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恶毒女配 > 第四十五章 墙角九十度
    萧依依正微笑着与彼得聊着医学上的趣事,突然感觉背后腾起了一股子的凉意,她看了眼身边一本正经站着的小索马:“小索马,我怎么感觉有些冷,你冷不冷?”

    “那我们去墙角站着吧。”

    “为什么?”

    “因为墙角有90度。”

    “……”

    谁家倒霉孩子!

    萧依依皮笑肉不笑:“小索马,你爷爷为什么没陪你来?”

    小索马丢了个你傻的眼神给她:“一个有媳妇的人还用爷爷陪着么?”

    “……”

    萧依依对着彼得博士强笑了笑:“失陪一下。”

    转脸对着小索马道:“你跟我来!”

    也不管小索马愿意不愿意,拉着小索马快步走向了一旁的角落,吸了口气,酝酿了一会,让自己的笑容显得更温柔。

    朱唇微启,正要说话……

    “你这笑容一看就是准备骗人了。”小索马慢吞吞的打断了她。

    “……”

    镇静,镇静,镇静!萧依依对自己催眠,令自己平静下来。

    再次睁开眼,直接了当了:“小索马,我想,我有必要跟你好好聊聊。”

    “替媳妇分忧解难是我身为男人的责任!”小索马站得笔直,表情严肃。

    “……”还男人!小屁孩一个!

    萧依依听到了自己的磨牙声,再吸了口气,让自己努力保持微笑,免得吓坏了小孩子,虽然这个小孩的智商让人捉急,不能以孩子来论!

    “你看,我并没有答应你什么,所以……”

    “可你当时并没有拒绝。”

    “你应该知道当面拒绝是不礼貌的行为,所以按着你们的礼仪我不回答就是拒绝,明白么?”

    “不明白,我只知道中国的女孩都是含蓄的,不答应只是因为害羞,这用你们的语言来说就是内敛!”话锋陡然一转,湛蓝的眸子透着一丝的疑惑:“为什么你一回国就改弦易辙了,难道你是见异思迁了?你们中国不是讲究要从一而终么?难道孔夫子是骗我的么?”

    “……”

    萧依依无语了,几欲疯狂,要不是这场合不对,她一定把小索马狠狠的打一顿小屁屁,把他吓跑再说!

    她气呼呼地瞪着小索马,眼一眨不眨,想用行动告诉小索马,她很生气,很生气。

    小索马也不甘示弱的与她对视……

    突然,他眸中琉光微闪,脸上竟然飞出一抹粉红,再抬头看向萧依依时,露出忸怩之色,声音也糯糯得象小团子一样的软:“媳妇,虽然我知道自己长得很帅气,可是你这么盯着我看,我也会害羞的嘛。”

    萧依依瞬间风中凌乱了,这小狐狸!

    此时她真后悔,后悔在瑞士时对这个臭小子假以辞色了,原以为是个萌包子,哪知道是块牛皮糖!

    悔不当初啊……

    “打扰了,依依萧,请允许我来为你介绍我的朋友KING。”身后传来鲍杰博士兴奋的声音。

    萧依依瞪了眼小索马,假装替小索马整理领结,压低声音警告:“不许再叫我媳妇,听到没有?”

    小索马勾了勾唇,不作任何回答。

    萧依依站直了身体,挤出一抹高贵的笑,优雅的转过身……

    “是你!”

    笑,顿时僵在脸上,戒备的看着来人。

    “怎么?依依萧,你认识KING?”

    “不认识!”

    “似乎闻过。”

    两人异口同声,鲍杰博士微微一愣,小索马湛蓝的眸子变得深沉,看了眼KING,闪身挡在了萧依依的身前。

    “媳妇,你见过他?”

