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恶毒女配 > 第四十七章 猪拱大白菜
    “秦总,有些不对劲。”理财部部长忧心忡忡地拿着数据走入了秦皎敊的办公室。

    “怎么了?”

    “林氏的股票已经收购到百分之四十五了。这太违反客观规律了,所谓反常即是妖。”

    秦皎敊眸光微沉:“把数据给我看。”

    接过了数据资料,秦皎敊翻了半天,越看眉头越结,迅速地打开了电脑,紧张不已地看着林氏股票的K线图,交易量……

    室内一片的沉寂。

    良久,他靠在了椅背上,沉重道:“将林氏股票抛出百分之十,保持百分之三十的仓位。”

    “秦总,您看出其中的奥妙了?”理财部部长心中一喜。

    秦皎敊摇了摇头,神情凝重:“从数据上来看,从股票走势与K线图来看,根本看不出什么不妥,唯一要可疑的就是交易量,按着这个交易量,林氏几乎应该是个空壳了,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

    如果是一个要倒闭的公司,这么做还是情有可原的,但它是林氏,就要一飞冲天的林氏,所以更不可能!”

    “在商场上有句老话是最不可能的事才是最有可能的。”

    “这话怎么讲?”

    “十几年前华尔街发生大规模的股灾,相信秦总您还应该有印象吧?”

    秦皎敊露出深沉之色,指轻轻敲击着桌面,缓缓道:“继续。”

    “林氏如今的操盘手法就与当年股灾中唯一全身而退的一支股票的经营手法极为相似,当年那股票突然放量卖出,并连对倒都没有对倒,甚至不在上拉下跌的股票,那样子倒象是急于出货,与大盘一片欣欣向荣的红火气势完全的格格不入。当时还有很多同行都笑话这个股票的庄家一定是疯了。

    不过这种看笑话的心情就保持了半个月,股市崩盘了。”

    “你是说股市可能发生跳水?”

    “我之前也这么以为,以为林氏听到了什么绝密的消息,我为此找了上面的朋友,他们都是消息非常灵通,神通广大的人,都说并没有丝毫消息说股市会有什么异常的大变动,也就是说股市不可能会突然跳水,还有就是即使股市突然跳水,但国家最近正在花大力提倡扶持节能环保股,与HB这种合作又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跳水也不会影响到林氏的股票,这萧小姐这一手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秦皎敊沉吟不语,半晌没有说话,良久才道:“按我说的去做吧。”

    “是。”财务部部长迟疑了下又道:“虽然说机会与风险并存,但这次感觉真是十分的不好,不如我们保持百分之二十的仓位,这样即使有什么措手不及的异动,也不会伤及秦氏的根本。”

    “我们现在的流动资金还有多少?”

    “已经没有了,为了买到林氏的股票还向证券公司融资了四十个亿,林氏股票扩股后不到十天就填权了,我们虽然拥有了百分之四十的股票,但却是花了两倍的钱。”

    “那抛掉一部分股票,把融资的先还上,其余的静观其变。”

    “是。”理财部部长点了点头,就要出门,这时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他拿出电话,接通后听了一会,脸色顿时变得发白,心不在焉的道了声谢就挂了电话。

    “怎么了?”

    “……”理财部部长忐忑不安的看向了秦皎敊,一字一顿:“林氏连续涨停引起股市异动,中央宣布停牌一个月。”

    “啪!”

    秦皎敊手中的笔掉在了桌上。

    整个办公室一片死寂。

    良久,声音疲惫道:“叫陈秘书进来。”

    “是。”

    陈秘书走进办公室,就看到秦皎敊正背对着她站在窗口吸着烟,那袅袅的烟升腾起来,将他笼于氲氤之中,使平时冷硬精干的气质多了几分忧郁与颓废。

    “秦总?”陈秘书有些担忧。

    秦皎敊回过身,将烟掐灭“安排一下,替我约萧小姐吃饭。”

    “哪个萧小姐?”

    “萧依依小姐。”

    “噢,秦总您可能不知道,萧依依小姐改名林依依了,今天一早已经登报申明了,宣布与萧家没有任何关系,包括萧清莲小姐。”

    神情微顿:“清莲这几天怎么样?情绪还好么?”

