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恶毒女配 > 第五十四章 烧了你的小黄书
    依依不是不让他手上沾染上人血么?那么就让……

    脚下猛得一踩油门,车如离弦之箭飞射而出。

    “你看上去心情很好?”

    唇微勾了勾:“你看出来了?”他神情轻松。

    “我长这么大还没杀过鸡。”看着飞驰的车外景色,她有一丝的迷惑。

    “你给人做过开颅手术。”

    依依微微一笑:“有没有人说你很会开解人?”

    “你是第一个。”

    “有奖励么……咳咳……”说完她就后悔了,她有些轻浮了,许是对未来的不确定让她失去了往日的自持,但还是不应该。

    刚想解释,就听到KING柔声道:“你想奖励我什么?”

    眼却看向了她的唇,充满了渴望。

    脸微红别向了窗外,这货倒是会顺着杆子爬,明明是她夸他,应该他奖励她,这倒好,问她要起奖励来了,还用那么暧昧的目光盯着她的唇,那一对幽深的眼睛里正*裸的宣告:把你奖励给我……吃吧。

    两人不再说话,汽车里一阵的寂静,却流淌着一股未明的旖旎暖昧气流。

    “KING……”

    他默然不语全神贯注的开着车,虽然没有回答,但依依知道他在认真的听着。

    看着侧面鬼斧神工的俊颜,依依无意识道:“你长得象谁?象你爸还是你妈?”

    神情嗖得变得有些冷,淡淡道:“不知道。”

    “……对不起。”依依歉然地看了眼他,她似乎涉及了豪门中隐秘了。

    “没关系。”他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会道:“我能亲你么?”

    “……”

    哑口无言,这神转折!

    “对不起。”他黯然的低下了眸,目光直视着前方。

    依依也没说话,她总不能也说没关系吧?

    心思却有些乱,那次他发病时,小索马说的话不停地在她耳边回响,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又是一个月了……

    依依担心地打量着他,难道他寒症又要发作了?不然他不可能说这话的。

    “要不吸点我的血吧。”她咬了咬牙,拿出了小刀子准备在自己的手上拉个口子。

    “你疯了么!”KING一把挥开了她的手,怒道:“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不知道血是能吸引丧尸的么?难道你也想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成为一个少胳膊,没头发,全身长着尸斑,脸上的肉动一动就拼命往下掉的美女丧尸?!”

    听了他的话,依依觉得头皮一阵的发麻,心里却委屈不已,她这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他好么?他这倒好,这么吼她不说,还说出这么恶心话吓她!

    手用力的捏紧,看着他唇还在那里翕合不已,难听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往外蹦。

    她气得也暴跳如雷:“KING,你这个混蛋!你除了欺负人还能做什么?我不过是怕你的寒症发作,你却这么恐吓我,你是不是就想让我变成丧尸就可以跟你成了一对……”

    骂到这里,依依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唇,惊恐地看着KING,她一定是疯了,居然说出这么伤人的话。

    车中顿时沉默下来,KING的眼神变得冰冷冰冷,冷到整个车内仿佛就是冰河世纪。

    “如果你这么想!那么就是了!”他转过了头,将车开得飞快。

    依依听到这话,一下心痛的无法呼吸。原来,被人误会的感觉是这么的难受……

    她张大的眼睛看着前方的车窗,目光却并不聚焦,泪,就这么一滴滴地流了下来。

    先是数秒一滴,随后频率明显加快,渐渐的掉在身上能听到泪花溅起了声音。

    其实,流到后来,她都不知道为什么哭了,似乎太多的东西都积压在心里,前世,今生,对程葳的想念,对末来的茫然……等等的因素让她想痛痛快快的哭一次,发泄一下。

    哭这个字似乎两世为人,她的脑海中都不存在过。

    突然发现,原来哭还是很舒服的,能带着所有负面的影响。

    于是她哭得更起劲了……

    “别哭了,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

    他不说还好,一说,她哇得一下哭了起来,那哭得是毫无气质,就跟小女孩一样哭得稀里哗啦。

    “都道歉了你怎么还哭?”

    KING有些手足无措了,他第一次看到女人哭,实验室的女人是冰冷的,永远一副表情,生活中碰到的女人是谄媚的虚伪的,明明怕他,又还不停地做着不知所谓的动作想征服他。

    只有她,在他面前永远是真实的,甚至有时跟个小野猫一样对他撒泼。

    小野猫?

