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流星雨这种东西,最后当然是没看到,因为我太累睡过去怎么都叫不醒。

    虽然我们都有意思彻底退出这个圈子,但是毕竟Ciro在这个圈子里扎根这么久,也不是说走就能走的。现在他已经在一点点收尾,为退居二线做准备。

    别墅里一下子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草草热了Ciro留给我的午饭吃完后,翻看订阅的杂志打发时间,倦意上涌便去卧室里睡了个午觉。

    一觉起来,手机上收到Ciro的短信,说今天临时有事,现在才刚刚下班,可能会来不及给我做饭,让我自己先找点东西填填肚子。

    我想想Ciro早出晚归,忙完工作为了回来给我做饭,还得开一个多小时的车,忽然有点小心疼。

    今天的晚饭就放着我来吧!我又不是不会做饭。

    我跑到厨房里打开冰箱,挑出几样顺眼的食材琢磨了一下开始动手。很久没做菜了多少有点生疏,至少我的刀工是一落千丈了。

    我看着切得大小粗细不均的蔬菜,心想要是被Ciro那个强迫症看到,指不定又是一顿嫌弃。

    那家伙什么时候回来呢,我现在做菜是不是太早了,要是等他回来都冷了怎么办?

    我心不在焉地想着,用勺子搅着锅子里的汤,不小心把汤洒了出来,烫到了我的脚。我痛得忙丢了手里的勺子,蹦到浴室里去冲凉水。真是太糟糕了,我的脚上都被烫出了个大泡。

    冲凉水都无济于事了,只能找点药抹上了。

    我关了水龙头,又蹦回厨房把天然气什么的都关上后才去找烫伤药。

    我记得吴妈以前拿出过药箱,里面的东西还挺全的,放哪儿了?

    我拖着伤残的腿在别墅里到处转悠,一间间房摸过去都没找到,心情很是复杂。

    ***,以后和Ciro结婚了绝对不要大房子,太空了感觉闹鬼就算了,临时要找点东西都找不到!

    就在我郁闷的时候,忽然看到所处的房间墙壁上有些奇怪,我上前摸了摸又拍了拍,惊觉里面竟然是空的!

    我这不过是找个药箱,怎么还玩出老屋探险破案来了?

    我汗颜,同时又觉得背后凉飕飕的瘆得慌,摸了摸胳膊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时,开门的声音传来,“顾惜,我回来了。”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别墅里到处翻找医药箱竟然花了不少时间。

    所以说啊,房子大了就是麻烦。

    我一瘸一拐地扶着墙壁蹦过去,“我在这里……”

    Ciro一看我的样子,脸色一变,“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说着已经丢下手里的东西杀过来扶住了我。

    我瘪了瘪嘴,觉得有点丢脸,“刚才想做饭,结果煮汤的时候不小心洒了烫了脚,在找医药箱呢。”

    Ciro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周围被我翻得一团糟,他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把我抱到客厅的沙发上,然后找来医药箱给我处理烫伤,“吴妈回来看到工作量这么大,一定会闹着让我加工资的。”

    我瞪他,“你也不先心疼一下我的脚!”

    这家伙竟然先去心疼吴妈和自己的钱了!

    “好好好,先心疼你。”他无奈地敷衍着我,“你平时不是挺懒的吗?今天怎么想起来做饭了?”

    “我那不是懒,是你厨艺太好,我不好意思班门弄斧好不好?”我斜了他一眼。

    “那今天怎么想到班门弄斧了?”他顺着我的话问道。

    “看你工作辛苦所以想犒劳你一顿呗。”我嘟囔着说出了原因。

    Ciro正在给我包纱布的手上忽然一紧,我痛得呲牙咧嘴,“你轻点呀!”

    他忙松了手轻轻扎好纱布的结,仰起脸温柔地看着我,“谢谢你。”

    “没,没事……”我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这不最后还是失败了么?”

    “好意我心领了,现在你先在这里等着吧,我去做饭。”Ciro在我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后,转身走向厨房。

    吃晚饭的时候我和Ciro说了刚才发现的墙壁的事情,Ciro愣了半天然后大笑着告诉我,那不过是之前房子闹过白蚁被吃空了一些地方,然后铺了层木板上去才导致的。我也被自己的草木皆兵搞得有些尴尬。都怪他之前在这别墅里假装自己绑架了洛夕什么的,导致我对这幢老房子至今都处处敏感。

    吃完晚饭,之前一番闹腾后身上都是汗,我打算去洗个澡。拿好洗澡的东西之后看了看脚又有点犯难,正在我思考等会儿怎么在避免淋湿脚上纱布的前提下洗澡的时候,Ciro偷偷摸摸摸到我身后,抱着我的腰。

    “要不要我帮你洗?”他凑在我耳边问我,“你可是受了伤的伤患要好好照顾哦。”

    我瞬间红了脸,开玩笑么,让他给我洗澡,真的能好好洗干净吗?