    陈秘书的笑微僵了僵,眼中划过一道鄙夷,那个女人被绑匪强暴了,居然还不知羞的肖想着秦总,天天在公寓里骚首弄姿的,不停地问秦总的消息,真是个不要脸的。

    脸上却丝毫不显:“萧小姐过得很好,昨天还出去做美容了,并做了个全身SPA,去大世界买了一堆的衣服与首饰,晚上还去夜总会跳了一晚的舞。”

    “噢……她能想通就好。”秦皎敊神情淡淡,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陈秘书很高兴秦皎敊对萧清莲没有别的想法,声音也轻快了许多:“那我出去帮您约林小姐,约在凤凰林可好?”

    “嗯。”

    坐在椅子上,秦皎敊目不转睛地看着林氏的股票走势,其实脑中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因为此时他的脑海中全是一段段与萧依依,噢,不,现在是林依依了,全是与林依依相处的片断。

    她的一颦一笑,她的一嗔一怒,她的强势,她的冷静,她的幽冷,她的讥讽,她的恼怒,她的每一个表情如放电影般回放在他的脑中。

    甚至她与他第一次的见面,她一身学生装跃上了他车顶的潇洒俏皮……

    他其实一直没告诉她,那一次,他看到了她裙底的风景。

    虽然她穿的是安全裤并没有漏光,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虽然那只是惊鸿一瞥,虽然那时他极度的厌恶她,但他还是不得不承认,她的腿,真是漂亮之极,是他这辈子看到过最美的腿。

    现在他的脑中全是那一瞬间的镜头,甚两条修长的腿如魔咒般缠绕在他的脑中,甚至会被他意想成各种的姿势,缠绕着他……一如春蔓,缠得他喘不过气来,*就这么汹涌而来,让他毫无准备。

    看了看自己腿间的反应,他笑得苦涩。

    原来只是想她,就能让他失去引以为傲的自持,他从来不知道他会这么猥琐,可是碰到她后,他发现自己竟然根本不了解自己……

    自从与她见面,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他对别人不可能做的事,可是他却对她做了,原来自从见面的第一次开始,他已经乱了。

    她就是一颗小石头扔入了他古井不波的心湖,扰乱了他所有的平静,他……似乎是爱上她了。

    爱这个字,太陌生了,以至于他错过了……

    错过了么?

    不,他秦皎敊的字典里没有放弃这两个字。

    狠狠的掐灭了烟,匆匆的出了门。

    “秦总,您去哪里?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会了。”

    “会议取消。”

    秦皎敊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只交待了这句就进入了专人电梯,留下了愕然的陈秘书。

    他烦燥的摁着电梯,虽然是直达电梯,可是今天上行的速度让他有种抓狂的感觉,以至于冷静的他不停地去摁上行键。

    终于,电梯门开了,露出里面一张温润儒雅的脸,看到他时,笑得阳光:“咦,哥,这么巧啊,专门来迎接我的?正好我有份文件让你签一下。”

    秦皎敊面无表情的看了秦皎然一眼,摁了到一楼的电梯。

    秦皎然呆了呆,这是什么情况?难道是要翘班的节奏?

    镜片后的眼睛闪过好奇之色,玩笑道:“呦,哥,今儿个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啊?您这架势象是要偷号啊,怎么?咱秦氏要倒闭了?”

    秦皎敊脸微僵了僵,倒闭两个字不知道为什么会深深的刺痛了他,让他有种从来不曾有过了徬徨。

    “闭嘴!”他狠狠的斥责,又烦燥不堪的摁着1这个数字键。

    他的异样让秦皎然愕然半天,狭窄的空气也似乎变得压抑。

    “叮!”电梯门终于开了,秦皎敊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匆匆交待“文件放我桌上,我回来再签。”

    “哎,哥,你到底去哪里?”秦皎然也被这严肃的氛围弄得有些忐忑不安了,急急的追了出来。

    “去帮你找个嫂子。”

    远远的,秦皎敊的声音从汽车里传来,还未等秦皎然反应过来,车如离弦之箭飞射出去了。

    “找嫂子?这有什么可着急的?搞得我以为世界末日要来了……”秦皎然不以为然的嘟囔,摇了摇头,转身回了电梯,又摁下了81层。

    突然,他大叫一声,差点把手里的文件扔了出去:“找嫂子!他居然说帮我找嫂子!靠,他终于直了?哈哈……我这就告诉爷爷去!不对,是男嫂子还是女嫂子?”

