,现在能少让人知道还是少让人知道。

    末世刚开始之前,异能的人很少,国家研究所为了研究着让更多人拥有异能的办法,会把初始拥有异能的人当成小白鼠一样作试验。

    鉴于闻家老太爷的斑斑劣迹,她有理由相信闻家老太爷要是知道自己的孙子拥有精神异能,绝对是会第一个把KING送到研究所当小白鼠的,不管那种试验对人体有没有伤害,可是她是绝对不会让KING再承受那种折磨了。

    “要不要我帮着看看?我是医生”林依依的堂兄林琂立刻站了起来,一副施恩于人的样子。

    “不用了!”林依依才不会让这种心怀叵测的人接近KING,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林琂的笑僵了僵,微闪过一道狰狞之色,该死的黄毛丫头,要不是还不能撕破脸他非得把这死丫头赶出林家不可!不,先奸后赶!看这她还高傲个什么劲!

    “可是小伤不治会成大伤的。”林琂脸上还维持着优雅的笑容。

    宗陵墨皮笑肉不笑道:“林少爷,KING可不喜欢任何人靠近的,不然你以为我们能让林小姐这个弱质扶着KING么?”

    众人这才发现依依吃力的扶着KING上楼,当然是依依假装吃力的,不想让这些亲戚知道她的底细。

    而跟着她一起出去的人自然早就被依依的魅力所折服,自然不会揭穿这一切。

    林琂这才放弃了,状似关心道:“不过孤男寡女的总是不好,对堂妹的声誉有影响呢。”

    眼不怀好意地扫过了宗陵墨与秦皎敊及允玺。

    刚才他看过这别墅了,这里固若金汤,又备了大量的吃食,住个一年半载是不成问题的。

    本来还乐吱吱的,以为只要想办法弄死了林老爷子,这里就是他的天下了。

    没想到不一会就来了这么大一帮子吃白食的,吃林家的不待于吃他的么?

    这太让他生气了。

    这些男人的回来,让他一下从天上掉到了人间,让他怎么能不恨之入骨?

    他看出来了,宗陵墨,秦皎叔,还有允玺都对林依依是有意思的,只要激得他们窝里斗,到时斗得个四败俱伤,他就能想办法将他们一个个赶出林家,到那时,林家还不是由着他说了算?

    这时只听林冰倩愤怒地叫道:“你……你怎么在我家了!”

    众人这才发现,跟在众同学身后还有一个人,那人竟然是萧飞扬。

    林依依眼一下变得冷寒“这是怎么回事?”

    一个男同学嗫嚅道:“依依,他说是你的父亲,拦住了我们的车,我们想要是不带着他,他就要被丧尸吃了,所以……”

    怪不得之前她开车时听到了骚动声,她还以为是丧尸来了呢,没想到却是萧飞扬!

    这萧飞扬被关入了监狱,想来定然是跟着那光头一起出来的,可笑的是,那些光头对她意淫时,他这个当父亲的躲在车里不出来,看到好处了,就急吼吼的跑出来了。

    当她是什么?当她冤大头么?

    “把他扔出去了!”依依一阵的恶心。

    男同学有些迟疑,他们说来都是比较单纯的人,虽然听说过林依依父女闹得不开心,甚至还脱离的关系,但想着怎么着也是父女,应该没这么绝情的。

    宗陵墨却不管这些,抓起了萧飞扬就要往外走。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出去!我怎么也不出去!”此时的萧飞扬哪还有以前风流倜傥,变得如同一条死狗一样,扒着一个柱子怎么说也不肯出去。

    林老爷子的弟弟,林二爷眼微闪了闪:“大哥,怎么说萧飞扬也是冰倩的老公,这么做不太合适吧。”

    林冰倩冷笑:“二叔,是前夫。您年纪大了脑子记不清了。”

    “咳咳,好,好,是前夫,但总是依依的亲生父亲吧,你们要这么做了,岂不是让世人戳脊梁骨?”

    “这末世了,还有什么让人说的?连死皮赖脸上门的都不怕别人嘲笑,我赶一个前夫出门又怕什么的?”林冰倩说话更不好听了,把林二老太爷气得直哆嗦。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嫌弃我们的意思么?你要是嫌弃就说一声,我们也不是没皮没脸的人,我们走就是了!”

    “二哥!”

    “二伯!”

    “爸!”

    几道声音同时响起,都不赞同的看着林二老太爷。林二老太爷瞬间没了骨气,现在A城哪里有比这还安全的地方?

