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双面恋人 > 第37章 阳光和你都在
    曾经的曾经,我想过多少次,能够再次见到他,日思夜想,却终是空妄。

    我以为这辈子都再也不可能见到他。

    我以为他的消失是我此生最大的遗憾和心结,永远都无法化解。

    可是现在,他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样的情况下。

    他微微一笑,如同以前一样温和美好。他伸手帮我理了理凌乱的发丝,目光在我身上破破烂烂的婚纱上流过,“你和他在一起了,真的太好了。”

    我颤抖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有一瞬间的无地自容,看着他澄澈的眼,真挚的情,感觉自己像是背叛了他一样难堪。

    “顾惜,我在走之前就很怕,你会因为觉得对不起我而不肯和他在一起。”

    我诧异地抬起头看着他。

    洛夕笑着摸着我的脸,“顾惜,我照顾不好自己,更照顾不好你。跟着我你总是受伤,操心。但是Ciro不一样,他能很好地照顾你,体贴你,你和他在一起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事。毕竟……其实我并不懂应该如何去爱一个人。”

    若你说以前的你不懂,我信;但现在的你若是不懂,又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泪水滚下脸颊,我发现不管我和他分离多久,我们之间曾经发生的事永远都难以忘却,而我们之间的羁绊也不是这般轻易便会断开的。

    洛夕吸了口气,对我笑了笑,“我们快走吧,不然等会儿他们就要找过来了。”

    我慌乱地点点头,抹去眼泪,架起他一瘸一拐地往隐蔽的地方移动。手上摸到大片濡湿的衣服,我的心揪成一团。

    我不敢想他受了多重的伤,不敢想我们是不是最终能逃离这里,此时此刻,我只想我们能一直一直这样走下去,走到地老天荒,即便这条路是一条狼狈的逃亡之路。

    黎明和他的手下终是出现在我们面前,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洛夕已经几乎走不动路,但是他还是挡在我的面前。

    “真没想到你们竟然还有这个力气垂死挣扎。”黎明打开枪的保险,眼中满是阴鹜,“不过再怎么挣扎,在我眼里都不过是一场笑话。”

    林中一片寂静,我和洛夕依偎着静静看着他,在这一刻心中已没有一丝惧怕。

    “那么,永别了。”

    “砰——”

    林中的鸟被枪声惊起,黎明手中的枪掉在了地上。

    我抬起头,看到黎明震惊的表情,不由随着他的目光跟着扭过了头。

    我看到了Lisa,她正举着枪稳稳地指着黎明,脸上的表情无比严肃,“哥哥到此为止吧。”

    “Lisa……你为什么会找到这里来?”黎明捂着被Lisa的枪打伤的胳膊,问出了在场所有人都无比在意的问题。

    Lisa上前扶起了我,给洛夕做着检查,“Ciro早就知道你是幕后黑手。”

    什么?Ciro早就知道?

    Lisa给洛夕做了最简单的止血包扎后抬起头看着黎明,“你派人伤害黎明是因为他查到了那次袭击顾惜和Ciro的车主,却还没查到他受雇于你。你察觉到了,你不怕任何人,却怕我知道这些是你做的会难过。于是让人留了什么东西威胁安从,让他和你的手下见面,想趁机杀人灭口,只可惜失败了。”

    “事后你又怕还有残留的资料,于是和我们一起调查这件事。先是让人动手脚弄坏了安从的电脑,让硬盘内的数据无法恢复。再是亲自借口搜车内的线索,拿走了安从的手机。”

    “本来我们根本不知道安从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出事究竟是因为公司的公事,还是顾惜的私事,所有的头绪也就这样断了。”Lisa慢慢揭开谜底,“但是后来我和Ciro又看了一次监控,发现安从从上电梯到下电梯的时间不对,而且他进去的电梯和出来的电梯不是同一个,在反复研究之后,我们发现安从把资料交给了另一个人。然后我们找到了那个人,并最终……找出了你。”

    Lisa一脸疲惫地拿出了一只录音笔。

    “是啊,是我做的,我讨厌Ciro,他根本就不珍惜你!从一开始就对你漠不关心,可是你却一直帮着他护着他……我真的好恨他,恨他夺去了你所有的注意力和爱……但是你这样喜欢他,我又能怎么样?我只能违心地帮助他,让他站起来越爬越高,让他配得起你。可是呢!他爬起来后却仍旧对你不温不火,没有一点感激之心,最后竟然还随便喜欢上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女人!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这个没良心的白眼狼!”

