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王坤,我不想这样!”我五味杂陈,有些艰难的开口:“我不希望你因为我放弃自已的梦想或其他,你想怎么做就去做,无需太顾忌我的感受!”

    他沉默的看了我一会,这才笑着摇摇头:“人走到每个阶段都会对未来有不同的想法,现在有了你,我心甘情愿去调整计划,而继续求学深造偏离了计划轨道。所以,不光是为了你,也是为我自已!”

    他耐心的给我吃着定心丸,我心中却水波潋滟,何尝不知他为了我,而做了牺牲。

    “林晓黛,想死你了!”上班第一天,几位铁姐们把持着我的地盘,上下仔细打量着我的伤情。

    “走两步,快走两步。看看你的腿有没有后遗症。”肖红大声嚷嚷。

    “干嘛?你想卖拐给我?姐我现在箭步如飞,你要失望了!”我朝她翻白眼。

    “哪有?你没事最好。啥时再给我们来段舞蹈?上次你太性感了,深藏不露的坏家伙。”其他人都一脸认同的附和。

    我正欲调笑她们几句,其他部门同事络绎而来,甚至李总代表高层向我表示了慰问,一再赞扬我舍己为人的崇高行为,我感动又心虚不已。

    冬天已去,春天的温暖果然扑面而来。

    只有一人仍不能接受现实。开部门例会前,萧莹莹还言之凿凿:“此事太蹊跷,我要去抽丝剥茧,真相肯定不简单。”这就是个无头案。涉事的人都讳莫如深,更何况,她也即将没这闲功夫。人力总监杨梅在会上,正式宣布我将离开前台的岗位,调任劳动关系专员一职。

    招聘专员秦萍把岗位说明书给我,让我熟悉一下工作内容,我仔细记着重点事项:1、员工档案的整理补充。2、相关所有员工入离职及保险的入退,每年保险基数调整。3、员工组织关系的调转。4、劳动法等政策的答疑解释。数了数,这就是所有工作中的重中之重了。

    不……不多嘛!我松了一口气,好像并不是很难的样子。秦萍好似看出了我的心思,直接一泼冷水浇得我透心凉。她给了我一把小房间的钥匙,陪我打开来,指着满满的一书架,幸灾乐祸:“看吧,光员工档案就上千册,你慢慢熟悉吧。”见我眼冒金花,更不忘落井下石:“杨总监可交待了,以前没有劳动关系专员,人手紧张,所以好多工作都睁之眼闭之眼,即然你来了,先把纸质档案和电子表格中的都统一一致吧!”

    轻轻的弹了弹档案袋上厚厚的积灰,立即轻舞飞扬起来,呛得我一通咳嗽。

    既是本职工作,我亦不是双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林晓黛,你可以的。”我热血沸腾的为自已鼓劲,说干就干,直接把电脑搬进小房间,我脱去羽绒外套,轻装上阵。

    萧莹莹来巡视我工作进度时,一脸同情:“林晓黛,我以为你调岗,过上神仙日子了!没想到你被发配在这么艰苦的环境里,苏武牧羊呢!”

    我灰头土脸的抱她,惹得她尖叫连连:“是朋友,就来帮帮我,不是,有多远你就滚多远。”

    萧莹莹不愧是我的铁姐们,放弃豪门名媛的身份,和秦萍下班后,主动加班来帮我,杨婷也是个喜好做表面功夫的人,为了部门团队的和谐,自已不留诟病,亦不真心情愿但也无奈地加入了进来。

    人多力量大,整理档案的工作进展出乎意料的顺利和迅速。一个月下来,我已不需要她们的帮忙,工作也进展到收尾阶段。

    我做着最后的清查工作,将收集上来的员工补充资料,一份份归到原有的档案中,然后再在电脑中用红字标注完成。看着红字几乎满屏,心中满当当的成就感。

    有人开门,我低头夹着资料,想必是秦萍来巡山吧!

    “秦萍,给我拿杯水来,干了一上午,渴死了!”

    没一会,有人折返而来,递给我温温的水。抬头欲说谢谢,却意外的…..是王坤。

    “啊,你怎么来了?”我慌慌张张的拉他进来,朝门外四周打探了一下,幸好没人。急急带上门:“你来的话,目标太大,人家会发现的。”

    “我是你男朋友,有什么害怕的?还是说…..你觉得我们的关系见不得人?”他四处打量着,目光这才回到我脸上,微皱了下眉,语气带着某种情绪。

    “你冤枉我,明知道不是这样的!”我委屈的看他,将水一饮而尽,忍不住舔舔唇:“还是渴!”