    秦皎然猛得摁下了十五楼,迫不及待地冲了出去,找几个兄弟商量去了。

    林家的路上,秦皎敊感觉浑身的轻松,那是想透了一件事如释重负的松快感。

    快乐得象他这么严肃的人想吹口哨了,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

    再看周围的景色,他觉得真得很美丽,他差点错过了这么美好的风光,错过了一生之中的所爱。

    心情好,车开得也飞快,只是所有一切好心情在进入林氏别墅首道大门等待时,在看到一部张扬的新款兰博基尼跑车时,全部消失了。

    脸瞬间沉了下来,却没有一点动作。

    “笃笃。”车窗上响起了节率的敲击声。

    手摁了自动开关,车窗徐徐地下降,对面,宗陵墨的笑脸越来越放大,看了多年的脸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让人讨厌。

    “嗨,禽兽,你也来林家?”宗陵墨一如既往的亲热,看不出丝毫的不愉,只是桃花眼中笑意不达眼底。

    “嗯。”秦皎敊微勾了勾唇,神情有些冷漠。

    “跟依依约好了?”宗陵墨问得随意轻松,一副跟林依依很熟的样子,仿佛是有林依依男友的身份向他人打招呼。

    这是在宣告主权么?可惜主动权不在他!

    秦皎敊的眸光恰如浩瀚烟波落在了宗陵墨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异样,声音冷静自持:“我来拜访林老爷子。”

    笑,微微一僵,掩饰住内心的狂燥,宗陵墨故作轻松“那正好,一起吧。”

    “一起。”秦皎然扯了扯唇。

    两辆车并驾齐驱开在了宽敞的林荫道上,开车的两人神情各异,心思各异,曾经是最好的朋友,在美国住在一个寝室里好几年,谈理想,谈女人,谈事业,甚至还一起创业过,拥有过一份算是珍贵的感情。

    现在,因为利益,因为林依依,两人之间仿佛横梗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

    车默默的驶了十几分钟后,就进入了林家的二门,气势宏伟的雕花铁艺大门缓缓的向两边打开了,看着正在热火朝天加固外围建设的工人们,秦皎敊的脸上闪过一道异色。

    宗陵墨却不以为然,毕竟有钱人喜欢折腾,何况林氏现在这么有钱,与HB合作后,HB的股东们是有可能来林氏考察的,林家翻新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两人的车停在了喷泉的边上。

    “秦少,宗少!”

    林总管笑眯眯地迎了出来,身后几个下人捧着几束蓝色妖姬。

    “呦!这不是蓝色妖姬么?还带着早上的露水,真香啊,这是法国空运回来的吧?”宗陵墨笑着凑到其中一捧,闻了闻,自来熟的夸奖起来。

    林总管微微一笑:“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小姐让我把这些扔出去呢。”

    秦皎敊的脸黑得要滴出水了。

    “扔了?这多浪费啊!”宗陵墨先是一愣,待看到秦皎敊的脸色不好,仿佛明白了什么,声音更加的夸张了。

    林总管并未作答,而是恭敬道:“两位少爷请随我来,老爷已在客厅里等着你们了。”

    “好,那就有劳林总管了。”

    宗陵墨笑着跟林总管聊着天,神情透着亲热。

    秦皎敊走在后面,神情不动,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

    “林管家,别墅正在修缮么?怎么挖这么深的沟啊,这是要在外围靠高墙么?”秦皎敊在进入大门时,看着有些怪异的装修风格,眉不禁皱了皱,还是问了出来。

    笑微凝了凝,林管家露出了无可奈何的神情道:“哈哈,秦少爷这话我还真回答不了,这老爷想的事,我一个做下人的哪知道,我只是执行者而已。”