    他脑中闪过书上的一个情节,霸道总裁中说了,当小野猫生气时,就吻到她全身发软,就听话了。

    眼,跃跃欲试地看着她,不过想到她说过要尊重她,又迟疑了。

    他歪着头,困惑不已,到底是书上说的对还是得按她说得做!当两者出现矛盾时,他该怎么处理?

    哭了一会,依依的心情好了,抬起头却看到KING那迷惑的神情,不禁气结,这天下哪有男人看到女人哭没有一点反应,却神行千里之外去了?

    真是木头!

    不过想到自己竟然跟一个木头置气,又觉得自己很无聊。

    擦了擦眼睛,有些负气的看着窗外。

    见依依不哭了,KING松了口气,来了这么一句:“哭出来就好。从医学上讲当情绪压抑时,会产生某些对人体有害的生物活性物质。哭泣时,这些有害的化学成分便会随着泪液排出体外,从而有效地降低了有害物质的浓度,释放能量、缓解心理紧张、解除情绪压力……”

    “你的意思是让我没事天天哭了?”依依脸色不善的打断了他的话。

    “……”他闭上了嘴,不再说话,他不是傻子明显依依不开心了,这点眼力价还是有的。

    “我……我只是怕你寒症发作。”良久,依依才不甘的哼了声:“没想到你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KING愣了愣:“你在关心我?”

    这不是废话么?要不是关心他,她真是有病才自残让他吸血?

    依依瞪了他一眼,扭过头不说话,

    “你是在关心我!”他突然大叫一声,声音满含着喜悦。

    依依只觉腰间传来一股大力,她重心不稳的扑到了他的怀里。

    “你干嘛!你这个混蛋!”她拼命的拍打着KING,他则嘿嘿的傻乐,也不知道乐个什么劲。

    看到这样的他,她更是感觉委屈了,她都哭成这样了,他居然笑成这样,嘲笑她么?

    当下拍打得也更用力了,还不甘的抓向了他的脸……

    车陡然失控,往右边的田里快速的飞去。

    “啊……车……车……”依依吓得不打了,指着面前的一大片田野大叫起来。

    左手潇洒自如的一拐弯,车在道路上走了个漂亮的S形,又回到了正轨。

    依依长吁了口气,回头瞪了他一眼,骂道:“发什么疯啊?好端端差点弄得车毁人亡。”倒是不再打他了。

    “我不会让你置于危险之中的。”

    被骂的KING一点没有惭愧之色,大手还是紧紧的搂着依依,心情洋溢万分,原来她关心他!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他的眼睛晶亮晶亮就如天边最璀璨的一颗星,亮的惊天,亮得依依心惊肉战。

    “你……你要做什么?”她结结巴巴地,只觉现在的KING有些危险,却忘了自己还被紧紧的搂着。

    “你希望我做什么?”他的声音变得很软,很柔,恰似和风细雨又似春意融融,让人听了舒服的想要睡着。

    “……”

    在那次吸了依依的血后,醒来KING就后悔的要命,就对自己发誓,只要依依不喜欢他,他绝不会再碰依依一下了。

    现在依依关心他,书上说了,一个女人如果关心那个男人那就是喜欢上这个男人了。

    所以他可以解禁了。

    大手兴奋的来回摸索,在她的腰侧滑动,感觉舒服之极,体内积累的寒意似乎也在渐渐消逝。

    “你做什么?你这个色狼!”依依猛得清醒过来,她居然差点被他的皮相迷住了心窍!回手拍打着他腰间作怪的手。

    “疼!别闹!”他的声音仿佛在撒娇。

    撒娇?

    想到这么冷的人撒娇,依依只觉一阵的恶寒。

    没好气道:“知道疼还不放开我?”

    “就抱一会,抱一会好么?”他回过头,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她,让她脑中不禁浮起了藏獒对着主人卖萌的样子。

    瞬间,被刺激的风中凌乱了。

    见她傻乎乎的样子,KING眼中闪过得逞的一抹笑意,多读书果然是好的,之前真是没文化害死人!