    林老爷子淡淡一笑,本来他还念着亲戚的情义让他们进来了,可是放进来后他就后悔了,他们简直把这里当成了他们的家了,见佣人少了,恨不得指使起冰倩当佣人使唤了。

    现在依依回来后,更是不停的算计着依依,既然这样,这种亲戚还是从哪来滚哪去吧。

    “老林,我二弟他们要回去了,你准备车送送吧。”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要赶人么?”林二老太爷暴跳如雷,指着林老爷子破口大骂:“你这个没心没肺的,你这是良心被狗吃了么?你居然情愿养着这些没用的废物,也不愿意接待对你掏心挖肺的兄弟亲戚么?林豪,你别忘了,你可是吃了我的奶才长大的!”

    “噗!”宗陵墨忍不住地笑了起来,戏谑的目光盯着二老太爷的胸,来回游移。

    林琂轻咳了咳:“是太奶奶为了养*弱多病的大爷爷,在生下我爷爷后,把该给你爷爷喝的奶给大爷爷喝了。”

    林老爷子默然不语,这件事被他们说了一辈子,也记了一辈子,成了他还不清的债了,利用这一个理由,他们从林氏捞了不知道多少的油水了。

    呵呵,那钱就算是买下整个A城奶娘都够了。

    想到自己的娘,林老爷子的心还是软了,冷冷道:“不要再生事,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老林,把萧飞扬扔出去!”

    这次那些极品亲戚都不敢说话了。

    这时林雪莹突然道:“咦,我堂姐呢?清莲姐姐呢?不是说跟你们一起去收集物资了么?”

    萧飞扬眼珠一转哭了起来:“我的女儿啊!竟然被他们害死了。”

    萧飞扬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所有的人都气晕了,要不是萧清莲,怎么可能引来这么多的老鼠?害得他们差点没回来。

    秦皎敊更是冷着脸道:“萧先生别哭了,托你女儿的福,让我们差点都没能回来!”

    萧飞扬一愣,不敢再哭了。

    林总管见了就揪着他的手往外走了。

    依依扶着KING走上了楼,就在这里,她听到楼下监视器里传来极为生硬的声音:“我们是B城的军队,快开门!”

    军队!

    所有的人都面面相觑,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是末世,军队未必是为了帮助他们来的,军队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们的强大超过了林宅的人,更意味着,他们的物资可能被征用。

    林老爷子首先脸色变了,压低声音狠狠地威胁道:“谁要是把KING的事说出去,我就把他扔到丧尸群里!”

    众人心头一凛,都不敢说话了。

    就算是林家的亲戚也不敢再有什么异议了,他们可看出来了,林老爷子这次可是来真的了,就算拿亲戚的情份也没有用了。

    林依依快速地将KING抱入了她的房间,当务之极是让KING快速的恢复体力,不用想,B城的军队绝对是为了KING来的,没有强大的力量,KING会成为白老鼠的。

    她绝不允许KING再次被亲人所抛弃。

    将KING放在床上,她进入了空间:“出来,有什么办法让KING尽快的复原?”

    小器灵懒洋洋的声音传了出来:“见过笨的,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守着金饭碗去讨饭!”

    “什么意思?”依依皱着眉。

    “泉水就是最好的恢复剂,当然,前提是他能忍受得住这种疼痛。”

    “换一种!”依依想也不想的道。

    “没了!”

    “没了?”依依几乎听到自己咬牙切齿的声音,她绝不相信小器灵没有办法,她冷笑道:“末世来了,我存了不少的粮食,我要是就等吃等喝这日子过得也应该不错的。”

    小器灵顿时傻了,要是林依依消极怠工,这空间何时才能变成另一个生存世界?

    那他又什么时候才能变成……

    他暗中把依依诅咒了千百遍,最后才不得不扔出了一颗药丸:“给,这药丸配着泉水,能解除他的痛苦,还能让他身体的寒毒都排出来,以后就不必天天啃你过日子了。不用感谢我了,请叫我雷锋!”

