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果然是他,这个男人又出现了!

    这一次……他要做什么?

    我看着Ciro那一副一切尽在掌中的模样,心里恼火愤怒的同时也生出一种绝望。

    洛夕说,不管怎么样Ciro总是能找到他。

    这原来都是真的,Ciro不仅找到了洛夕,把他抓走,甚至还能在我面前。若不是漏洞太多太明显,我恐怕都难以发现他的狸猫换太子!

    我握成拳的双手不停颤抖,“你要干什么?”

    大概是因为被我识破的真身,Ciro的动作也没有刚才那样拘谨,他懒洋洋地倚着一旁的墙壁,歪着头看着我,“顾惜,当初我说过的吧,不许带着洛夕逃跑。”

    “你把洛夕带到哪里去了!”谁管他当初怎么说的,再说我也没答应不逃跑啊!

    Ciro嗤笑一声像是在嘲笑我的不自量力,“当然是带回去了。”

    “你还要利用洛夕到什么时候!难道你就这么缺钱这么怕穷吗?”我恼怒地低吼着,却被Ciro一把按住。

    “是,我很缺钱,而且缺的很多。”他哼笑一声,“至于穷,你难道可以否认你自己不怕?别告诉我这几天兜里没一分钱的日子里,你没觉得难熬过。”

    当然难熬,我至今都忘不掉我去早点摊上,求那两个肉包子时受到的羞辱。

    “还有那个肮脏又潮湿的仓库,也亏得你们住得下去。”Ciro用嘲讽的表情看着我,“看到你们住在这样的地方,我也真是大吃一惊。”

    难道Ciro就是存心返回来看我和洛夕都躲在了什么地方?

    我怒视着他,“怎么样,看到我们这么落魄你是不是很开心!”

    “那是当然,我开心极了。”Ciro眯着眼笑起来,“看到你道貌岸然的,一边说着不让我利用洛夕,实际上却还是在利用他会画油画挣钱,满足你的衣食住行……你明明知道他若是踏足与这个领域相关的地方,哪怕只是边缘,就不可能不被我洞察吧!你这道貌岸然,自私自利的女人!”

    心脏像被人狠狠抓住一般,我一时间无力反驳。

    因为我的确知道洛夕再去画画是多么危险,然而为了尽快筹钱离开这里,我还是默认他涉险了……

    是我自私,我的确自私了。

    “别用什么洛夕是为了让你们两都幸福,才自愿付出这种话来给自己台阶下。”Ciro轻蔑地看了我一眼,“你当初说过想保护他的吧?结果呢,却让他为了供你吃饱穿暖再次陷入险地?你这样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说爱他?”

    “你知道,如果有人发现洛夕的作品与阿道夫如此之像,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吗?一无所知,却还敢口口声声说要付出全部保护他的你,真是连我还不如。”

    我哑口无言。

    因为Ciro说的都是实话。

    但其实我是知道的,如果洛夕被人发现会是怎么样的结果。当初我否决安从的提议,正是因为想到了这点。

    Ciro忽然伸手抓住我的胳膊,强拽着我往外走。我拼命反抗,“你干什么,你要带我去哪里!放开我!”

    “带你去看看阿道夫遗作的拍卖会。”Ciro把我甩进一辆车的后座,强硬地扣住安全带,“你不想看看洛夕的作品有多受欢迎吗?”

    我愤怒地捶了一下车座,但是知道自己除了跟着他别无选择……何况拍卖会应该会在杭州举行,我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回到杭州,而且也许可以遇到我的熟人。

    届时,便可以求助逃跑了!

    一路上我沉默不言,Ciro倒是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和我一起坐在后座的,是洛夕的画而不是他本人。

    Ciro到底会把洛夕关在哪里,上次洛夕在和我一起离开之后就丧失了相当长的一段记忆,我根本无从问起那些日子里他的情况如何,Ciro和他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

    我只能忐忑不安地猜想着种种可能,但与此同时,又因为刚才Ciro与我之间的种种争执而感到无力。

    都怪我没有保护好洛夕,Ciro说得对,都是我的自私。

    车窗外下起了雨,Ciro在开着的广播里传出LanaDelRey唱的《SummerWine》慵懒沙哑的调子,和着雨声我听得昏昏欲睡。

    “睡着了吗?”Ciro忽然出声,我一个激灵。

    我忙作淡定地回答:“没有。”

    Ciro轻笑,“撒谎吧,我看到你连口水都睡出来了。”

    我忙低头去擦,身边却忽然伸出一只手递过一方手帕给我。我忙接过擦了擦嘴角,抬头刚要道谢,却被吓得整个人都僵硬了!