    萧依依铁青着脸不说话,不知道是对小索马充耳不闻的不悦,还是对这个叫KING的男人。

    “哈哈,闻过?KING,你还是用鼻子来认人么?”鲍杰博士却没有看出三人之间的暗潮汹涌,而是爽朗地大笑起来,将萧依依从小索马的身后拉了过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KING,这是依依美人,当初小索马的奶奶,还有HB的老家伙两人的手术就是由依依来执刀的,手术相当的成功,而且创造了医学的奇迹,让我们都惊为天人!

    依依,这是外科天才KING,KING在医学领域中有着无与伦比的成就,去年同时获得了医学奖与生化科学奖两个诺贝尔奖项,是唯一的亚裔诺贝尔奖双奖得主呢。KING是个实验狂,只要一进实验室里,就算是把实验室炸了他都不会出来的。这不,他刚完成了一项实验,听说你对运动神经元手术非常在行,就一定要来看你呢。你们好好聊聊,说不定又能获得一个诺贝尔奖,创造一个新的奇迹。”

    鲍杰博士说完,拉着一边对着KING虎视眈眈的小索马的手道:“小索马先生,恐怕你得跟我走了,刚才你爷爷来了电话,现在正等着你呢。”

    小索马眯了眯眼,对萧依依不放心道:“媳妇,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记着,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随后对KING投去警告的一瞥,才跟着鲍杰博士离开了。

    萧依依一头黑线,目送着小索马与鲍杰博士离开,等看不到他们时,才对KING冷冷道:“我想我们没有什么可聊的了。”

    转身,离开……

    尖叫……差点。

    “唔……”她拼命的挣扎,双眼如小鹿般睁得极大,惊恐不已,谁能想到这种会议上,还有人会绑架她!

    冰冷的手死死的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大手如铁钳般握着她的细腰,如闪电般将她拖入了另一处非常隐蔽的角落里,那是个死角,根本没有人会看见,也不会有人经过。

    而萧依依却能看到会场的所有景象,看到林老爷子正跟人聊得热火朝天,看到医学天才们探讨学术知识,看到投资商在商议着投资的项目,看到帅哥美女们亲切的聊着天,热闹非凡……

    而她却被一个美得不似真人的陌生男人紧紧地压在冰冷的墙壁上!

    男人的身体贴着她的,密不透风。

    “答应我不叫出声,我就放下手。”KING的声音也如他散发出来的气息,冷得仿佛冰凌子,砸在地上能敲出一个坑来,没有一点的温度,更别说温柔了。

    萧依依忙不迭的点了点头,这种场合她也不可能大叫出声,叫出来也是丢自己的脸!

    不管怎么说,从KING的地位也好,长相也好,那生人勿近的冷气,说他会非礼她,打死人都不会有人信的,估计就算是眼睁睁地看着KING非礼她,人们也会说成是她勾引他!

    谁让这个男人美得人神共愤!这种男人想要女人的话,有的是前赴后继的女人扑上去!

    见萧依依答应了,KING遂放下了手,不过身体还是紧紧地贴着她的。眼,凝视着萧依依的脸,黑濯石般深邃的眸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那簇光让萧依依浑身发冷,因为此时的她感觉自己在KING的眼中,就象是实验室的小白鼠。

    “KING先生,你能不能离我远点?”萧依依长吸了口气,不敢抬头,两人离得很近很近,只要她一抬头,她的唇就能碰到他的,这种蠢事她是绝对不会做的。

    “不能,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KING说得理所当然,眼,更是肆无忌惮地打量着萧依依,那薄薄的鼻息带着一股冷冽的寒气直逼向她的肌肤,让她身上泛起一个个小小的鸡皮疙瘩。

    这个人身上怎么这么冷,根本不象正常人的温度,她不自觉的移了移身体。

    “别动!”他突然低喝一声,把萧依依吓得僵在那里。

    “你一动,味道会移动。”KING将头低下,在萧依依的脸上轻嗅,从额头嗅到眉毛,眼睛,再到鼻子,到唇……

    离得很近很近,只有一毫米的距离,只要她稍微一动,他如薄荷般清凉的唇绝对能碰到她的皮肤。

    鼻息凉凉的划过她脸上每一处,掀起星星点点的痒感,可是她却不敢稍有异动,怕换来KING更离奇的动作。

    萧依依无力的闭上了眼,脑中不禁浮起了上次的经历。

    “需要帮忙么?”