    依依翻了个白眼,这小屁孩倒学得快,不过拿到了药丸,她定心了不少。

    看着能洗髓的泉水,她有些傻愣,这一桶桶的搬进浴缸里,得多累了。

    小器灵得意地看着依依提水,心情好了不少,它是绝对不会告诉依依,这泉水是可以用意念移出去的,当然得有方法的。

    依依好不容易将一缸水放满了,不过看着KING又迟疑了,洗髓的水不能穿着衣服的,否则会走火入魔的。

    手碰到了KING衣服上的扣子,她摸了半天,才一咬牙解了开来。

    一颗,两颗,三颗,有了开头,后面并不是很难了。

    不一会就把KING的上衣剥了个光,露出了KING精壮的身体,看着他健美强壮的身体,依依只觉脸上火烧火燎的。

    没想到KING看似文质彬彬,一副冷情绝性的模样,身材这么火辣,那发达的胸肌,八块优美的腹肌,及延伸得极为美妙的人鱼线,简直让人看了大流鼻血。

    看着皮带扣子,依依真觉得自己干不了这活,但是她不做也没有人能做得了,别人要是敢摸他的皮带扣,估计还没碰到他,就被他下意识的摔了个稀巴烂了。

    手,颤巍巍的抚上了皮带扣,眼一闭,用力一拉……

    “依依……”

    手上被一只冰凉的大手覆盖住了,依依一惊,抬头看向了KING,却看到KING正皱着眉,嘴里无意识的呢喃。

    脸更红了,要是KING醒来正好看她脱他的裤子,那她就算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

    “KIHG…KING……”她试探的叫了声KING,回应她的是一片的寂静。

    看来没有清醒呢。

    楼下似乎传来了喧嚣的声音,她脸色瞬间变得清冷,没时间了,她当医生这么多年,又不是没有见过男人的身体,婆婆妈妈的什么?

    当下也不再犹豫,直接扯下了KING的外裤,当手触到子弹头的内裤时,只是微一停留,闭上眼睛就扯掉了。

    然后俯身就要抱起KING往浴室走去。

    才碰到KING的手,KING竟然如醒着般搂住了她,搂就搂吧,还把两腿缠上了她的腰……

    她差点骂了句粗口,这动作……

    太暖昧的有没有?

    铁青着脸,终于将KING弄到了浴室,将他扔入了浴池中,然后把药丸塞到了他的嘴里,那药丸是遇水即化的,很快就流入了他的喉间。

    紧张地看着他的脸色,见没有什么痛苦的样子,依依稍微放下了心。

    不过当她看到浴池中的水时,瞬间怒了。

    那是什么水啊!五颜六色,简直就是被污染的很彻底的水,让她想到了化工厂后面的排水沟。

    一种种怪味冲了出来,KING的额头冷汗直冒。

    依依紧紧的握住了拳头,眼中闪过一道道冷芒,总有一天,她要让那些HB的人都尝尝被当白老鼠的滋味!

    水,换了上百次,终于,最后出来的水不再变色了,也就是说KING身体里积累的各种试验毒素都被排除了。

    依依长吁了一口气,捶了捶累垮的小腰后抹了把汗。

    顺手摸了摸KING的额头,经过一百多次的换水,依依终于不再对着KING的身体有任何的感觉了,这算不算是熟视无睹?

    “热……”

    KING无意识的呢喃。

    “热?”

    依依看了看头上的冷风机,都开了好一会了,怎么她也感觉很热?

    一种怪异的感觉浮向了她的心头,眼睛落在KING的脸上,似乎KING是一道极为诱人的美味,尤其是那对红艳的唇。

    喉间咕噜一下,她心中感觉有一团火要发泄。

    手,无意识的抚上了KING的唇,凉凉的,好舒服,让人感觉象是冰淇淋。

    尝一下应该很舒服吧。

    她俯下了身,轻轻地触及他的唇……

    很美味,她闭着眼回味了一下,怪不得KING一直想亲她的唇,原来亲吻确实很舒服。

    就在她想更深入的尝试时,突然腰间一股大力将她拉入了一个冰凉舒服的怀抱。

    惊叫一声,她抬起了头,对上了KING奇怪的眼神,然后用很纯洁的声音问:“你把我衣服脱光做什么?你是想要我么?”

    随后眼中闪过一道迷惑的色彩:“书上说都是男人要女人,我们的姿势不对!”

    天雷滚滚……

    ------题外话------

    感谢15728004568 送了1朵鲜花,1彩虹餹d夢 投了1票,谢谢两位美人的鼓励。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8/9966424.html
文章摘要:恶毒女配 ,挂号再植省部级,东食西宿宽窄不習水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姆巴佩转会了吗 广东时时彩开奖 特码生肖图2018 黑龙江快乐十分彩票控 华人彩票娱乐
单双中特001 极速飞艇有直播么 青海省快3开奖结果 最新澳门乐透码2011 分分彩彩最新开奖结果
六合心水论坛短期规律 11选5下期推算方法 彩8彩票网 青海11选5app下载 排球比分网
4684.com两码中特 时时彩单双计划软件 智博手机彩票 特码生肖图2018 三分彩是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