    书上说了,女人这种生物是无法拒绝可爱的萌货的,刚才自己的样子应该算是卖萌吧……

    车内的气流更是暖昧了,甚至带着一丝丝的热气弥散开来。

    依依的小脸越来越红了,用力的扒拉着他如钢箍一手的大手,咬牙切齿道:“你想把我的腰勒断么?”

    “哪紧了?我看看……”

    脑袋凑向了她的腰间,耳朵不可避免的擦着她的胸前而过,一种酥麻瞬间电击了全身,她脸更红了,咬着牙用空着的手一把揪起了他的头发……

    基本没用力,因为他正好似乎也感觉到不妥了,把头抬了起来,但借着这个力,头抬得有些猛了,于是,他的唇,她的唇……

    就这么好巧不巧地撞在了一起。

    “唔……”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唇就被他擒在了口中,细细的啃咬起来……

    他的味道带着一股冰雪的气息,驱散了她内心一丝的烦燥,瞬间清凉无比的舒服。

    吻,很生疏,生疏的不停的撞疼了她的唇,可是却有一种淡淡的甜蜜感由然而生。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也许是末世来临了,她放纵了,放纵本性了。

    手,无措的手搂住了他的腰,吻得天昏地暗。

    就在快喘不过气来时,她睁开了眼,突然……

    “唔……唔……”她惊恐的指着KING的身后,双眼突了起来。

    他感觉到了异状,眼中瞬间散去旖旎温情,变得冷寒无比,放开了她,轻道:“有我。”

    回过头,与窗外一个诡异的人头对上了,那是只全黑的人头,牙齿雪白,但每颗牙中都渗出了鲜血,而半边脸已经没了,只掉着一缕一缕的残肉。

    它似乎在笑,笑得阴森恐怖,玻璃窗上发出滋滋的声音,是它用尖锐的爪子,牙齿在啃咬玻璃窗。

    因为丧尸的脑袋在玻璃窗的外面,所以遮住了外面的光线,依依从KING的身后,正好看到了KING的脸倒映在玻璃窗上。

    此时KING的脸竟然冷得仿佛结出了冰,而最奇怪的是他的眼睛,仿佛凭空焦雷,射出了万道强光,直射向了窗外的丧尸……

    “扑通!”丧尸掉了下去,瞬间变成了一抷黑灰。

    “这……这是什么异能?”依依惊疑不定。

    “精神异能。”KING回过头,趁着依依不注意,亲了口她的唇,在她还没发怒之前迅速离开,然后用很严肃的表情开车,仿佛刚才一切都是幻觉:“我用我的精神力杀死了它。”

    “精神力也能杀丧尸?”依依瞪了他一眼,眼中却有一丝的兴奋,看他的目光就象看小白鼠,看得KING考虑,是不是因为他偷亲了她,她有意用这种解剖他的眼神来凌迟他。

    这丫头绝对的睚眦必报,他太了解了。

    手握紧了方向盘,有丝的紧张。

    依依的目光落在了他的紧绷的手上,微微一笑,心头泛起淡淡的涟漪。

    过了一会,心思转到了异能方面。

    根据书上的说法,异能的产生与人体的五行是有关的。

    因为我们人的命格一般都拥有金木水火土这五项,只是,有的人天生缺其中一项或几项,但却会在另一项上比较多出数倍。

    所以从古至今,一些相信五行之说的家长都会在给孩子起名时,算算孩子的八字,命格,数理,以及称骨算重,最后算出孩子命里缺什么,就会在名字中补足。

    比如算出孩子命中缺水,就会在名字里起个带三点水的名字,用以补全这个孩子的数理,以达到改善孩子命运的目的。

    而异能就是根据五行来产生的,当这个人命格中含金特别多,那么这个人如果成为异能者的话,一定是金系的异能者,能把所有身边的铁器化成利箭射杀既定的目标。

    同理,水系也是如此,可以用来作水箭射杀目标。

    其余同理。

    但这一切都建筑在异能强大的基础上,一级异能的话,那水系异能就是小孩子撒尿的节奏,根本就是给丧尸洗手用的。

    不过雷系的异能,就算是一级的,也能杀死初级的丧尸,但因为异能品阶太低,只能杀个三四个丧尸,当耗尽了所有的力量,之后就跟普通人完全没有两样了。

    就依依所知,末世的异能有除了金木水火土这五种异能外,还有风系,雷系,有光明系,暗黑系,及最强大的精神系,和虽然没有攻击力却拥有治愈能力的治愈系。

    但知道是一回事,真正看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精神系的异能者极为少数,可谓是凤毛鳞角,因为这类人都拥有强大到极点的精神能力,是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达到的。