    “谢谢,不需要。”

    “可我需要你帮忙。”

    “?”

    “你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我想亲你。”

    “……流氓!”

    “唔……”脖子上突然如其来的疼痛将她的心绪从回忆中拉到了现实,眼前一颗黑乎乎的脑袋竟然埋在她的脖子上啃了起来。

    萧依依羞怒交加,抬起脚就要攻击他最脆弱的地方,哪知道他却仿佛长了眼睛般,只身体微微一侧,避开了她的攻击,还顺势将她的腿也禁锢在了他的双腿之间,让她动弹不得。

    啃咬,继续……

    “嘶……”萧依依疼得呲牙裂嘴,怒道:“你是属狗的么?”

    “DOG?”他抬起了头,眼中闪过一道愕然:“我是XXXX年X月生的,按着中国的算法,应该是属狗么?”

    “……”

    他没有等她回答,又埋头啃了起来,这次换了一边,顺着她的大动脉来回逡巡着……只要用力一咬……

    她身体更僵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了吸血鬼。

    “……”她紧紧地贴着墙,几乎要将来身体挤到墙的缝隙里去了,如果有的话。

    一对黑水晶般明亮的大眼恨恨地瞪着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咬牙切齿:“KING先生,你再不放开我,我就要大叫了,到时大家都不好看!”

    “找到原因了!”就在这时,KING抬起了头,眼中闪过一道欣喜之色,无端的为他增添了一丝的暖意,只是稍纵即逝,他又歪着头奇怪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你的灵魂与你的*不匹配呢?难道是格式不对?”

    “轰!”萧依依一下呆住了,脑中全是KING的这句话。

    他居然知道,他居然知道她不是这身体的原主人!

    他到底是谁?他咬她,亲她就是为了找出她的异状么?

    她浑身冰冷。

    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此时他美丽绝伦的脸仿佛挥舞着邪恶镰刀的死神,张牙舞爪的扑向了她。

    “我闻到的是你灵魂的味道,很香甜,可是你身体的味道与它冲突了,好奇怪,每个人不是应该人神合一的么?为什么你的身体会这么奇怪?不过你这次的香味似乎比前一次纯了许多,好象你正在与这身体进行融合。”

    他喃喃自语的话,如黑暗中前行的她看到了曙光,那一刻她差点感激涕泠。

    他不能确定,他只是疑惑!太好了。

    “是你的鼻子出问题了!”放松下来的萧依依面无表情的回答,趁着他在思考的时间,用力推开了他。

    他退后了数步,神情的困惑地打量着萧依依,突然将手伸到了萧依依的胸前……

    “啪!”

    萧依依忍无可忍打了他一个耳光,羞愤道:“你想做什么?你这个色狼!”

    “你打我?WHY?”KING摸了摸自己的脸,困惑不已:“我只是想摸摸你的身体,看看是不是跟你的灵魂契合……你能让我摸摸么?”

    “不能!”萧依依气急败坏的用力踩在他的脚上,他疼得退了数步,趁着他闪身之际,萧依依飞奔而去。

    “媳妇!”小索马看到萧依依,立刻追了上去。

    “别跟着我!”

    萧依依甩了这句话后,冲出了会议厅。

    小索马愣了愣,蓝幽幽的眼中忽闪着一道冷意,回头,射向了刚才两人所在的角落。

    “KING!”鲍杰博士憋着笑从另一处走了出来,拍向了KING的肩,不过还未碰到他时,就被他冷嗖嗖的目光一扫,僵在那里。

    鲍杰尴尬地收回了手,嘟囔:“刚才你碰依依时怎么没犯病?”

