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双面恋人 > 第90章 想保护的人
    Ciro忽然开始颤抖,脸色苍白,“我竟然答应了……我答应卖了洛夕的画,只有这样我才能活下来,只有这样……”

    “不要说了!”

    我大声阻止,听见自己的声音也是颤抖的。

    我冲上前一把抱住了他。

    我想说很多很多的话,告诉他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想让他不要再去在意这些……

    可是我反反复复,却只说得出这一句话。

    “不要说了……”

    我紧紧抱住了他,他也紧紧抓着我的衣服,大概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吧……

    他和洛夕为了在这世上生存,这么拼命地努力着,可是却永远都看不到希望,看不到目标……

    任谁都会无法忍受,明明所有人都只有一个灵魂,为什么在他的身上却有两个?

    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出现在这世上,又该以怎样的形态存活于世,明明什么都没有,可是却还是拼命挣扎着想活下来……

    Ciro低声呢喃:“我想活下来,我想活下来,我这么想着,然后,出卖了洛夕。”

    Ciro曾经和我争执时说出口的话浮现在我脑海中……

    “你当初说过想保护他的吧?结果呢,却让他为了供你吃饱穿暖再次陷入险地?”

    “你知道,如果有人发现洛夕的作品与阿道夫如此之像,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吗?一无所知,却还敢口口声声说要付出全部保护他的你,真是连我还不如。”

    连我还不如……

    连我还不如。

    他在指责我,但更多的,却是在指责他自己。

    Ciro是被迫与阿道夫达成交易,利用洛夕,为了能够活下来,但是那个时候的我呢?

    将洛夕置于风口浪尖,只是为了凑那一点小小的车费……

    “对不起……”我低声对他道歉。

    我该知道的,你比我更想保护他,你将他交给我保护,可是却没有。

    我从来都不理解你,以为你是一个连自己的弟弟都能出卖的,掉在钱眼里的小人。

    我从来不知道你为了他,为了你们,背负一切骂名,做出这么多艰难的选择。

    “明明我最想保护的就是他,因为我只有他,可是我却一直在伤害他……”Ciro第一次表现得这么无措,“可是除此之外,我竟然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对阿道夫一再妥协……”

    被囚禁的日子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在Ciro和洛夕15岁的时候,这种日子终于停止了。

    阿道夫认为洛夕的能力到了瓶颈,这种囚禁毕竟不能一直持续下去,他也怕耗尽洛夕的才能。阿道夫想让洛夕进一步提高。

    就算有新的把柄,不需要再仅仅利用食物来强迫洛夕和Ciro,这还不够,阿道夫还要让洛夕能主动钻研绘画。

    彼时的阿道夫已经发现了洛夕和Ciro的情况,并且动用成名后的一点手段,在这两年间一点点摸索着关于这个奇怪的少年的线索。

    阿道夫找到了新的,可以威胁他们的手段。那就是关于他们曾经的事,关于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会被家人抛弃。

    洛夕和Ciro都最关心的问题。

    “你的妈妈和另一个男人跑了,你的爸爸一怒之下重病,公司破产,你被塞进船里偷渡到了法国。”阿道夫如是说道,“据说你父亲现在还在医院里吊着命,如果你想要救他,首先要替他还清债务。这两年来你为我做了不少,我可以给你两百万,让你回去看看你的父亲。”

    Ciro满怀期冀地回到了杭州,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在看到父亲的那一瞬间,他就明白了阿道夫为什么刻意强调这件事最好不要告诉洛夕,因为洛夕确实会承受不住。

    讨债人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似乎早就知道他会在现在出现。

    他确定了父亲确实在他们手上后,用十万得到了面见他的通行证。

    他的父亲,被折磨地不像人样。骨骼扭曲,新伤重叠在旧疤上,被苍蝇蛆虫掩埋。如果不是仔细看,还以为是一块烂掉的肉。

    他的父亲哭着求他,“求求你杀了我吧,我不想继续活着了……”

    这是他对他说的唯一一句话,事实上,他对任何一个人都只说这句话。在他的裤脚上留下一个血手印后就被那些人拖走了。

    Ciro白着脸,强让自己站稳,“你们要怎么样才能放了他。”

    “两个亿。”对方抽着雪茄悠然看着他,心情极佳的样子,“还清钱,我就放你父亲走。”

    说着把一张合同拍在Ciro面前。

    他们本不可能如此轻易就相信他有能力还清这笔钱,也许他们是为了那十万相信了他有这个能耐。

    阿道夫的钱数目给的很巧妙,200万,换成人民币是1200万,他间接告诉了Ciro,他是有能力还清这两个亿的。

    只要他继续在他手下干活,画出更好的画。

    “我也不多和你算利息了,你一个小家伙也不容易。”男人把烟放下,翘着腿看向他,“每个月打四百万,分五十个月还完。让你还四年多,够宽容了吧?”