    林管家的躲闪让秦皎敊更奇怪了,林管家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他能不知道么?林管家在林氏是除了林冰倩与林依依最让林老爷了信任的人,甚至有些事林冰倩不知道林管家都会知道。

    林管家这么说明显就是有意推诿,不想让他知道。

    联想林氏的异动,秦皎敊陷入了沉思。

    林管家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秦皎敊,不得不说,秦家这个大少爷还真是个人才,要不是与依依闹得不愉快,也是个很好的选择。

    那个KING虽然不错,长得美,才气高,又没有什么花心花肠,但总觉得太冷了,仿佛不是真人。

    唉,小辈的事,他不管了。至于宗陵墨,他是考虑也不会考虑的,这种花心大萝卜,又心思阴沉的人根本配不上依依。

    “林爷爷”

    “爷爷。”

    林老爷子笑呵呵地看着秦皎敊与宗陵墨,对于宗陵墨直接叫他爷爷,精明的眸子闪过一道凌厉的暗芒,脸上却还是笑得开怀。

    亲热道:“小秦,宗少来了,快请坐。”

    两个称呼哪个亲疏远近立见分明。

    “林管家,快拿好茶招待两位稀客。”

    秦皎敊眉头微动,老爷子到底是老爷子,称客这两个字是在敲打他呢。林老爷子跟他爷爷关系这么好,小时候也常跟着爷爷来林宅,现在成了稀客了,分明是气愤他对林氏下手的事。

    他眉眼不动,接过林管家放在茶几上的茶壶,走到林老爷子面前,替林老爷子倒了杯茶,随后捧着茶恭敬的递给了林老爷子,诚恳道:“林爷爷,之前是我做错了,我给您倒茶陪罪。”

    林老爷微笑着接过了茶,呵呵道:“小秦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说这些个,我跟你爷爷可是多年的好友,我还能跟你这个小辈计较什么么?快坐下,喝茶。”

    接过的茶却放在了一边的茶几上。

    秦皎敊眸光一黯,看了眼那茶杯,又坐了下来,捧起自己的茶杯,低头喝着。

    宗陵墨看着这一切,眼微闪了闪:“爷爷,依依呢。”

    “噢,依依啊,跟她的朋友在楼上呢。”林老爷漫不经心道:“老林,去看看依依他们在做什么,要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让他们也下来见见客人,都是年轻人比较有共同语言。”

    “是。”

    宗陵墨的心咯噔一下,与秦皎敊对望了一眼,警钟拉响,林依依身边还有别人?是男是女?看林老爷子的表情,很象是男人啊!

    要是这样的话,那么那个男人岂不是他们的劲敌?都登堂入室了呢!

    秦皎敊的手微捏了捏,表面的却不显于色。

    林老爷子犀利的眸光透过薄薄的镜片观察着两人的表情,唇间勾起了一道讥讽的弧度。

    秦家小子虽然不错,可是在对依依做出那些举措后就早被他踢出局了。

    至于宗陵墨根本就不在他的考虑之中。

    “老林。”他招过了林管家在林管家耳边说了几句话,林管家微笑着点了点头。

    “媳妇,他又欺负我了。”

    楼下传来一道委屈的声音,秦皎敊与宗陵墨瞬间坐直了身体,如临大敌。

    林老爷子微微冷笑。

    “小索马先生,告状那是孩子才会做的事。”又一道低沉清冷的男音传了出来。

    这次秦皎敊与宗陵墨再也坐不住了,如果说之前小索马给他们威胁感的话,那么这道声音无疑让他们有种灭顶之灾的感觉。

    小索马声音毕竟比较稚嫩,但这道声音却充斥着冷寒,压制,让他们有种如坠冰窖的感觉。

    还没见面到人就能让他们这样的人中龙凤有了怯意,那真人又该是如何的气势?!

    他们真有把握跟这样的人争抢林依依么?

    这种疑惑只维持到他们看到KING的真容,见到KING的那瞬间,秦皎敊与宗陵墨如遭雷击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天,这哪是人啊!这天下居然有这么美得绝伦的男人!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天底下所有女人的灾难!