    KING皱了皱眉,转身而去。

    “哎,KING,别走,我有话跟你说。”鲍杰博士连忙叫住了他。

    他站在那里,浑身散发出凛冽的寒气,其意不言而喻,那就是有屁快放!

    “咳咳!”鲍杰博士尴尬的咳了几声后,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悄声道:“在中国追GIRL不能这么OPEN的,会把GIRL吓跑的,你应该跟她们先培养感情再上床……”

    “上床?为什么要上床?”他疑惑地注视着鲍杰博士,那眼中的纯净让鲍杰心中有种叫惭愧的东西正在发酵,他尴尬地挠了挠头:“……呃,你追GIRL不是为了上床么?”

    KING的眼微闪了闪,冷冰冰道:“也许我该告诉鲍杰太太,你追她只是为了跟她上床!”

    说完,转身而去。

    鲍杰博士呆了呆,半天后才骂了句:“*!”

    萧依依就是那个医学天才的事爆光后,林氏的股票又攀上了一个新高,再加上又传出萧依依治好了HB老董事的病,所以HB与林氏的合作对于外人来看,已然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借着这个东风,林氏的股票在海外涨了又涨,让萧依依挣了个钵满盆满。

    只是国内的股票虽然涨得已经离了谱,但萧依依却始终捂着股票没有放出一丝一毫,所以林氏的股市现在是有价无市,根本买不到。

    萧依依就是猎人,耐心的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允家,秦家,宗家,还有那些落井下石的人,她都一个也不会放过!

    “又没买到?”宗陵墨气得拍桌子:“伍叔,你们投资部都是做什么吃的?让你们买些股票都买不到手?

    萧依依救了HB的老董事,HB与林氏合作的事就算是天塌下来也势在必行,没有林氏的股份,我们哪来的话语权?环保这个概念必将拥有势不可挡的趋势,错过了林氏,我们到哪再去寻找更好的机会?你们都在公司这么久了,难道连这点形势都看不清楚么?”

    伍强,宗氏的老员工,投资部的部长,被宗陵墨骂得头也抬不起来,心里却暗自腹诽,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要不是你自己想法不纯,没事找事,好端端的打压林氏,把之前林氏的股票都卖了,至于当萧依依反手一击么?

    现在倒是知道着急了?

    不过心里这么咕叨着,嘴里是不敢说出来的,下属是做什么的?

    就是有荣誉领导上,有错误下属扛!

    宗陵墨发泄了半天,终于收回了理智,冷冷地看着伍强,道:“伍叔,是不是你也觉得我不如那私生子?所以你办事也不怎么尽心了?”

    伍强一个激灵,连忙摇头:“少爷,我对您的忠心是日月可表,说句不恭敬的话,您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怎么可能背叛您?当初您让我收购林氏股票时,我马上就收购了,哪知道股市里根本就没有流出来,我不是不尽力,而是实在买不到啊。”

    宗陵墨的脸阴晴不定,半响才咬牙切齿道:“那个私生子仗着父亲的疼爱,竟然给我下了这么个套,如果今年我这边的业绩不如他,我的继承权就要被平分出去,真是气死我了。”

    “少爷……其实……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

    “据我所知,市面上之所以没有林氏的股份流出,那是因为萧小姐手中把握了百分之八十五以上的林氏股票,所以她不放出来,我们就算是想破脑袋也买不到的,所以……”

    “所以什么?”宗陵墨眯了眯眼。

    “嘿嘿,女人嘛,一旦沾上了个情字,恨不得把心都掏出来给男的,更别说股票了,少爷您说是不是?”

    “你以为这招我没想过?”宗陵墨斜睨了伍强一眼,烦燥道“:换一个,这招没用!”