    “不用了,我自己来!”我义正言辞地拒绝了他,冲进浴室锁上门,呼了口气。

    虽然我不是很反感这种事,又或者说其实还是蛮热衷的,但是我真觉得我们的频率有点略高。

    我打开淋浴喷头,刚淋湿头发抹上洗发液,浴室的门忽然开了。我僵硬地转过身,看到Ciro得瑟地抖着手里的钥匙,笑眯眯地探进脑袋,“顾惜,真的不要我帮忙吗?”

    我我我,真的很想伸脚把那扇门踹回去,夹扁这个色鬼的脑袋!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我现在还没有脱光,套着大T恤,至少还能抵抗一下他。

    虽然我也知道不过是垂死挣扎……

    我用背去关门,“不要!你给我出去!”

    谁知那个臭不要脸的家伙却已经钻进来,顺手揽住我的腰就把我又拎回了浴缸边。他坐在浴缸的边缘,不顾我的反抗把我放在腿上,已经拿下淋浴喷头帮我洗头。

    温热的水顺着脖颈落下,流到我和他的身上,弄湿了我们的衣服,夏天的衣服本就轻薄,这一下与“赤诚相待”也并没有什么区别了。

    “Ciro!衣服都湿了啊!”我不满地抱怨着,同时又不得不把烫伤的右脚抬高搁在马桶上,“你真是来添乱!”

    “你平时不也经常在我做家务的时候捣乱么?”他地地笑着心情很是愉悦的样子,“你现在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吗?”

    我咬了咬唇,恨恨瞪了他一眼,无法反抗。

    他的手在我身上不老实地游走起来,我体内的火焰也被他逐渐点燃。

    我意识到这场卫生间大战逃无可逃。

    “喂,你就不能安分一点吗!”我伸手抓住他,不让他进一步骚扰。

    他低低一笑,不要脸地否决道:“不能!”

    无力阻止,我只能在心中哀叹。

    完了,天这么热,浴室这么闷,看来等会儿完事出去,我还得喝瓶藿香正气水防中暑。

    折腾完,我全身都没力气了,最后又是被他裹在浴巾里抱出来的。

    他抱着我坐在床边,用浴巾一点点细细地擦干,我躺在他怀里懒洋洋地抱怨:“在这里好无聊,今天又在朋友圈看到Lisa秀我家提拉米苏十一世了,能不能把它接回来呀?”

    “我之前就和Lisa提过,但是她就是不肯放猫。说是什么,我们俩婚期将近,你最近说不准要备孕,这时候养猫不好,有钩型虫。”Ciro笑着刮了刮我的鼻子。

    我嘟囔着,“什么屁话,我家提拉米苏十一世早就做过检查了,不是没有细菌寄生虫的吗?我看她就是看上我家提拉米苏十一世想强霸民猫!”

    Ciro闷笑着点头,“我想也是这样……不过Lisa喜欢就让她再养一会儿吧,你不是都有我陪着么?我只不过今天走开了一下就耐不住寂寞了?”

    “是啊。”我拖着长音扁着嘴,心里还是充满了对Lisa的怨念。

    Ciro发出夸张的叹息声,“看来,我刚才还没补偿够你,接下来又要献身了……”

    感觉到他的手又往我腿间摸过来,我一慌,忙要躲闪却已经被他滚麻糍一样滚进了床铺里,按住了腰。

    “Ciro!你先等等,让我喝瓶藿香正气水先!”

    Ciro的表情很古怪,“你干什么?虽然我知道那玩意是万金油,能治很多病,但是好像没有床笫奇效吧?”

    我横了他一眼,“你说什么啊!刚才浴室里闷了好久,我怕中暑先喝着预防!”

    Ciro翻了个白眼,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压住我的肩膀不让我爬下床,“不要,那东西味道好难闻。”

    然后便猴急地又亲了下来。

    我已经准备认命之时,手机忽然欢快地唱起了歌,我趁着Ciro皱眉的功夫抱着浴巾溜下了床,冲出去摸手机。

    不管是谁打来的,都是上天派来的小天使啊!

    嗯?怎么是梅子的?

    我疑惑地接起电话,“梅子?怎么了?”

    “顾惜姐……今天明明出去玩,回家的路上差点出事……”电话那头是梅子还带着颤抖的声音。

    我一听瞬间紧张起来,“什么?明明怎么了?”

    Ciro也跟了出来,听到我陡然拔高的声音,询问地望向我。

    “明明没事,就是受到点惊吓……”梅子害怕地说道,“顾惜姐,好像是上次我帮你查你车祸那件事……惹到了人……”

    我心下一惊,被夏天一闹之后,安从也没再拿车祸的事情和我说过,我几乎都忘了这茬!

    没想到,那伙害我和Ciro的家伙,竟然还没停手,而且还把迫害的手又伸向了我身边的人!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10140694.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人事管理故技重演无敌于天,探案集不查中西文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浙江20选5开奖直播 广东快乐10分乐彩时彩 极速赛车走势 极速时时彩规律 七乐彩开奖号码
彩票官网北京快乐8 世界杯2018赛程表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陕西11选5开奖走势图 河北时时彩投注
河北十一选五计划预测 大乐透7+2中4+1多少钱 江苏快3开奖走势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湖北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陕西11选5任选八胆拖 湖南快乐十分停售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一定牛 秒速赛车时间 亚豪娱乐全能王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