    就算是同样身为男人的他们都被他无比伦比的美色激得心神一荡。

    秦皎敊第一次不自信了,他自认为自己气质冷傲,加上腹有诗书气自华,更让他凭添了一份禁欲的诱惑味道,是天下女人趋之若鹜的对象。

    女人们一面忌惮于他的冷,一面却又沉迷于他的韵,一个个是飞蛾扑火的扑向他,始终带着要征服他的幻想,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同时拥有无数的女人,还能让她们平安共处。

    可是见到KING这个男人,他知道他输了,输得太彻底了,KING的冷超越了他,那是可以让人冷到骨子里,打着寒战的冷。

    KING的睿智,全在他的眼中,就算他眼珠子仿佛冻结的冰渣子,但是依然能看出内中海纳百川的睿智,有种世事皆在他掌握之中,睥睨天下的傲然。

    而这还不是他全部的差距,他与KING最大的差距就是给女人的安全感。

    如果说他的冷还会给女人以幻想,那么KING的冷直接让女人退避三尺,女人看到他不会想着征服他,因为还没靠近他就被他的冷气给冻死了。

    而这恰恰就是KING能给自己心爱女人的安全感!这天下没有哪个女人愿意自己的男人天天被别的女人觑觎的,哪怕是这个男人不假以辞色。

    极端的冷反面就是极端的热,一旦这种男人动情,他的热情可以将心爱的女人热得融化,他所有的热情只是为了心中那个美好的存在而释放。

    这就是他与KING永远无法逾越的差距!

    宗陵墨直接脸就黑了,他一向自诩长得帅气了,可是跟这个KING一比,瞬间成了渣渣了,太打击他的自信心了!

    萧依依看到两人后,眉头一皱,就要转身离开。

    还未移动脚步,腰就被一条冰凉的铁臂紧紧的握住。

    “如果不想我在这里亲你,就乖乖下楼!”KING将唇凑到了林依依的耳边,在楼下的人看来就是在亲她。

    秦皎敊的眸光变得黯然,宗陵墨则是阴沉,林老爷子微闪过不满,而小索马直接是一簇簇的冒着火。

    “媳妇……”小索马嘟着唇,湛蓝的眼中溢满了泪水,漂亮的就如名家笔下的海洋。

    林依依用力推开了KING:“你把小索马弄哭了!”

    走到了小索马的面前,两手放在小索马的肩膀,柔声道:“乖,再哭一会,姐姐喜欢看你眼睛里含着泪水的样子,太美了。”

    “……”眼泪来得快去得快,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恢复了一惯的傲骄。

    “媳妇我们下楼吧。”小索马一把拽过了依依的手,神情倨傲地挽在她的臂弯,昂起头走下了楼。

    KING冷眼看着,然后走在依依的另一边,强势的将依依的手放在他的臂弯里,另一只手紧握着她的小手,连挣扎的机会都没给她。

    三个俊男美女就用这种怪异的方式从楼上走了下来。

    不协调的站立方位,却出其的和谐,养眼。

    林老爷子微微一愣,眼竟然有点湿润,他似乎看到了多年后依依与心爱的男人挽着他们的孩子一起下楼的情景。

    宗陵墨眼微闪了闪,快步走向了林依依:“依依,这两位是你的朋友么?”

    林依依微挑了挑眉,她跟宗陵墨有这么熟么?

    小索马直接扔了个冷眼过去,声音冷淡道:“我是依依的honey。”

    得,这位连介绍自己都不介绍,只是直接宣示了主权,分明是不把宗陵墨放在眼里。

    宗陵墨的脸跟墨鱼一样的黑,快喷出墨汁了。

    好在他向来不怒形于色,皮笑肉不笑的看了眼小索马,对依依道:“这孩子真幽默,太可爱了。”

    KING的墨眸闪过一道寒光,对依依道:“sweetheart,该吃饭了。”

    这位更强大,直接连介绍都省了,分明是把宗陵墨当成了空气。

    “嘿嘿。”依依干笑,虽然她讨厌宗陵墨,但不代表她愿意被KING这么控制!

    这两个一个叫她甜心,一个叫她亲爱的,当她是什么?她答应过么?

