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双面恋人 > 第3章 所谓喝酒误事
    他直直盯着我,问道:“只是想看看你,也不可以吗?”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扭头白了他一眼,“首先我不是动物园里的动物,你想看就看;其次,动物园里的动物被看还收费呢。”

    “要收多少,我都给。”他竟然顺着我随口说的话接下了话茬。

    “喂,你别蹬鼻子上脸……喂!”

    我被他一把抱在怀中,紧紧抱着,像是要揉入骨肉中一般。淡淡的烟草气息透过他身上的布料透入鼻翼。

    他……什么时候学会抽烟了?

    我疑惑地想着,一时间竟然忘记了挣脱出他的怀抱。

    “顾惜,为什么我就不可以呢?”他低声喃语,似是无比苦恼,“洛夕可以为你做的事情,我也能做到。你为什么就不能接受我呢?”

    我叹了口气,我真的没有想到,时隔三年Ciro竟然对我仍有这样的执念。

    “总是有先来后到的。”

    不是你不够好,而是我……暂时还说服不了自己接受你。

    “可是他已经消失了!”他执拗地辩驳道,瞬间点爆了我的怒气。

    “不许你这样说!”我恶狠狠地瞪着他,恨不能张口咬断他的骨头,“洛夕不会消失,永远都不会!”

    虽然我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

    “他只不过是累了睡着了,和那次一样!”

    不,他消失了,这世上已经没有那个如同天使一般的男人。

    “他不会离开我,不会……”

    我的恋人,三年前就离开了我。

    我哽咽着,捶打着他的胸膛。

    我知道啊,我都知道啊,但是我不能接受你亲口告诉我这些事实,不能接受你把这件事实**裸地展现在我的面前……

    能不能让再继续我自欺欺人下去……

    他的手穿过我的发丝,扣住我的后脑勺,熟悉又陌生的唇贴了上来,带着苦涩的烟草味道。仿佛能麻痹一切感官知觉的烟草气息,让眼泪愈发不可收拾,却冲淡了口中咸涩的味道。

    几乎让人窒息的掠夺和迷幻中,我却看到他满眼的心碎神伤。

    破碎的感情沿着裂缝无限扩展,锐利的边角似乎要将我的灵魂生生割裂。

    有什么在这个吻中一点点破碎开来,是什么?

    心,感情,还是理智?

    交错的视线中,我看到足以焚毁整个世界的火,在那双黑色的眼瞳中灼灼燃烧。

    我们进了屋,锁了门,倒在床上,一切都覆水难收。

    酒精和烟草麻痹了感情,麻痹了理智,麻痹了一切。

    他像是要杀了我一样,疯狂地啃噬我。我挣扎着要推开他,但在他压倒性的力量面前,这种微不足道的力量几乎被直接无视。

    “我想要你啊,想要你的全部……”

    “为什么,你,不是我的啊……”

    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颤抖,仿佛在哭泣一样。

    他粗暴地扯开我的衣服,仿佛要将所有痛苦都转移到我的身上。

    那种刺痛和酥麻绽放开来,燃烧的灼热好像让全身的细胞都凋亡了一样。

    我忍不住咬住了他放入我口中的手指。

    我战栗着,他在我身体里爆炸,嘴里弥散着血腥的气息。

    激烈的感情在一瞬间超越沸点。

    ————完整版新浪微博@梦汐云Iris关键词【撕裂】————

    我揉着太阳穴醒来,太阳穴处的血管突突跳着,抽疼。

    不过是宿醉,为什么会头疼地这么厉害?

    我掀开被子要下床,结果腿一软又啪嗒一声坐回地上。

    我整个人都懵了。

    什么情况?

    卧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一个人探头进来,看到我的样子面带笑意,“早饭做好了,等会儿收拾好了来吃吧,我先走了。”

    “哦……”我呆呆地应了一声,扶着墙壁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走到卫生间拿起牙刷挤好牙膏,刷了一半忽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我日,我竟然和Ciro一夜情了?!

    我拎着牙刷包着一嘴泡沫就杀了出去,Ciro正拎着外套在玄关处穿鞋,看到我出来愣了一下,我也跟着愣了一下。

    他一副忍笑的样子打量了我一下,对我挥了挥手,“今天有些事先走了。”

    我傻乎乎地看着他,嘴里含含糊糊地竟然蹦出一句“路上小心”。

    Ciro心情愉悦地关上门。

    听到那声“砰”我才回过神,他竟然走了!

    我靠,我这牙都没刷完就出来,可不是和他说路上小心的好么!我明明是打算和他撕逼来的吧!

    我怎么搞得和他老婆似的?!我们又不是新婚夫妇,再怎么着也算是二婚不是?