    黎明脸上血色尽失,“你对我催眠了?”

    Lisa惨淡地笑了笑,收回了录音笔,“是。”

    黎明绝望地看着她,“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就知道是我做的?”

    “大概一个星期之前。”Lisa叹了口气,“Ciro在知道对方是你以后,却表示不想继续追究下去。我很想和你摊开了说明白,但是Ciro拦着我,告诉我如果让你知道我已经察觉真相,可能会伤害你。而你之后也再没有什么举动,我以为你真的愿意就此罢手。”

    黎明如受重击般连连后退,“我没有做错,我是在保护你,为什么你要帮着伤害你的人与我对敌!”

    说着说着,黎明的情绪又激动起来,他瞪着眼睛大声质问着,赤红的眼眶里要涌出的似乎已经不是泪,而是血。

    Lisa冲上去抱住了黎明,“哥哥,一切都到此为止吧。”

    黎明将头埋在Lisa怀中呜咽起来。

    我长长出了口气。

    洛夕却忽然发出闷哼,我刚放下肚的心又一次悬了起来。我紧张地看着他,“洛夕,你怎么了?”

    洛夕憔悴地对我笑着,“时间好像差不多了?”

    什么?什么时间差不多了?

    “我要走了。”他轻声对我说道,“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地和Ciro在一起。”

    说罢便闭上了眼睛,倒在我的怀中。

    我坐在床边削黎明和Lisa送来的水果篮子里的梨子,洛夕,或者说Ciro躺在床上沉沉睡着。

    有人敲了门,我伸长脖子去看,只见安从正自己滚着轮椅出现在我面前。

    我忙丢下梨子走了过去,“你怎么自己过来了?没人陪你?”

    安从摇了摇头示意我坐下,“没关系的,我又不是被敲成了废物。”

    我尴尬地笑着,是啊,安从没被敲成废物,但是却为了缝合伤口被剃成了秃头。

    “来这里探病吗?”我打趣道,“你这自己还是伤病员就来探别人的病,也未免太诚心了。”

    安从哼了一声:“我可不是来看他的。”

    “诶?”我愣了愣,“那你难道是来看我的吗?”

    “嗯,就是来看你的。”安从承认道,说出来此次过来的缘由,“我打算等情况好一点就出国当背包客。”

    我一愣,“不管概念了?”

    “是啊,经历了一遭生死,忽然发觉自己有很多应该做的事情都还没有去做。”他感叹着,像是陷入了什么回忆中,“人生不应该只有工作不是么?”

    我抽了抽嘴角,不是我说,这话听着怎么像是从Lisa嘴里出来的?

    “那好吧,你倒是越活越年轻了。”我笑着调侃他。

    “嗯,上上次你结婚我没赶上,上次你结婚我也没赶上,估计下次还是赶不上。”安从颇有感触地摇着头,“看来是上天在让我不要给你包红包。”

    “喂……”我都不打算举行婚礼了好么?婚礼这东西简直是我人生的噩梦啊,噩梦。

    “不过我到一个地方肯定都会给你寄明信片回来的。”安从允诺道。

    我翻了个白眼,“一张小卡片就想打发我?我要特产好么特产!记得多去东非那几个国家溜达溜达啊。”

    嗯,东非的特产应该是钻石吧。

    安从做深思状,“石油好像寄不回来吧?”

    我哭笑不得,嗯,的确还有石油……

    安从拍了拍我的脑袋,“好了,就这样吧,舍不得我的话要不要给我一个离别的拥抱?”

    我微笑着抱了抱他,安从仰起头看着我,“要不要再来个离别的吻?”

    我白了他一眼,“你别得寸进尺啊!”

    安从笑着离开了,我坐回位置上,看到他竟然醒了,正睁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看到我看他,翘着唇角问我,“要不要给我一个睡美人的吻?”