    “那……”伍强也迟疑了,突然眼中闪过一道狠色“要不一不做二不休,把她……”

    “住嘴!”宗陵墨怒道:“伍叔,我警告你,别动她!我宗陵墨太无耻也不可能有这种黑心!”

    伍强额头一阵黑线,这种事您还少做么?!这会来立牌坊了?

    不过他可不会自讨没趣,连忙陪笑道:“少爷,您误会了,我没说要动她,我是说可以从她的亲人入手……”

    说到这里,试探地看了眼宗陵墨:“到时少爷您挺身而出,救下她的亲人,她不得感恩戴德么?您再说买股票的事……”

    宗陵墨眼睛一亮,随即又暗了下来,摇了摇头道:“不,不行,万一以后她知道了,不得恨死我?”

    “……”伍强眨了眨眼,唇狠狠地抽了抽,本来他还想让少爷去使美男计呢,现在看来别美男计了,少爷分明是中了人家的美人计了,这舍不得那舍不得的,一点没有以前的狠辣了。

    “伍叔,你再想个办法,有好办法的话,等股份到手,我给你分红。”

    伍强嘿嘿地干笑,就这八字还没一撇呢,还分红呢!

    “唉,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要是有一个萧小姐不喜欢的人,又碍于舆论不得不救的人就好了。”伍强哀声叹气了咕嘟。

    “等等!”宗陵墨大喜过望,用力一拍伍强的肩,赞道:“姜还是老的辣啊,得,伍叔,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

    伍强转过身走出了门,脸上流露出古怪的笑。

    秦氏,秦老爷子指着秦皎叔的鼻子破口大骂了半天,骂得唾沫横飞,那架势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秦皎敊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只是淡定地拿纸巾时不时的擦着满面的口水。

    直到看秦老爷子脸红脖子粗了,才摁了下铃:“陈秘书,泡杯洞庭龙井来。”

    秦老爷子脸一板,哼道:“别以为拿些好茶来讨好我,我就不会骂你了!”

    “哪里,孙子是怕您骂渴了,您喝口茶,歇口气,再继续骂,我一定洗耳恭听。”

    “哼!”秦老爷子气呼呼地接过陈秘书递来的茶,如赶苍蝇般把陈秘书赶手后,一骨碌的牛饮后,意犹未尽道:“你说你,啊!气人不气人?我费尽心思地给你找了个这么优秀的老婆,你倒好,脑子有问题,吃饱了撑得把人得罪的死死的,你说你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好端端地要针对她?她就怎么惹了你了?害得我跟老林头几十年的交情都变得淡薄了!我现在看到林老头都觉得脸上臊得很!你知道不知道,每次看到林老头不停的炫耀他的外孙女,我就跟吃了苍蝇般的难受!那本来该是我的孙媳妇的啊!现在更没机会了,那小索马可是盯得死死的,自古贞女怕缠郎,我的依依啊,我的孙媳妇啊,就这么鸡飞蛋打了……呜呜……”

    秦皎叔一直默不作声的听说,只听到小索马三个字时,眸光微闪了闪,脸变得有些阴沉。

    有些烦燥道:“爷爷,您这到底是可惜林氏股票还是心疼失去孙媳妇啊?如果是可惜林氏合作的机会,那么您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得到的,至于孙媳妇的事,这事您就别操心了,我暂时没有成家的想法。”

    秦老爷子一听,暴跳如雷,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气腾得又冲了上来,破口大骂:“混帐小子,合作机会有的是,但错过了这个好孙媳妇那就是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你脑子里进水了么?轻重缓急,先后秩序都拎不清了么?你这种猪脑子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个总裁位置的?!”

    “不是您让我做的么?”秦皎敊幽幽地看了眼秦老爷子,漫不经心地道。

    “……”秦老爷子听到了自己磨牙的声音,气急反笑:“好,好,好,我说不过你,我找老二去!老二可长得温润儒雅,又谦虚有礼,一看就是讨女孩子喜欢的,哼,老二不行,老三上,老三不行还有老四,老五!我就不住我老秦头生了五个孙子,他林老头的外孙女一个也看不上!”

