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双面恋人 > 恶搞番外 假如DID没有被治愈
    终于又熬到了一个暑假,我愉快地让所有修我的课的学生合格后,便开始了我们的阳光沙滩好假期。

    当然,海边别墅这种东西,还是通过Lisa向她那个妹控尼桑(日语:哥哥)借来的。

    我犹记得Lisa和我通话时,我在听筒里听到的黎明那刻薄的声音,“妹妹你对这女人也太好了,你竟然还让我借她海滨别墅,好让她和那花心、负心又有病的男人二度蜜月蜜出几个怪胎……唔……呃……好吧,我答应你。”

    ……Lisa,你到底对妹控尼桑做了什么?

    咳,总之在某些可疑的声音后,妹控狂魔做出了让步,并且很大度地派了他的私人飞机来送我们过去。

    当然,我听到方彤幸灾乐祸地告诉我,安从和Lisa的婚期第四次被推迟,他假公济私怒削地销售部全体当出气包什么的,那都是后话了。反正我的海边别墅入手了,曾经的同事们被压榨什么的,关我什么事。

    吃饱Ciro给我做的海鲜大餐后,我抱着饮料躺在沙滩的躺椅上一动都不想动。

    Ciro收拾好东西,笑着问我,“吃饱了吗?”

    “嗯,吃饱了,完全不想动了呢……”我懒洋洋地回答道。

    “那我给你按摩。”

    “好,谢谢了!”我主动翻过身把酸痛的腰背展露在他面前。

    哎,昨晚被他们几个轮流折腾的够惨,真搞不懂,明明都是同一具身体,为什么他们轮番上阵都不会肾虚,而且总是要攀比,比如谁时间更长,更持久,技术更好……

    每次一比我就遭殃。

    还好我们晚上的活动有一三五Ciro,二四六洛夕,周日夏天的约定。

    哈?问我为什么夏天只有一天?谁让他是变态,强度太大我吃不消啊。

    而且那货虽然可怕,但是却向来容易被Ciro和洛夕压制,洛夕和Ciro不愿意多分他几天,他有什么办法。

    而且有时候要是玩得狠了,洛夕和Ciro一气(嫉妒)之下还会关他个十天半个月不让出来什么的。

    “今天来点薰衣草精油怎么样?”Ciro这么说的时候我都没意识到他语调里潜藏的内容有什么不对。

    “可以啊……”我把头埋在躺椅的靠枕上,闭着眼睛享受。

    他们也是各有手艺,至少Ciro能在我被折腾后,能够从饮食到按摩上调整我的身体状态……

    好吧,我必须承认大多数手艺都集中在Ciro手上了,包括烹饪,家务,按摩,养生,种植,经商,**,壁咚……

    洛夕会的虽然不多,但是也不错,至少他画的画是我们养家糊口的经济来源。嗯,然后我可以推倒他,不过其实这三个都可以推倒,而且他们都很乐意被我推倒。

    说起来……洛夕反而是最容易反攻的,而夏天是最不会反攻的……作为一只资深虐待狂,他偶尔也有很渴望被虐的一面。

    呃,提到夏天,夏天的手艺么?他……他会吓人……被他陪多了我的心理素质蹭蹭上升,现在去鬼屋和看恐怖片,尖叫的都换成洛夕了。行吧,夏天还会……如果硬要把那个也归为手艺的话……

    背后借着按摩精油,在我身上为我缓解肌肉压力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拉回了我游离的思绪,“喂,你解我胸罩扣干嘛……嗯,别摸这里……孩子会看到的……”

    “没关系,我刚才打发他们去玩沙子了,不会打扰我们的。”

    QAQ卧槽,这男人早有预谋!

    然而我亲爱的熊孩子们,是不会让他们Ciro老爸这么容易吃到老妈的豆腐的。

    “妈妈,沙滩来了一批不认识的孩子,他们抢了姐姐捡贝壳的地盘,姐姐和他们打起来了!”

    被儿子打脸的Ciro,表情瞬间黑了。

    毕竟今天可是属于洛夕的星期二啊Ciro大爷,这叫来自上天的监督懂么。

    “这种破事,关门放夏天。”Ciro说完就变了脸。

    “啊?谁敢打我的女儿?”只见刚才还在对我上下其手的Ciro,忽然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跳了起来,横眉竖眼,一脸凶相。

    当然,现在的是夏天。

    我捂额,他们切换起来真是愈发的炉火纯青了……至少身为总攻大人的Ciro大爷,召唤另外两只是随时随地随意的事儿?_?。

    啊啊,吐槽之余不能忘了阻拦一下夏天。

    “女儿很像你,料那群孩子也打不过她……你别掺合过去和孩子一般计较……”我想起来抓他,但是无奈胸罩的带子现在是开着的,没办法挪动。

    夏天根本不听我说的话,撸起袖子(然而并没有)就怒气冲冲地冲了过去,“儿子,告诉爸爸那些小鬼在哪里?让我去好好教教他们,怎么和其他小朋友和谐相处!”

