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被白色绷带扎着的手腕有些发肿,红了一片,还染着斑驳的血迹……

    真是奇怪,之前好像看到Ciro的手上也有类似的伤,难不成是这两兄弟打了一架还都伤了对方手腕?

    我疑惑地解开了绷带,想看看那个伤口有没有发炎化脓,却看到一个清晰的牙印。

    为什么会是牙印?Ciro和人打架还不至于落到动嘴的地步吧?

    我百思不得其解,看这个伤口暂时也没有化脓便作罢,将绷带重新扎了回去。

    洛夕已经深睡,我也渐渐感到困乏,便和他一起在木板上睡着了。

    第二天,我是被自己的喷嚏打醒的。

    揉了揉鼻子,感觉喉咙有些发痒,看来昨天晚上还是冻着了。

    我扭头看看洛夕是不是还睡着,却发现他正看着我,眼睛一眨不眨不知道看了多久。我吓得差点没弹出去,被洛夕一把抱进怀里,紧紧的。

    “你没事……”

    他抱着我的手在颤抖着,声音也有些不对劲。

    好像……有点哭腔?

    “洛夕……你哭了?”

    我懵了,想抬起头看他的脸,却被他压住脑袋,“不许看。”

    温热的液体滑过我的脖子,我有些发愣。

    “我好害怕,我看见你被一个很可怕的人锁住了,我想救你可是怎么都过不去,好像有一堵无形的墙隔在那里……明明你就在我面前,可是我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我好怕你会就那样在我面前出事……”

    我的手一僵,洛夕果然是不记得了?

    “洛夕。”我勉强笑着捧住他的脸看着他清澈的双眸,“你还记得你昨天做了什么事吗?”

    “昨天?”洛夕迷茫地看着我,皱着眉想了想,然后有些不确定地问我,“你来我家了,然后我在洗澡……”

    他忽然皱起眉头,痛苦地呻吟着,“好像还有很多事情,但是我……想不起来了……”

    我的心猛地沉了下去,他竟然遗失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的记忆?

    “那你刚才说的那些……只是你的梦?”我尝试着问他,因为他刚才说的事情,的确是我在别墅的时候发生的!

    洛夕有些迷茫地看着我,“难道……不是我的噩梦?”

    他似乎在努力回忆着,表情越来越痛苦,面部的肌肉都开始痉挛,然后就抱着头滚到地上。

    怎么会这样!

    我惊慌失措地抱紧了他,“洛夕!你怎么样!”

    “疼……我的头好疼……”

    为什么会这样?

    我看到洛夕面色苍白,表情狰狞,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呼吸也无比急促,像是在忍受巨大痛苦。这样让我看着都觉得好疼好疼,好像是在看他受刑一般。

    我终于忍不住制止了他,将他抱进怀里大声命令:“别再想了!”

    我的声调有些扭曲。

    “别再想了……”我哀求着,“那些都是一场梦,一场梦而已,我没有被人抓住,也没有人伤害我,只是你的噩梦而已……”

    我多希望这些真的都只是一场梦,可是,我却是这样清醒。

    谁能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怎么了……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9963608.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加油施耐庵尊崇,予齿去角灯泡厂一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