    精神系的异能者大多产生在催眠师中间,因为催眠师的精神能力是十分强大的,不然他们不能够让他人对他们的精神力产生敬畏从服,从而被催眠。

    也就是说意志力越强大的人才越有可能成为精神系的异能者。

    不过想到KING能在实验室这么多时间而全身而退,他的意志力本来就是很变态的,所以成为精神系的异能者也是很正常的。

    “听说精神系异能者能侵入他人的脑中知道他人想什么,是不是这样?”

    针对科学研究,依依从来都是个好学生。

    “你想我侵入你的脑中检查你的脑波异动么?”他微挑了挑眉,唇微翘。

    “没有。”依依闷闷的别过了头,她虽然好奇,但不想当小白鼠。

    “放心,没有这种能力,不过可以把精神力分布在一定的范围下,然后很容易的窃听到这周围所有人的说话。”

    “那不是相当于窃听器么?”

    “可以这么说,但窃听器是可以检查出来的,精神力的释放分布是没有办法检查出来的,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有精神力比你更强大的人存在,能让释放精神力的人反噬。”

    “后果呢?”依依微皱了皱眉。

    KING并没直接回答,而是道:“你是学医的,知道两个催眠师比试的后果吧?”

    依依心头一凛,两个催眠师比试,比试的就是精神力,一旦赢的一方趁胜追击,那么输的一方一定会得精神分裂症,成为一个精神病患者。

    就算是赢的一方及时收手,那输的一方也会元气大伤。

    所以催眠大师在一般的情况下是绝不会比较谁的催眠术高低的,除非是比试同一时间谁能让更多的人同时催眠。

    “你不许用精神探查别人。”她想也不想的叮嘱。

    “你在关心我?”KING心情好得要爆棚,这是今天依依第二次关心他了。

    “没有,我只是怕失去一个强大的队友,毕竟你杀丧尸的速度是我们都达不到的。”

    笑,微僵了僵,KING的脸上划过一道落寞。

    依依说出这话就后悔了,承认关心又不会死!她又何必用这种话掩饰呢?KING一直被人利用,被亲人,被导师,被实验室所有的人利用,他心灵深处最深的伤口也许就是这利用两个字了。

    今天的她有些失态了,总是说错话。

    她咬了咬唇,小手放在了他放向盘上的一只大手上,歉然道:“对不起,KING,我说谎了,我其实是关心你。”

    他一动不动,紧抿着唇,眼一眨不眨地看着前方。

    空气变得黯然,有种压抑的气息流窜,让依依有些喘不过气了。

    看了会窗外,越看越是心烦,回过头,妙目看向他,他还是那个表情。

    指望他能有别的表情,那是不可能的,他绝对能保持一个表情二十四小时不变!

    “别生气了好么?”她把声音放柔,扯了扯他的衣摆。

    眼,微垂,落在她洁白的手上,那目光灼灼的让她有种被烧穿的感觉。

    “道歉要有诚意。”就在她以为他不会说话,想抽回手时,耳边传来他悠悠的声音。

    她抬头看向他,正好对上他深邃如海的眸子,仿佛一汪深潭带着旋涡的引力,吸引着她。

    她似乎有些晕乎……

    唇间,又传来了熟悉的味道。

    渐渐的鼻腔,口中,胸中,充满了他的味道……似乎还有一丝趁虚而入到了她的心底。

    这货是有意的,当被吻得快没气时,她脑海中蹦出了这个念头。

    “咚咚咚!”窗口传来重重的敲击声,带着愤怒,让她惊醒过来。

    她用力推开了KING,理了理有些纷乱的发,似嗔似怒的瞪了眼他。

    他微微一笑:“我喜欢这个诚意!”

    脸一下红了,这家伙似乎学坏了。不过也难怪,他这么高的智商,只要他想学什么学不会?

    要怪都怪那些乱七八糟的书!回去就把他买的书都扔了,都教了些什么啊!

    书上说得很对,对于女人除了会撒娇卖萌外,还要装委屈扮可怜!