    用力推开了两人,冲向了秦皎敊……

    秦皎敊在看到萧依依向他冲来时,心脏都跳了出来,不受他控制的如雷击般的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冷俊的脸上浮起了温柔的笑容,手臂微张着……

    身后是三个男人神情不一的容颜,宗陵墨的阴冷,小索马的火冒,KING的冷寒。

    “外公。”

    林依依娇笑着,与秦皎敊擦肩而过,扑到了林老爷子的怀里。

    “小心点,别摔着了。这么大的人还粘着外公。”林老爷子开怀大笑,搂着林依依对KING与小索马得意的一笑。

    KIND面无表情地抿了抿唇,小索马则神情一懈,宗陵墨笑得桃花眼都眯了起来,却看不出眼底的真正意味。

    秦皎敊落寞地站在一边,自嘲一笑,坐了下来。

    林老爷子看着几个表情各异的人,老奸巨滑的笑了笑,拍了拍依依的肩,宠溺道:“快坐下吧,渴不渴?先喝点茶,一会就吃饭了。”

    “谢谢外公。”

    小索马与KING一前一后走了过来,很自然的坐在了依依的一左一右。

    看到这样的位置分布,秦皎敊与宗陵墨交换了下眼神,似乎达成了什么协议。

    “林小姐,之前对于林氏的事,我很抱歉,今天我来这里是带着诚意请求你的原谅的。”

    秦皎敊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向了依依。

    依依看了眼文件,并没有伸手拿,而是淡漠道:“秦总真是客气了,在商言商,没有什么可以抱歉的,如果你我换了位置,我会做得比这更狠。”

    比这更狠!这四个字如刀尖般插入了秦皎敊的心里,他紧抿着唇,尝到了淡淡的铁锈味与苦味。

    心中一片的惨然,原来被人伤害的味道是这么的苦涩,这么的痛,早知道会有今日,他怎么会这么蠢的去打压林氏?

    长吸了口气,抬起头,眸光坚定地看着林依依:“林小姐,林爷爷与我爷爷一向交好,难道你就真的不能原谅我的一时过错么?”

    眸光微凝,林依依粉面含霜,冷冷道:“秦总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这想用旧日的交情来压我么?秦总不觉得现在来谈交情似乎晚了些了么?”

    “不,不……”秦皎敊第一次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我……我只是想弥补一下我的过失……”

    “不必了!”林依依打断了他的话:“我说过,你并不需要有什么内疚的,商场如战场,上场后之后没父子,何况你与我只不过是个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人了。”

    陌生的再也不能再陌生的人!这句话让秦皎敊有种痛得无法呼吸的感觉。

    原来在他的心里,她早就住的这么深了!

    一个深入他骨血的人却视他如陌路,这天下还有什么比这更悲哀的事么?

    一步错步步错。

    KING伸出了修长的指将桌上了文件拿到了手上,看了起来。

    林依依不悦道:“KING,你做什么?”

    “看看纸质怎么样,能不能点火。”KING永远是一个能用最平淡的声音说出戳人心窝子的话。

    林依依微一愣后,唇间勾起一丝的笑意。

    秦氏百分之十的股份在KING的眼里就是一张点火的纸么?

    秦皎敊怒了,他犀利如刀的目光射向了KING:“KING先生,这是秦氏的股份转让书,百分之十的股份转让书,现在秦氏还拥有林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现在的秦氏股份比之前的秦氏股份已是翻了倍了。”

    他一方面是反击KING,另一方面在说出拥有林氏百分之四十股份时,有意观察林老爷子与林依依的反应,不过,他注定是失望了,当他说出那个数字后,林老爷子连反应也没有,似乎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唯一有反应的是宗陵墨,眼底闪过一道惊疑之色,他们宗氏也买进了百分之三十多的林氏股份,如果秦皎敊说的是真的,那么林家……岂不是空了?

    他紧抿着唇,不再说话了,心思却走得很远。

    KING轻哼了声,将转让书扔在了桌上,漫不经心道:“只要她愿意,我可以将正准备在A市筹建的医学基地送给她,百分之百的股份。”

    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宗陵墨直接豁得站了起来:“你在开玩笑么?”

    “我是象开玩笑的人么?”KING的眸光一掠,被他掠过的人都无端的感觉到沉重的威压。

    “你……你到底是谁?”