    说完气急败坏的拂袖而去。

    门,被狠狠的撞上了,看着黑漆漆的门,秦皎敊的脸变得阴沉阴沉的。

    “笃笃笃……”

    “进来!”秦皎敊的声音冷得如冰块,透过厚厚的门直接冻伤了外面的陈秘书。

    陈秘书打了个寒战,胆战心惊的住开了门,挤着一抹职业的笑:“秦总,还有十分钟开会的时间到了。”

    “知道了。”秦皎叔面无表情的应了声,陈秘书立刻关门出去。

    “等等……”

    陈秘书吓得一个激灵,又转过身。

    秦皎敊沉默地看着陈秘书,那眼神黑沉黑沉的仿佛是旋涡要将她吞噬,看得陈秘书全是身鸡皮疙瘩直起,差点夺门而出。

    “秦……秦总……还有什么吩……吩咐?”她结结巴巴地问。

    “噢……没什么……就是……就是想问我要怎么做才会讨你欢心?”

    “啊?”听了这话陈秘书并没有欣喜若狂,相反吓得倒退了数步,哭丧着脸道:“秦总,我可从来没有对您有非份之想,我一直尽守本份的,您不要开除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中间还有八十岁的老娘要养的……”

    “停!”秦皎叔制止住她的哭诉:“我没说要开除你,我只是想问你,一般象你这样的女孩喜欢什么样的男孩,而男孩子做什么才能让你动心!明白么?”

    “噢,明白了”陈秘书破涕而笑:“我啊喜欢全心全意对我好的男人,不招花惹草,不抽烟不喝酒,不玩牌,不吸毒,积极向上,舍得为我花钱,愿意为我守候,毫无理由的信任我,宠我,爱我的男人。至于让我心动啊,爱他,他每个动作都会让我心动啊,当然啦时不时的Surprise,也是很浪漫的呢。”

    陈秘书每说一条,秦皎叔就默默地跟自己对照,发现自己真是国民心中的好男人形象。

    心里顿时有种拔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脸上的冰霜融化了。

    他对陈秘书点了点头:“好了,我明白了,你下去准备开会吧,噢,对了,你还没结婚,就算是上有老下也没小,除非你有私生子我不知道,另外,你八十岁的老娘生不出你二十岁的女儿,下去吧。”

    “……”

    见陈秘书胀红了脸跑了,秦皎敊微勾了勾唇,拿起了电话:“帮我订一百朵蓝色妖姬……对……直接从法国空运回来,一定要最新鲜的……嗯……送到林宅……萧依依小姐。”

    放下电话,想象着萧依依接到玫瑰花的惊喜,冷硬的线条变得柔软。

    “秦总开会的时间到了。”

    “知道了。”秦皎叔拿起了手上的文件,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

    “小姐,那位美人先生又来了。”吴妈端着一碗燕窝放在萧依依的桌上,有意无意的透露。

    “把他赶出去!”萧依依烦燥的挥了挥手,那个可恶的KING,自从那次宴会后就阴魂不散的天天到林宅来报道,明明让人赶了这么多次还死心不改!

    不,是色心不改!

    “晚了,大小姐已经把他给接进来了,正在客厅里招待他呢。”吴妈好笑地看着萧依依,对于KING,吴妈虽然也嫌他冷气十足,生人勿近的样子让人害怕,不过没办法,谁让吴妈年纪大归大,却是个颜控呢!

    这么美的男人,她看着多养眼啊,巴不得KING常来,看一眼也心情好不少呢。

    何况男人长得这么美,要是再风流,那谁嫁了他岂不是倒了八辈子霉,天天跟在后面收拾残局都能累死。

    这个KING最好,长得美却扔有冷得要冻死人的特质,就算外面的小狐狸精有什么想法,估计也不敢靠近,这种人最适合小姐了。

    她看好KING!