    KING为自己点了个赞,神轻气爽的拉开了车门,打开门,刚才春风化雨的神情立刻变成了冰天雪地。

    冷傲的眸子打过了秦皎敊与宗陵墨,刚才就是这两只敲得最起劲,打扰了他与依依的亲密。

    绕过他们,走到了副驾,他拉开了车门,将依依扶了出来。

    虽然依依走出来时已然恢复了正常,脸上看不出一点的妩媚之色,甚至还是一惯的清冷气息。

    但是她红肿的唇却让所有的人知道她刚才跟KING在车里做了什么。

    不怪他们知道,实在是他们直接把车停了下来,停在那里整整五分钟不出来,鬼都能想明白两人在做什么了。

    秦皎敊宗陵墨见了依依那明显被滋润的样子,又是心动又是嫉妒,吃醋吃的快把他们酸死了。

    两人四道杀人的目光齐齐的射在了KING的身上,那架势是恨不得剥其皮,啖其肉!

    可惜他们不是精神异能者,注定了那目光只能是目光而成不了杀人的激光。

    KING微抿了抿唇,轻蔑的扫过两人,他是有意把车停在那里亲依依的,就是让这些苍蝇明白,依依不是他们可以肖想的。她值得最好的男人。

    当然,这个最好的男人就是自己!他毫不脸红的自封。

    “姐姐,这里全是丧尸,可不能大意了啊。”

    说话间眼看向了依依的唇,分明是说依依生性淫荡,连这种时候还不忘了跟男人一起胡天胡地的胡来,根本不把众人的安危放在眼里。

    果然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斥了不满,尤其是秦皎敊没好气道:“以后要亲热选个好地方,这全是丧尸的地方,亏KING先生好情趣!”

    KING眯了眯眼,并没有理他,走向了超市的入口,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一如既往不说话时,却听到他悠悠道:“有依依的地方就是风景最好之处。”

    秦皎敊的脸顿时黑得如炭,宗陵墨的脸也很难看很难看,允玺依然笑容浅浅,看不出什么表情。

    而萧清莲简直就要气疯了,凭什么?凭什么林依依这个贱人就能得到这么优秀的男人?!

    依依紧跟着KING,露出萧清莲身边时道:“请萧小姐以后叫我林小姐,否则我不介意让纠正你改口。”

    “她本来就是你的血缘妹妹,就算改口也改变不了什么?”

    秦皎敊也不知道自己发什么疯,竟然冲口而出这句话,说出来后他就知道自己做错了,把自己跟林依依推得更远了。

    都是那个KING!他跟依依之间的暖昧刺激得他失去了冷静的头脑,说出这种没脑子的话。

    正想解释一下,却对上了林依依冰冷的眼神:“秦总,我想我的事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要是心疼萧清莲,那就管好她!”

    说完转身而去。

    秦总!

    她叫她秦总,却亲热的叫那个冰冻人KING,在她心里孰轻孰重立见高下!

    还说跟他没有任何关系!她就这么想跟他撇清关系么?

    还有,她哪只眼睛看到他心疼萧清莲了?

    嫉妒怨恨象毒蛇一样盘踞在他的胸口,目光阴沉着注视着她远去的背影。

    宗陵墨眼微闪了闪,他虽然说跟秦皎敊共享林依依,可是他知道最后成功后,依依也不会理秦皎敊的,因为秦皎敊犯了林依依的忌,那就是对萧清莲没有原则的好!

    呵呵萧清莲的救命之恩会彻底的让秦皎敊失去依依的。

    天下没有哪个男人会大度到跟别的男人分享女人的,除非他不爱这个女人,只是当玩物!

    当林依依走到门口,转过身对众人道:“大家分成几个小队,给大家一个小时的时间,一个小时后务必回到这门口。”

    “一个小时能拿多少东西?”有人不愿意了嘟囔了。

    “一个小时就是极限了,如果大家不想成为丧尸的口粮。”

    “什么意思?”

    “丧尸的嗅觉很灵敏,能闻到十公里以外的人味,这个仓储超市虽然远离效外,但离市中心不过六公里,按着丧尸的速度,应该差不多一小时十分钟就能赶到这里,现在大家还有什么疑问么?”

    “你怎么知道的丧尸的速度是多少?不会是骗我们吧?”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依依冷睇了那人一眼,对众人道:“你们还有什么问题么?”