    他用一双昏黄带着血丝的眼睛看着我,干瘪的嘴巴里牙齿残缺,头发黑白交错,稀稀拉拉。

    “嘿嘿,没事,不用谢……”他笑着,嘴角溢出口水,忙用手里的手帕去擦,我这才看到他手里的手帕上竟然扭动着蛆虫!

    我尖叫一声缩在了角落里,他却疑惑地靠了过来,“顾惜,你怎么了?这么害怕做什么?”

    我不断后退,后背砰地撞上了铁壁,我发现整辆车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变成了一辆报废的旧车,车壁上甚至长满了青苔,滑腻恶心!

    “你别过来,你别过来!”我被吓得哭了出来,不断求饶着。

    他却是一副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依旧把那张恶心的脸凑到我的面前,“顾惜你怎么了,我是洛夕啊,你不是说你爱我,你要保护我的吗?为什么现在却不要我了呢?我不都是因为你才变成这样的吗?”

    他无辜地看着我,然后脸上的肉忽然掉下来,啪地落在我的脸上。

    冰凉冰凉的。

    我吓得惊叫不断,他却呆滞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嘿嘿笑起来,“啊,你看我的脸竟然掉下来了……”

    我尖叫,不停地尖叫……

    我忽然被人晃醒,意识猛地回到身体里。

    我剧烈喘息着,感觉到自己身上全是汗水,凉飕飕的。

    耳边忽然想起一声清脆的开罐声,“醒了啊?”

    我扭过头,对上Ciro揶揄的神色。他拿手里的另一听可乐戳了戳我的脸,“你知道么,你让我想起一句话,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那可乐戳在脸上的感觉和刚才那块肉掉在我脸上的感觉如出一辙。

    我忿忿夺过Ciro戳着我的可乐打开,却被淋了一身可乐,衣服全都脏了。

    Ciro看着我一身狼狈,摊了摊手,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忘了告诉你刚才我不小心把它摔在地上过了。”

    我现在真的很想把手里的可乐就这样摔到Ciro脸上去。

    但是就算这么做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默默忍了,“我们现在到哪了?”

    “就快到杭州了,大概还有半个小时的路程。”Ciro把一张毛毯丢给我。转过身继续开车。

    我将毛毯披上,默默不语。

    毕竟我现在也算是半个被绑架的人,而Ciro是那个绑匪,我真的不太想和他说话。但是当他把车子开到商场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了,“你把车开到这里干什么?”

    Ciro没回答我,只是让我下车,把我推到了一个电梯里,按了按钮。

    我看了下楼层引导,被他按亮的7楼是某个酒店的房间。

    我瞬间紧张起来,“你要干什么?”

    他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非常轻佻地回答了我两个字,“开房。”

    我的脸色瞬间就绿了,“你在开玩笑?”

    Ciro摇了摇头,“我是认真的。”

    我忙按下1楼的按钮,企图离开,结果却被Ciro伸手连点两下取消了按键。眼见电梯就要离开一楼,我忙伸手要去开电梯门,却被Ciro一把抱住,抓住了手。

    我被困在他的怀抱中,动弹不得。男人特有的灼热体温,透过薄薄的衬衣传递到我的背上,像是有火在烤。

    “你想就穿着这身破破烂烂的衣服去拍卖会?”他在我耳边低声问着,比起提问更像是诱惑。

    我抿住嘴唇,放弃了挣扎,“你不会趁人之危的吧?”

    Ciro轻笑一声,“顾惜,自信是好事,但是我真的觉得你有时候太自信了。”

    我忍着往Ciro脚上踩一脚的冲动,用胳膊顶开了他。

    他也明白我不会再反抗,放心地放开了我。

    跟着Ciro走到进酒店,他掏出一张房卡一刷,便开了房间的门。

    我心里疑惑,Ciro怎么好像早有准备一样……难道洛夕在这里?

    这么想着我便忍不住主动走了进去,四处张望一番不由失望,洛夕并不在这里。

    Ciro在我身后带上了房门,我被那声轻微的砰惹得一颤。

    “没想到你这么配合,倒是让我多心了。”Ciro开玩笑似地说道,然后打开了浴室的门,对我命令道,“去洗澡。”

    我揪紧了手中握着的袖口。虽然Ciro和我说了不会对我怎么样,但是和他单独相处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会不紧张?

    “你……出去?”我很想强硬地直接让他出去,但是话到嘴边语气还是软了下来,甚至变成了询问。

    Ciro揶揄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把手里的房卡丢给我,又拉开了房门,“可以,我出去一趟。”

    说着就关上了房门,我怕他后悔,立马上前挂上了内置锁。

    门外的Ciro显然听到了我上锁的声音,发出愉悦的笑声。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9963619.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局限总务精湛,第十五节文秀招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