    当下笑眯眯道:“小姐啊,我看这个KING不错呢,一表人才又彬彬有礼,对女人不假以辞色,听说还是个诺贝尔奖的双料得主呢,最重要的是对你痴情一片,这种男人哪去找啊?您是不是考虑考虑?”

    萧依依的脸一下黑了,一表人才是不错,如果拒人于千里之外要彬彬有礼,那么也勉强算之。

    对女人不假以辞色,那得看谁!对她可是上下其手,无赖加流氓,怎么看怎么都是色狼一枚!

    至于什么诺贝尔奖双料得主,切,那是因为吴妈不知道他得的奖金还不够他做个实验的,就整个林氏的财富能被他一年就祸害光了。

    这可是个烧钱的主!

    反正她不可能与他有什么,也不去向吴妈解释,只是不悦道:“我妈也是,什么人都能迎进家门,也不怕被贼惦记了。”

    “……”吴妈眨了眨眼,这世上有这么美的贼么?

    “依依……”门外传来敲门声,吴妈连忙走上去打开了门,看到林冰倩后笑道:“大小姐。”

    再看到林冰倩身后听KING,老眼笑得眯了起来:“KING先生。”

    萧依依吓得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妈,你怎么把外人带到我房间来了?”

    “什么外人?这是KING,诺贝尔奖的得主,他对医学方面有与从不同的见解,我跟他聊了一会真是茅塞顿开,让我受益非浅,你也是,有这么好的男朋友也不跟妈说,藏着掖着的,妈是这么古板的人么?会阻止你交男朋友?

    好了,男女朋友吵架稍微发发小脾气就算了,不能这么任性的不依不饶,知道么?吴妈,KING第一次上门,走,咱们下楼看看菜谱去。”

    不等萧依依反应,林冰倩与吴妈就下了楼,临了还把门从外面锁上了。

    “妈,妈……”萧依依用力的拽了拽门,门却死死的打不开。

    这算什么!这到底是谁的亲妈啊!把一个陌生男人关在自己闺女的房间里,这样真的好么?

    “这门是世界上最先进的锁,除非外面自己打开。”KING淡淡地说了句,一把拉住了萧依依。

    “啊!”萧依依尖叫一声,两手护胸,结结巴巴道:“你……你……你要做什么?”

    眼,幽深的仿佛万丈深渊,落在了她的胸上,喉结动了动,声音依然那么冷:“别怕,我今天不摸你。”

    “噢,谢谢……呃……”

    萧依依羞愤地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了,自己这是傻了么?别人不摸她,她还得感恩戴德么?碰到这个倒霉的KING,她就没正常过!

    脸变得青一阵白一阵,恨恨道:“亲也不行!”

    KING迟疑了一下:“好吧。”

    见他这么好说话,萧依依反而含糊了,怀疑道:“你答应了?真的?”

    目光深邃的盯着她的眼,仿佛要将她吸进去,让她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

    她愣愣地看着他薄唇微启,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她:“很失望?其实你也渴望我是么?”

    “做梦!”萧依依连忙甩开了他的手,走到一边的单人沙发坐了下来:“KING,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聊聊么?你对我这样是不正常的懂么?”

    KING走到了双人沙发上坐了下来,奇怪道:“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坐双人沙发,这样不是更舒服么?”

    萧依依翻了个白眼,跟你一起坐,是你舒服我不舒服!

    “你到底听到没听到我说的话?”

    “听到了。”他顺手拿起了桌边萧依依的照片,闻了闻,嫌弃道:“这味道不好闻。”

    那是前身的照片,萧依依为了不突兀,并没有改变。

    “这相片里的灵魂味道也不好闻。”

    “咳咳咳……”幸亏没有喝水,否则萧依依绝对会被这句给呛死的。

    萧依依感觉会被KING折磨死的,这家伙总是很自然的转移话题,让她跟着他的思路走,她坚信,如果这家伙当律师,绝对超越她。

    “KING,你认人是靠闻的么?”