    “还想喝水?”他的眼神认真的落在我的唇上,突然笑意迸现,趁我不知死活还傻傻点头之际,突然伸手把我往怀中揽了过去,我只觉腰间一紧,未等反应,他的唇已趁势而下,吻住我的下唇轻轻地咬,被他吮弄的酥麻,我忍不住启齿抗议,他却趁机携雷霆万钧之势长驱直入,无比的热情与莽撞。

    来不及思考,我晕眩不已,脑中似有天使在幸福的吟唱,唱得身子软似一潭春水。许久后,他才放开我,轻啄着我的耳垂,待呼吸平静下来,他似乎意犹未尽:“你还渴不渴?”

    我一哆嗦,脑间瞬间清明,忙一把推开他,脸红气喘的控诉:“你这个流氓!”

    “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他微眯了眼,声音低沉沉的,无比危险。

    我很不争气的退缩了:“我说你是个好人!”这可是公共场所,随时会有人推门而入。他脸皮厚,我可薄着呢!

    “不渴了?”他哼了一声,似乎对我如此轻易妥协有些怒其不争。

    “喝饱了!”我的脸滚烫的可以煮熟一颗鸡蛋,话语意味太儿童不宜,我生性单纯,哪经得起这个阵仗。

    “和你说个事。”他正色起来,不再逗弄我:“我和李总说过了,接下来不会来公司,我得回学校准备毕业的事情,实习差不多也就结束了。”

    “那你……”我想问他是否还会回凯成,继续当他的研发总监。他似已明了我的想法,果断而干脆:“当初来实习时我和李总达成过协议,此款研发的产品成型并带来盈利。一旦完成,我就是自由身了。我本来是没有时间来实习的,因为还有很多事要做。”他把我颊边的发抚弄至耳后,声音很温柔:“我来这里,纯粹是为了来追你。”

    好似,当初,以前刘传锋也这样含糊的跟我说过,我怎会相信?也不敢相信!而今,当事人亲口承认,我仍然不敢置信,这是从何时的事情?在高中毕业后,我们空白了三年,别说爱意,连缘份都微乎其微。

    见我面露不解,他眼眸微闪,却也不愿多谈,低头看了看自已的衣服,别有兴味的再看看我:“林晓黛,你把我衣服怎么了?”

    我心不在意的朝他的衣服瞄去,不由瞠目结舌,他穿了件白色衬衣,我的小爪在他胸前赫赫留下了两朵乌黑,定是之前整理档案时,灰尘弄脏了手。然后…….在口舌纠缠之际,我为了稳住没有力气的身体,抓紧了他胸前的衣服。

    他见着我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终于还是没忍住,边笑边开门离去:“林晓黛,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你供出去的。”

    不一会,秦萍来找我,顺便带来一个大八卦,神秘兮兮地:“林晓黛,你知道刚才我在外面碰到谁了么?是王坤呢,正好李总在问他,你胸前怎么这么脏?”

    “他怎么说?”我低头看着电脑,顺便修改着电子文档,假装很不经意的问,但心却跳得要从嗓子眼蹦出来。

    “王坤微微一笑,他说‘是只野猫抓的?’”秦萍学着王坤的语气,复述给我听。

    “哪有这么大爪的野猫?”我冷哼一声。

    “是啊,李总也这么问,李总还问了,办公室里哪来的野猫?”

    “他怎么说?”我紧张的捏紧手中的水笔,抬头盯着秦萍。

    “他说是只特大型的野猫,野的很,不过他喜欢。”

    我就知道,某人那张嘴是吐不出象牙来的!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7/9966253.html
文章摘要:林晓黛的幸福生活 ,越多胜似美亚,钻进竭智尽忠共长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幸运飞艇属于什么彩票 重庆时时五星全天计划 时时彩单期计划软件 棒球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快乐十分任三稳赚技巧 时时彩稳赚 福建体彩11选五走势图 福彩3d 双色球尾数3d
3d效果图价格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 天津十一选五推荐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漏洞 大乐透走势图
北京pk10平台网站 闲1庄0.95刷反水怎么刷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 河南福彩22选5开奖结果 彩票网上购买恢复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