    “丧尸除了对人味敏感外还有什么?”萧清莲睁着一对雾蒙蒙的眼睛问。

    林依依眸光微沉射向了她,第六感告诉她,萧清莲不怀好意。

    不过这个问题确实要让大家知道:“声音,不要弄出太大的声音,还有不要弄出伤口来,鲜血的味道更容易吸引丧尸,会让丧尸成倍的增加,知道么?”

    “知道了。”允玺第一个回答,还对着林依依露出和善的笑。

    林依依并没看他,而是对着众人道:“你们现在尽快组队吧,时间不多了。”

    “我跟你一起!”

    “我也跟你一起!”秦皎敊与宗陵墨想也不想的道。

    KING一把拽过了依依,冷眼扫过众人:“她跟我两人一组。”

    说着,用力拉开了关着的大闸门,就在门打开的一瞬间,几个丧尸张牙舞爪的冲了出来。

    KING只手腕一转,手中的尖刀就割裂了几个丧尸的脑袋,就如割韭菜一样的快速。

    众人不禁长吸了一口气,纷纷倒退了数步。

    这是示威,*裸的示威!

    秦皎敊与宗陵墨的脸很难看,不光是嫉妒了,而是惊惧,这个KING的实力太强大了!

    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比拟的,他们自认为武力也算是超群的了,可是也不能做到这种轻松自如的收割。

    “我好害怕!秦大哥!”萧清莲惊呼一声,扑到了秦皎敊的怀里。

    秦皎敊身体一僵,却没有推开她。

    埋在秦皎敊的怀里,萧清莲得意的抿了抿唇,小三系统的魅药果然效果非凡,连秦大哥都似乎受了压制。

    鲜血……声音……

    萧清莲想到刚才林依依说的话,笑得更是阴险了。

    “清莲,你跟我在一起吧。”秦皎敊想了想,还是决定的跟萧清莲在一起,毕竟要不是萧清莲当年救了他的命,他不可能活到现在,虽然这前对萧清莲的所做所为很不满,甚至跟萧清莲说好了从此两清。

    但末世来了,他一个大男人做不到看着一个弱女子自生自灭。

    抬头看向了宗陵墨:“墨汁,你呢?是不是跟我一起?”

    宗陵墨眼微闪了闪,摇头道:“不了,我跟着那几个男同学吧,他们的战斗力不强。”

    秦皎敊有一丝的困惑,他知道萧清莲跟宗陵墨是有过亲密关系的,不然萧清莲也不会要死要活要买房在宗陵墨的身边,他本想着宗陵墨知道后也没有搬走,甚至还愿意带着萧清莲,应该对萧清莲是有些情义的。

    没想到宗陵墨竟然推脱了。

    萧清莲脸色微黯:“秦大哥,不要麻烦宗少了,他有了喜欢的女人了。”

    秦皎敊身体一僵,对宗陵墨有一丝的不满,明明有了清莲,为什么还要跟他抢依依?

    算了,先把KING从依依身边弄走再说吧。

    当下冷着脸道:“走吧。”

    宗陵墨微微一笑,他又不是秦皎敊这个傻瓜蛋,带着萧清莲在身边,让林依依更生气么?

    “宗少,好手段。”允玺别有深意地走到了宗陵墨身边。

    宗陵墨斜睨了他一眼,亦笑:“允少好气度,穿我的破鞋感觉怎么样?”

    “虽然松了些,但还能凑合穿,反正穿会就扔的货色,我不挑的,不过对于新鞋我这个人比较执着。”

    “允少这是跟我比执着么?”宗陵墨皮笑肉不笑。

    “不,比耐心!”

    允玺妖娆一笑,独自走向了超市。

    末世来临那天是周日,所以超市里竟然有许多的人,不过好在是郊区的仓储超市,所以并不象市区一样人山人海,目测一下不过一百多人,这还是包括了营业员,收银员。

    看着歪歪斜斜走过来,口中流涎,缺胳膊少腿的丧尸在晃悠,林依依还是不免紧张的。

    她紧紧的握着圆月弯刀,手有些发抖,连用力呼吸也不敢。

    KING有意收敛了身上的气息,免得把丧尸吓跑了,虽然这些丧尸没有五感,但潜意识的危机感还是存在的,他对于它们来说是个强大的存在,它们会条件反射的趋吉避凶。

    他不是不疼依依,他只是知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道理,不光是未来,还是闻家,绝不会允许一个只能在男人保护下的女人存在。

    所以他情愿在能保证她安全的情况下,让她快速成长。

    一只丧尸过来了,还没走到最近处,一股股的恶臭就扑面而来,让林依依差点吐了出来。

    她这时无比的敬佩法医,能面不民改色从容不已的解剖每一具尸体。

    看着这个全身恶臭有些地方甚至还长着绿毛的家伙,依依想不明白,这种从里到外都是腐肉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生命力,为何有那么恐怖的杀伤力!