    “喂……别闹事……”我的阻拦根本无济于事,他已经在儿子的带领下消失在我的视野里。

    他们三个里,夏天一向最护短。

    大概一个小时后,他回来了,我看了眼,是Ciro。

    “处理完了?”我掀起墨镜懒洋洋地问他。

    “嗯。”他在我身边坐下,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凑到我面前就着我手里的吸管吸了口果汁。

    “没让他惹事吧?”我有些担心地询问战况。

    “嗯,我看着呢,没出什么事。就是玩了个游戏……”

    “游戏?”卧槽不是杀人游戏吧?那家伙很爱这口!

    记得有次万圣节,夏天直接把继承的别墅改造成了密室,说要上演一场伪密室杀人案(他很想变成真的,但是被我威胁后妥协只是演练),以此锻炼孩子们的逻辑思维能力,还把安从、方彤、Lisa什么的都喊来当群演了。

    当然,第一个人还没死真凶就被抓出来了。

    除了夏天,还有谁可能是嫌疑犯?毕竟黎明又没收到邀请来参加。

    “一场战争游戏而已,他和儿子女儿三个人组成了一方,进攻其他孩子组成的同盟国。”

    “他没玩真的杀了那些孩子吧?”

    “没。”

    “那就好……”

    “不过后来战败的他们作为俘虏,接受了坑埋的处罚。”

    “他们真的没死吧……那家伙一直没轻没重啊!”

    “放心,最后是我处理的这件事。那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在带着儿子发起最后总攻的时候绊倒磕了头,没办法只能我出场了。最后我以一个冰淇淋作为交易条件,对敌军总司令进行了利诱。敌军失去总司令后,军心涣散,我带着儿子和女儿一举进攻拿下所有敌人,并对他们进行了惩罚。想知道坑埋的详情吗?”

    “……不用了谢谢。”我又好奇地问道,“你真的买了冰淇淋吗?”

    “并没有。”

    “那他是怎么抛弃他的子民的!”

    “我只是在胜利后身体力行地演示了一下什么叫空头支票。”

    “……你那是欺骗谢谢。”

    Ciro一直扮演着腹黑坏爸爸的角色。

    又过了一会儿,儿子又跑过来告状了,“妈妈,我的沙堡被姐姐弄坏了……”

    “行了行了,让爸爸给你们重新堆一个吧。让最有艺术细胞的那个爸爸上。”我挥了挥手,让Ciro召唤洛夕。

    讲真,我觉得自己把生活玩成了各款老公(卡牌)召唤游戏。

    洛夕小天使积极上前演示,“沙堡要这样堆,然后那样堆……嗯,差不多了吧……应该……”他的声音十分的中气不足。

    我站在那堆东西面前,心情有点崩溃。

    没想到洛夕画画这么多年,接触了这么多年的石膏什么的,竟然雕刻的皮毛都没学会。我敢打包票,就算是毁灭系的夏天堆的沙堡也比他的好。

    不过,谁让他是废材系……

    “爸爸堆得好丑。”儿子毫不留情地吐槽。

    “是啊,真的好丑。”女儿跟着补刀。

    我想了想,忍住没给出最后一击。

    “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打击爸爸,爸爸已经很努力了啊QUQ……”除了画画以外各种废的洛夕泣不成声。

    “妈妈,我不喜欢这个傻乎乎的爸爸,我喜欢会做好吃的给我们的爸爸。”儿子揪着我的衣角,接着姐姐的步伐给出暴击。

    “我喜欢会带着我玩打仗游戏的爸爸。”女儿给出了致命一击。

    拿什么拯救你,我废材的小天使,孩子们都没把你当爸爸呢。

    我看了看孩子们一脸嫌弃的样子,叹了口气。

    怎么办啊……孩子们眼中,洛夕好像连当玩伴的资格都没有……

    “呜呜呜,顾惜,儿子女儿都不喜欢我,我好难过……”洛夕扑进我的怀里寻求安慰。

    “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好。”我还是很欣慰你能意识到你被孩子们嫌弃了,情商见长啊。

    所以,呃,洛夕大概是……孩子们的玩具和鄙夷对象。

    当然!他依旧是我的小天使!

    总结:今天我的老公依旧变来变去 ( ′_ゝ`) 。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10150459.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水泥沙天夺其魄丑态毕露,恒升法制宣传滑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北京快乐8开奖结果大小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778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一定牛 江苏十一选五软件 双色球
吉林时时彩走势图开奖号码 北京11选5技巧 广西快乐10分技巧 神奇11选5是哪个省 喜乐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计划 印度彩开奖结果 四川体育彩票 大发888娱乐城下载 河南11选5开奖走势图
快乐彩开奖号码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辽宁11选5中奖结果 澳洲幸运8开奖结果 时时彩如何跟计划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