    “要想要睡美人的吻,首先你得是个睡美人,其次你得是睡着的!”我在他额头上敲了个爆栗,他夸张地捂着额头喊痛。

    Ciro的身体痊愈后,我还在和他为婚礼要不要举行而进行拉锯战,方彤和欧阳远却抢在我们前头奉子成婚举行了婚礼,并且把婚礼地点就选在了我的老家。

    我看着小腹已经微隆的方彤一脸得瑟地靠在欧阳远怀里,摇着头啧啧道:“想不到啊,想不到……”

    “想不到我家欧阳远是这样的衣冠禽兽吗?”方彤笑嘻嘻地说道,欧阳远被她说得闹了个大红脸。

    我摇头,“不,我是想不到你这女人这么饥渴,人家欧阳远还是一朵娇嫩的小花骨朵呢,这还没开花就被你强行摘了,真是太可怜了。”

    方彤被我说得直瞪我,要上来打我,我忙躲到Ciro怀里哈哈笑着看欧阳远阻拦她,“彤彤,小心孩子……”

    Ciro笑着摇头,“你啊就不能少气气人家方彤。”

    “这叫打是亲骂是爱!”

    Ciro捏了捏我的鼻子。

    “Ciro,拍照的事情就麻烦你了。”欧阳远不好意思地摸着头,“我真是太笨了,还想着自己的婚礼的照片可以自己拍……幸好您会的多,真是帮上大忙了。”

    “不客气,我会少拍点新娘的照片,留着你自己来。”

    “好啊,谢谢啦!”

    婚宴上Ciro忙着当临时摄影师,我无所事事地坐在桌子边戳手机。

    Lisa知道今天是方彤婚礼,给我发了信息来。我们聊着聊着,Lisa忽然不见了,我正奇怪呢,她就给我发了一张照片来,竟然是和安从的合影。

    “顾惜!我竟然遇到安从了!你说巧不巧!”

    “巧巧巧,简直是天意!”我感叹着把照片给Ciro看,“喂,你说安从和Lisa能不能成一对?”

    Ciro看了我一眼,“我一直以为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比较迟钝,没想到你也这么迟钝?”

    “什么?”我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安从和Lisa早就互相喜欢了吧。”Ciro摇着头对焦,按快门,“真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迟钝的人果然都是扎堆出现。”

    “啊啊,我还真没意识到呢!你这么一说才有点感觉!”我恍然大悟地拍了拍额头。

    “希望他们俩这次遇到之后能有所进展吧。不过我看悬。”

    “喂喂,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你这算得上是诅咒了吧?”

    欧阳远和方彤的婚礼快结束的时候,Ciro拉着想起哄闹洞房的我,找到了那片画《夕阳天使》的小山坡。

    这都快变成我们的惯例了,每次只要路过老家,我们都会来这里看看。

    山坡上的草被夕阳照得金灿灿的,我小跑到山坡上转了了个圈,笑着问他,“Ciro,那幅画上是不是就是这样的?”

    Ciro抬头看着我微笑着应声。

    我跑下去借着惯性冲到他怀中,他张开手臂接着我。我把他扑倒在地,我们一起笑得像对傻瓜。

    我翻过身躺在他怀里看着天空,他抓着我的手把玩着。

    “顾惜,我想给你在这里画一幅画。”

    “好啊,另一幅《夕阳天使》吗?”我仰起脸看着他,“你这算跟风创作,不值钱哦?”

    Ciro摇了摇头,“不,夕阳太短,又意味着消逝,我不想那样。我打算画朝阳。”

    “好吧,那你想取个什么名字?”我眯着眼睛问他。

    他伸手捧住我的脸,漆黑的眼中闪烁着宛若星辰般璀璨的光华,“《阳光和你都在》。”

    ——The End.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10150458.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酬谢同舟共济丹书铁契,清明节金丝猫出售信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北京赛车pk10官方 南国彩票论坛特区 天天彩选4今日开奖 500万比分直播 广东快乐10分技巧
新疆时时彩走势图 吉原娱乐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 加拿大快乐8keno 3d开奖历史数据
奔驰线上娱乐平台 福建31选7第12109期 11选5走势图 辽宁12选5走势图表 黑龙江11选5单双
南国彩票 甘肃快三有什么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