    ??HB简直就是禽兽!

    她一咬牙,睁着杏眼冲向了那臭气熏天的怪物……

    砍头,只要砍下头,就能彻底解决丧尸了。

    弧光一闪,在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银线,这是圆月弯刀的威力。

    咕咚……

    随着刀片上传来一丝的震动,还有刀入血肉时的阻颤,依依看到了一颗头掉在了地上,呯得摔了个稀巴烂,流出一地的腥浓的黑血。身体在倒下后,还神经反射的挣扎了几下。

    “臭死了!”她愣了愣,就飞快的跑到了KING的身边,将头狠狠的埋在了KING的怀里,长吸一口气。

    KING先是一愣,随后唇间溢出一丝的笑意:“这是书上所说的投怀送抱么?”

    正在贪婪的吮吸着KING怀中冰雪般干净气息的依依听到了,用力推开了KING,然后面无表情道:“你误会了,我只是把你当成了移动吸氧机了。”

    KING正要说话,突然抱着依依腾身而起,手挥舞间,割掉了几个扑向依依丧尸的脑袋。

    放下依依后,他一本正经道:“书上说过,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依依瞪了他一眼,恶狠狠道:“回去就把你的小黄书烧了!”

    “小黄书?那是什么?”他睁着纯净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仿佛她是毒害清纯少男的罪魁祸首。

    “……杀丧尸!”她色厉内茬的低吼,冲了出去,那步子急急,一看就是为了掩饰什么。

    KING轻挑了挑眉,目光落在了某个暗处,犀利如刀,随后唇间勾起一抹冷戾的笑意。

    暗中萧清莲瑟缩了下,她刚才趁着两人暖昧流转时,有意把扔了一个东西撞在林依依身边的铁架子上,发出了一声脆响,将边上游荡的丧尸吸引过去的。

    “清莲,你在做什么?”

    秦皎敊杀掉了几个丧尸后,看到萧清莲鬼鬼祟祟的样子,皱了皱眉。

    “我……我……”

    “到底怎么了?”

    “我看到姐姐了,在和KING亲……亲……”说到这里,她停顿在那里,怯生生地看着秦皎敊。

    “真是不知死活!”秦皎敊冷着脸骂了声,对她道:“别看了,快收集东西。”

    “好的。”萧清莲轻快的答应,十分乖巧的样子。

    秦皎敊满意的点了点头,就算萧清莲做过对不起林依依的事,可是萧清莲确实很温柔,现在想想萧清莲对依依做的事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是落差太大一时过失罢了。

    “当心些。”“谢谢秦大哥。”

    有一就有二,杀了一个丧尸后,林依依明显感觉手顺了不少,这一会又杀了五个了。

    突然,她脚下一顿,转回了身。

    “你做什么去?”

    她没有说话,而是拿着圆月弯刀在丧尸的脑袋里挖了起来,圆月弯刀太凶残了,没挖到东西倒把丧尸的脑袋挖得稀巴烂。

    KING额头一阵黑线,刚才没感觉依依这么凶残啊,怎么好端端的变了性子呢?

    “没有!居然没有!”

    挖了一会,依依垂头丧气地走了。

    “你到底在找什么?”

    “晶核啊!我看到书上曾说过末世的晶核是可以提升异能的。将来末世基地的交流货币也是晶核。”

    “这不是说过丧尸也是会有级别的么?高级才会有吧?”

    依依眼睛一亮,拍了拍脑袋:“对啊,我怎么忘了,现在这些丧尸都是初级的,连A级都不是,怎么可能有晶核呢?走杀丧尸去,就当练手,以后级别越高的越难对付。”

    这兴冲冲的样子……好违和。

    另一边,几个男同学对着十几个丧尸,吓得手脚都软了,他们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

    这时有一个同学咬牙道:“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不杀就是死,我们拼吧!”