    不,那啥,我们俩根本没领过证,只不过求过两次婚进行过一次特殊的婚礼仪式……

    我头疼地捂着额呻吟一声,跺了跺脚,愤愤把牙刷又塞回嘴里恶狠狠地刷起来。

    ……日,刷太猛牙龈出血了。

    我忙冲回卫生间漱口冲掉满嘴的血味。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邋遢的要死,头发也乱糟糟的。

    回忆一旦苏醒,就觉得全身都酸痛得更厉害了。

    我打开浴缸放水,忽然肚子饿了,就跑到餐厅摸了一部分早餐到卫生间一边泡一边吃。

    温热的水淹没过肌肤,像是被人温柔抚摸。有关昨晚的记忆似乎苏醒地更多了,我不由地又有些敏感起来,我忙把头埋进了水缸里。

    喉咙也好疼,昨晚有这么激烈么?

    我长叹一声,心情真是五味陈杂,这都什么和什么事儿啊……

    爬出浴缸是八点,我挣扎了一会儿决定去上班。

    收拾好餐具换好衣服正好八点半,赶过去半个小时正好踩点。

    我推开门,正要锁上,忽然发现门边那盆本被我丢下楼的绿萝又回来了。枝叶已被精心修剪过,虽然看起来歪歪扭扭的很难看,但却似乎奇迹般的有了几分生机。

    我忍不住伸手抚摸它犹带着晶莹水珠的新嫩叶片。

    它……会活过来吗?

    安从一早就出去跑客户了,我被他安排整理资料。在安从的办公室呆的自然不如在老位置舒服,我抱着一堆文件回到卡座上处理。

    老同事对我挺热情的,前前后后都来打了个招呼;晓夏现在也开始带新人了,她算是新员工里的头儿,新员工都是些比我小三四岁的年轻人,以小张为代表,几乎都是摊事爱闹腾的主。

    安从不在山,这群猴儿便当上了霸主,整个办公室都闹腾地很。

    我抱着他们送来的各种小吃看着他们互爆黑历史,笑得前仰后翻。喉咙不由得更加难过起来,也没辙,只能一杯杯喝水润喉。我一早上喝了不少水,涨的肚子有点难受。

    小公主忽然打开办公室的门,小跑着通报敌情,“老大和女王回来了,快回自己的位置上!”

    一群人立马作鸟兽散去,我也悄悄藏起了零食。

    殷岚标志性的高跟鞋哒哒哒地响起,玻璃门被她推开,“请进。”

    我抬头看了一眼,想看看今天来概念的是什么大人物,结果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吓死我。

    我迎头就看到了与黎明并肩而入的Ciro,还好死不死地与他视线相撞。

    心底莫名飞出一种心虚的感觉,我忙低头摸出订书机装腔作势地继续装订文件,余光看到他的嘴角微微一翘,然后一包东西飞到了我的桌上。我一愣,发现是包润喉糖。

    我的脸猛地涨红。

    我在同事们怪异的眼光洗礼中把订书钉订歪了。

    我要辞职,妈蛋,我一定要辞职!

    “喂,我说你和Ciro到底什么关系啊?”方彤目送走Ciro黎明一行人,又转过身跑到我这儿戳了戳我的胳膊。

    我被她戳地手上一歪,订书钉又订歪了一颗,我装腔作势的装订工作是彻底进行不下去了,只能作罢。

    我摸着下巴认真思考起来。

    我和Ciro算是什么关系?

    脑中忽然出现昨晚那一幕幕桃色的画面,脸上不由得烧红一片。

    呃,大概,好像,也许,是……

    炮友吧?

    这个关系有点上不了台面啊是不是,于是我干咳一声,打算把这个问题敷衍过去。

    “大概就是前男友的哥哥和弟媳的关系。”沙哑的嗓音让我更加尴尬,忙伸手去摸润喉糖,必备用品啊真是。

    “哪有把弟媳睡了的哥哥啊?”方彤嗤之以鼻。

    刚剥出来的润喉糖飞到地上,我有些恼怒地反驳:“怎么没有啊,他就是啊!”

    说完就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看着方彤哪揶揄的表情,我捂着额无比头疼。

    妈蛋,中了这女人的招了,我竟然被套话了!

    方彤在一旁指着我嗤嗤地笑着,我噎着说不出话来。

    半晌她才擦着笑出来的眼泪,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没关系的,其实Ciro和洛夕总的来说也没什么区别,起码身体还是一个,比起人家换男人还要重新适应一句**的,你多方便啊!你为什么不想开点呢?”

    能想开么!那完全是两个独立的人格好不好!两个人!

    我怨念地想着,真是全世界都没人理解我的悲苦啊。

    谁让老娘好死不死单身二十几年,结果一谈恋爱就中奖找了个一体多魂的,简直是狗血上了天际。

    我抑郁地趴在桌上,“谁都别来烦我!”

    然后,就有人在我身后干咳了一声。

    “顾惜,你想罢工吗?”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9980522.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病因无适无莫誓死不二,开饭店茶农天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2018最快开奖历史记录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直播 四川金7乐开奖直播 加拿大卑诗快乐8开奖 北京pk10单双
贵州11选5数据研究 浙江6加1玩法说明书 上海快三今日开奖走势国结果 乐天堂娱乐城会员注册 安徽11选5app下载
印象彩票是正规的吗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 加拿大幸运28 广东26选5复式计算 2017年波叔一波中特诗
体育彩票排列5 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 平码是 山东群英会号码遗漏 青海快3大小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