    “如果觉得不能接受,你可以选择慢慢还,比如一个月两百万。”男人嗤笑一声,“如果你觉得你爸爸能活这么久的话。”

    两个人格中只有他能够接受这种现实,并有能力处理这件事。

    换句话说,只有Ciro才会中他的圈套,并知道自己只能继续依附于阿道夫而活。

    即使知道是圈套,Ciro还是选择转过身求取阿道夫的帮助。

    除了他,他们无人可依。

    Ciro有经商的才能,而洛夕有画画的才能,他们各司其职,拼命学习着各种知识,想要尽早救出自己的父亲。

    一切都按着阿道夫的计划稳步进行。

    Ciro的话到此为止,他沉默了很久都没再说一句话。

    我小心翼翼地开口问他,“Ciro,你……怎么样?”

    Ciro瞥了我一眼,忽然笑出来,“好多了。”

    我从没看到他笑的这样开怀,不由一愣。

    Ciro又重复了一遍,“我真的,好多了。”

    说着忽然伸手抱住了我。

    我整个人都傻了。

    “谢谢你听我说这些话,这些事,我从来都是一人担负。”Ciro低声对我道着谢,这样的话,真不像是向来不羁的他该说的。

    仿佛放下了一切负担,抛开了一切顾虑。

    心中微微一暖,我发现在解除一切偏见后,Ciro真的是一个很温柔体贴的人。

    在这种时候才会觉得他和洛夕真的在某些地方很像,比如这种让人在无意间被温柔包围的感觉。

    这个感受在之前并不是很多,毕竟我之前成天把他当敌人对待,成天在想他下一步会怎么算计我和洛夕……

    他沉稳,成熟,真的很像是个大哥哥。

    “可是洛夕……”我刚想问他难道没有和洛夕说过,就忽然想到了那一次我和洛夕在仓库时出现的那个完整的“他”。

    他说:“Ciro不是坏人。”

    他是真的知道一切!

    但是,Ciro好像……也不知道那个“他”的存在?

    那个“他”又知道什么?

    明明Ciro和我说的,已经是所有的一切了吧?

    如果我和Ciro说出这件事,Ciro会怎么样?

    也会和洛夕一样失忆,或者头疼欲裂吗?

    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开口婉转地对Ciro问道:“Ciro,你和洛夕有没有可能在某种情况下……又融合起来,变成一个人?”

    Ciro看着我,眼神古怪。他皱着眉问道:“顾惜,你这只是一个猜测,还是真的见到过这种情况?”

    “只,只不过是一个猜测而已啊。”我打着哈哈撒了个谎。

    我挺担心如果在Ciro身上也会发生同样的事情,那该怎么办?会不会出现比洛夕身上记忆倒退更严重的情况?

    不管怎么说洛夕有“失心疯”,Ciro也是极有可能会有的。

    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先和Lisa聊聊看这个情况,暂时不贸然行动了吧。

    Ciro狐疑地看着我,“我不知道,我和洛夕的转变并不是每次都是一个很迅速的过程,有时候我们会一起失去较长时间的意识,所以你说的那种情况,我不清楚。”

    说到这里Ciro又叹了口气,“而且洛夕又有伪造记忆的坏毛病,我真的不知道我们的情况具体是怎么样的。”

    “如果有这种合体的情况,请你一定要和我说。”Ciro认真地看着我,“多问些信息,然后和Lisa商量。”

    我点点头,更加坚定了要去和Lisa好好商量的决心。

    “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准备晚饭了。”Ciro看了下表,提醒道,“你这几天也挺累,要不要在吃晚饭前再去休息下?”

    我哭笑不得地看着Ciro,“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你是想把我喂成猪吗?”

    Ciro揶揄一笑,“还需要吗?”

    我愣了很久才对过喂来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顿时火冒三丈,“喂,Ciro你给我说清楚你什么意思!”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9963638.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摔角征税离谱,月露之体温泉浴职能转变。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