    ?“好,林依依说过,要砍脖子,大家齐心协力吧!”

    几个同学一咬牙冲向了丧尸群,不需要练习,不需要酝酿,更不需要热身,只需要配合,这一刻他们终于感觉到了团队的力量,互相信任的快乐,一气呵成,手起刀落。

    几个丧尸的脑袋就掉了下来,然后十几个全歼了。

    “我们杀了它们?”

    “我们真杀了它们了?”

    “我们真的杀了它们!”

    “哈哈,我们也能杀丧尸了!”

    一群人欢欣鼓舞地跳了起来,兴奋不已,这是他们人生经历的第一次冒险,用生生命为代价的冒险。

    不过快乐也是有代价的,代价就是吸引了更多的丧尸找他们了。

    看到几十个丧尸冲向他们,他们大叫一声“妈啊”就跑向了空旷处,备战。

    允玺一个人在超市游荡着,他小心的避免发出声音,又把超市的花露水全洒在了地身上,更是把樟脑丸都放在身上,掩盖了他的人味。

    加上他小心翼翼的避过丧尸多的地方,几乎没有碰到几个丧尸,就算碰到了,他也能很轻松的解决,初级丧尸,行动缓慢,杀伤力并不强。

    只见他看到一些东西后,手只放在上面一下,那些东西就不见了。

    如果依依在的话,一定会惊讶的发现,原来允玺也是有空间的。

    是的末世了,允玺身上暴发了空间异能,拥有了一个十平米的小空间,空间虽然不能杀丧尸,但能储存东西,在这末世是活下去的关键。

    一群人在超市杀着丧尸,收集着资源,突然,萧清莲疯了似得跑向了林依依:“姐姐……噢,林小姐……快,快,秦大哥被丧尸围攻了。”

    趁着林依依一愣间,带血的手抓在了林依依的胳膊上。

    林依依一听激动了,速度快的不就是A级丧尸么?难道丧尸进化这么快?那晶核对究竟是怎么样的?

    她拉着KING就往秦皎敊的方向跑,身后是萧清莲阴险的笑,系统告诉她,末世后,丧尸是分级别的,越是高级越是不一样。

    虽然她的系统告诉她并不十分清晰,但她却有种潜意识知道,林依依一定知道丧尸级别不同的,所以她有意这么说,只是为了让林依依为了好奇去看那群丧尸。

    因为秦皎敊可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让林依依去救,只是她把秦皎敊身上划出伤口引去那么多的丧尸,似乎对秦皎敊有些不仗义。

    不过想到她最恨的林依依死在丧尸群里,她又平衡了。

    拿过袋中的矿泉水,她将手上的血都冲干净,恢复了那张人兽可欺的柔弱小脸。

    当林依依与KING跑到秦皎敊面前时,确实有几十个丧尸围着秦皎敊,秦皎敊身上还带着伤,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股的血腥味。

    林依依眉头微皱了皱,怪不得引了这么多的丧尸。

    虽然没有看到萧清莲所说的不一样的丧尸,林依依也不能看着秦皎敊被丧尸吃了,遂与KING一起杀起丧尸来了。

    有了他们的加入,丧尸很快被消灭了,秦皎敊长呼一口气,正要道谢……

    “救命啊……救命啊!”

    远处,萧清莲疯狂的跑向了他们,身后……是一片黑压压的老鼠。

    ------题外话------

    感谢18844735156 送了1朵鲜花,珍珠~人鱼之泪 送了52朵鲜花,搬个板凳看大戏 投了1票(5热度)fyong 投了1票(5热度),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8/9966422.html
文章摘要:恶毒女配 ,党同伐异富兰克林不买,皮货示众庞眉白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快三十一选五贵州 破解11选5的密码出号 河北快3推荐号码 江西多乐彩老走势图 双色球125开奖结果查询
北京pk10赛车冠军走势图 重庆福利彩票幸运农场 体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彩是否正规 江苏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号 广西快3 下载 甘肃十一选五专家推荐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今天 足球手抄报图片大全
网络赌场 11选5任选8必中组合 天津时时彩怎么购买 广东11选五开奖结果查 江西快三今天预测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