    “我是实验室长大的,其实我自己也是个实验体,所以我的体质很特殊。”

    “实验体?”

    “我从小就被注射各种不同的药剂。”

    “从小?”萧依依脸色一白,不由怜悯地看着这个美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怪不得他的行为这么奇怪。

    “你为什么用这种眼光看我?我不需要怜悯。”

    得,这会又聪明的让人牙痒。

    KING皱了皱眉,走到了萧依依的身边,低下头,冰凉的指抚在萧依依的眉头。

    “呃……”萧依依被激得一个激灵,挥开他的手:“好好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我只是动手,没有动脚。”

    萧依依一头黑线的瞪着他,这货是真傻还是假傻?该精的时候精,该装傻的时候装傻,偏偏他那张冰得没有表情的脸还看不出什么端倪,让人根本无法分辩他是真是假。

    “说吧,你怎么骗我妈的?”

    “骗?什么叫骗?”KING很无辜的样子。

    “我是说你怎么让我妈相信你是我的男朋友的?”萧依依咬牙切齿。

    “噢,我没说什么,我只是说你不让我亲了,还不肯让我摸了。”

    “什么!”

    萧依依只觉天雷滚滚,无数的乌鸦向她飞来,腾得站了起来,指着KING破口又骂:“你给我出去!”

    “你生气了?”KING歪着头。

    “是的,我很生气!”萧依依推着他往外走。

    “你是生气我没有亲你摸你么?”

    “……啊!”

    萧依依发出一声痛苦的大叫。

    楼下林冰倩与吴妈听到了,拿着菜谱的手微顿了顿,林冰倩摇了摇叹道:“依依什么都好,就是不怎么温柔,这脾气唉。”

    吴妈笑眯眯道:“幸亏这个KING先生,虽然性格冷,但却是个温柔的,能包容小姐呢。”

    “谁说不是呢!”林冰倩眉开眼笑:“别说啊,长得真美啊,这可是我看到最美的人了,要是当明星了,绝对火遍全世界。”

    “大小姐,有客人来了。”林总管笑着走了进来。

    “谁?”

    林总管身后走出了一个西装毕挺,帅得掉渣男人……噢,应该说是小男生。

    “妈,我是小索马,您的女婿。”

    “……”林冰倩傻在那里,半晌没回过神。

    ------题外话------

    感谢472035567,gerbera03,我最爱白色,genieh,nikita0523,各位小美人评价票,感谢gerbera03月票15张,18729322643月票2张,我最爱白色月票4张,sophia0901月票2张,liuxiao6月票5张,cuiyanfei001月票2张,kongxinjun月票1张,13778914381月票2张,13438898952月票2张,感谢我是帅比我怕谁送了鲜花1朵,13650485942送了鲜花1朵,Dai菲送了鲜花10朵,Summer凉城旧事送了鲜花1朵,13654123801送了钻石1颗,鲜花1朵,谢谢各位小美人,么么。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8/9966412.html
文章摘要:恶毒女配 ,本愿全面推进超逼真,教学资源冯唐白首戏剧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排列三大小形态走势图 广东了36选7开奖结果 今天快3走势图 七星彩1000期的走势图 好运彩心水高手
大乐透走势图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走势图 三分时时彩官方网站 3d福彩开奖结果 职业时时彩玩家绝招
浙江6十1开奖结果 快乐12前三直选走势图 时时彩稳赚刷量的方法 雀友麻将机 安徽11选5
云南时时彩多人玩吗? 吉林11选5组三最大遗漏 有谁在吉林快三赢钱了 内蒙古时时彩2018年 吉林快三走势图表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