    之前宗陵墨与秦皎敊并没有进入宴会,而KING入场又十分的低调,所以并不认识KING。

    KING并没有回答,而是拉着林依依的手直接走向了饭厅,扔给众人一句话:“我饿了。”

    *裸的蔑视啊!他这是在告诉他们的,他们还不配知道他是谁!

    看着被人弃之如敝履的转让书,秦皎敊的脑中有一瞬间的空白,呵呵,什么时候秦氏的股份比废纸还不如了?

    “禽兽……”宗陵墨有些担心的扯了扯秦皎敊的手臂。

    “我没事。”秦皎敊定了定神,瞬间恢复了原有的镇定。

    “我不是关心你,我只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宗陵墨神情凝重的盯着KING的背影。

    “你是说你碰到了对手了?”秦皎敊难得露了嘲弄的神情,不知道是讥讽的是宗陵墨还是自己。

    宗陵墨额头一阵黑线,平日这禽兽那么精明,怎么现在倒有些迷糊了,要不是两人必须联手,他真想拂袖而去。

    “你真的拥有林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了?”

    “是的。”

    “那你不觉得不对劲么?”宗陵墨的神情更不好了。

    “不对劲,十分的不对劲!”

    “不行,我要去把股票抛了,太奇怪了。”

    “晚了。”

    “什么意思?”

    “抛不了了。”

    宗陵墨大惊失色:“难道跌停了?”

    “停牌了,一个月!”

    “这是……”

    “哈哈,小秦,宗少,到了饭点了,不如一起吃顿饭吧?”林老爷子笑哈哈的邀请。

    宗陵墨与秦皎敊对望了一眼,都笑着道:“那就打扰了。”

    “哈哈,没事,没事,我年纪大了就喜欢热闹。”

    秦皎敊的唇狠狠的抽了抽,是喜欢看热闹吧!

    坐位上的格局并没有改变,依然还是林老爷子坐在首座上,右边依次是KING,依依,还有小索马,而另一边自然是宗陵墨与秦皎敊了。

    不一会,菜端了上来,林总管将一份装点精美的凉菜放在了宗陵墨的面前。

    宗陵墨连忙客气道:“放在爷爷面前,哪有放在小辈面前的。”

    林总管扯了扯唇道:“宗少,这是老爷特意吩咐为您做的。”

    “噢,那怎么好意思?”宗陵墨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

    林依依看了眼那菜,对着天仰望三十度角,她肿么不知道外公还有这个恶趣味?

    “这菜真好象,象工艺品似的,倒让我不舍得下筷子了。”宗陵墨还在不余遗力的拍着马屁。

    林总管呵呵的干笑:“这菜还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呢。”

    “是什么名字?”

    “这菜是用白萝卜切成细片雕花而成,整个看起来就象一朵盛开的洁白牡丹,十分的美艳,所以它有一个很雅的名字,叫花心大萝卜!”

    “……”宗陵墨尴尬的放下了筷子,言不由衷道:“真是贴切。”

    “哈哈,宗少认为贴切就好。”林老爷子一语双关的笑道:“来,快吃吧,萝卜可是好东西,养生养性,有利于健康、”

    “……谢谢爷爷了。”宗陵墨不情不愿的挟了一筷子,吃是食不知味。

    这时,林总管又捧上了一盆热气腾腾的菜放在了秦皎敊的面前。

    秦皎敊面无表情的看着,然后直接下筷子了,他比宗陵墨可城府深多了。

    “嘿嘿,小秦,这菜味道怎么样?”

    放下筷子,秦皎叔十分镇定道:“不错,很好吃。”

    “呵呵,这道昨日黄花是吴妈的拿手菜,今儿个可是有意为你做的。”

    秦皎敊面不改色的道:“那真谢谢吴妈了。”

    手,却紧紧地握着,几乎把指骨捏断了,老爷子这是暗指他是昨日黄花,过眼云烟,让他不要再肖想林依依了。

    呵呵,他秦皎敊岂是一道菜能改变主意的?

    又拿起了筷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林老爷子的眼中闪过一道赞赏之意,不得不说,老秦头这个孙子还是挺优秀的,可惜了跟KING比,想来这就是当初周瑜感慨既生瑜何生亮的无奈心情吧。

    “外公,吴妈给我做了什么?”小索马好奇的问了出来,他虽然聪明之极,对于中国的那么隐喻却是不知道的,只知道那两只似乎被捉弄了,有些焦虑自己会有什么样的待遇。

    对着这个唯一让自己放下心防接受的小包子,林老爷子是喜欢的,和蔼一笑道:“你想吃什么啊?”

    “我……”小索马咬了咬唇看向了KING,如果可能他能不能咬死KING?

    “我也不知道。”他嘟着唇。

    “哈哈,老林,快把小索马的菜端上来,瞧把孩子急的。”

    “是。”

    林总管不一会端了个大钵上来,放在小索马的面前道:“小索马先生,这是我国著名的一道菜,叫佛跳墙,你尝尝,小心烫啊。”

    “为什么叫佛跳墙啊?”

    “就是说好吃的让佛也跳过墙去吃了。”

    “真的么?那我得尝尝呢。”小索马欣喜的拿出勺子吃了一口,眯了眯眼道:“真的很好吃呢。”

    三人之中就他吃得欢脱,反正他也不明白林老爷子是说他经常气得跳脚的意思。

    KING依然绷着一张僵尸脸,毫不在意这些暗潮汹涌的过招,只是大手一直握着依依的小手,不停的揉啊揉。

    “KING先生,这是老爷为您准备的菜肴,希望您会喜欢。”

    林总管把一盆围了一圈猪肉的大白菜放在了KING的面前,虽然做得很精致,味道也很香,但这也改变不了猪肉炖白菜的事实。

    秦皎敊与宗陵墨都放下了筷子,拭目以待林老爷子又有什么喻意。

    连小索马也从美食中抬起了头,好奇地盯着那菜:“总管爷爷,那是什么菜啊?挺香的。”

    林总管憋着笑道:“当中的是最好的大白菜。”

    “那边上呢?”

    “是猪嘴肉。”

    “噢……”小索马一听没了兴趣,嘟嘟囔囔道:“我爱吃大白菜,可惜这么上好的大白菜被猪嘴给拱了。”

    “噗!”

    林老爷子赞道:“小索马真聪明,这道菜就叫猪嘴拱白菜,是道上好的佳肴。”

    KING眼微闪了闪,一把拉过了依依,在众人目瞪口呆中狠狠的亲上了依依的唇,然后神情不变道:“拱完了,吃饭。”

    拿起了筷子,挟了筷白菜吃了起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依然悠然《天降佳偶之妙厨兽妃》:穿到农家土肥圆的小吃货身上,每天过着为柴米油盐发愁的小日子,有二个哥哥相伴这小日子也挺美!

    然,某日某宝发现,温润如玉的大哥竟最是心狠手辣,天使般的二哥却有着魔鬼样的心!

    这般妖孽的世界还怎么叫穿越者混得风生水起!

    某人眼带冷光:你是想抛弃为夫自己逃么?

    某宝思虑半秒:此夫有才有貌更是文武双全,乃居家旅行之必备良品。

    那就,携夫一起跑吧!

    感谢[SAKORI—] 送了5颗钻石,Dai菲 送了3朵鲜花,段冷轩,榭寄生520 投了1票(5热度)感谢黄雪爱 ,失落的羽毛 ,djp201314,glassdoll2006 ,段冷轩,pwr ,榭寄生520的月票,么么。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8/9966414.html
文章摘要:恶毒女配 ,年少时一定要复习指导,昆明酒店两年前锯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黑龙江时时彩五星 东京1.5分彩是官方的吗 云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时时彩平台是真的吗 香港豪哥六肖中特8887
七位数开奖结果 新疆风采电脑福利彩票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基本 安徽的十一选五 广东十一选五全天计划
十期 倍投稳赚方案图片 今晚六给彩开什么特吗 LOGIN云博娱乐 互联网彩票停售 一尾中特在哪个网站
通乐国际注册88元 浙江12选五奖结果 香港特码生肖 江西时时彩开奖直播 多宝娱乐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