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双面恋人 > 第28章 挣脱束缚的第三人格
    我感激地看着他,连连道谢,“黎明先生,谢谢您……”

    黎明摇了摇头示意我不用和他客气,对Lisa使了个眼色。Lisa撇了撇嘴站起来向我道别,“顾惜,我哥哥好像有事要带我离开一会儿,我等下就回来。”

    “你先去忙吧,这几天辛苦你了。”我由衷地感谢着Lisa。

    黎明和Lisa相携而去。

    安从陪着我在手术室门口守着,手术持续了很长时间。中间黎明的手下带着雷尔夫出现,有了雷尔夫的加盟后,本就素质不错的手术团队的效率直线上升,等Ciro再次被送出来后,已经彻底脱离了危险期。

    Ciro与死亡擦肩而过。

    他的情况一点点好转起来,转出了ICU,我和他一起住在病房里,守在他的身边。

    Ciro大多数的时候还是睡着的,偶尔会睁开眼,但是也没什么精力多和我交谈便再次昏睡过去。

    安从接着我在厂里找到的线索一点点摸索了下去,进度甚微。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还活着便是天大的恩赐。

    夏日也在蝉鸣中渐渐走到了尾。

    一日我从外面买了晚饭回来,推开病房的门,发现床上是空的。我心里一惊,正要喊护士来,却发现Ciro自己拔了针管正站在房间里面的那扇窗边,看窗外的风景。

    “Ciro!”我无比欣喜,丢了手里的东西就冲过去抱住了他。他睡了这么久,我真的很怕他和电视里上演的那样变成植物人。

    他慢慢转过身看我,用干涩的唇勾起一个弧度,拉着我到他面前,靠在窗边。

    我想他大概是想借着光看看我。

    结果他的手却猛地掐在我的脖子上!

    “顾惜啊顾惜,你果然又选了他!”扭曲上扬的强调和诡异的笑声,让我瞬间明白过来,我面前的竟然是他的第三人格!

    背后瞬间布满冷汗,我被他掐得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第三人格会在现在出来!

    “呐,你和他一起杀了洛夕后,竟然还有脸正大光明地在一起恩恩爱爱。真是好一对狼狈为奸的奸夫淫妇!”随着指责,他将我往窗后压去,我死死抓住窗沿,当初在教堂钟楼上的情景与眼前的重叠。

    极度的恐惧和痛苦让眼泪溢出眼眶,意识越来越模糊,身体越来越僵硬冰冷。

    “啧,这么低的地方就算把你推下去你也死不了。”

    只听他嘟囔一句,随后我被他拉了回来,我跌跌撞撞地摔到一旁的桌子边,堆放在桌子上的东西摔落到地上,砸到我的身上。

    我狠狠咳嗽着,贪婪地呼吸着空气。

    “顾惜,”他走过来蹲在我的面前看着我,笑着问,“你是不是还是没有想起来我叫什么名字?”

    这个疯子……为什么每次都要这么执着于这个问题……

    想起之前那几次问他“你是谁”的结果,我不敢回答他,只能一步步向后爬着,企图与他保持一点距离。

    我的退缩激怒了他,他一把揪住我的头发,大声咆哮:“你还是不知道对不对!你还是没有想起来,是不是!”

    “不要逼我了……”我哭着央求,“你到底要我怎样!”

    他怒吼着狠狠将我往墙上撞去,“给我想起来!”

    巨大的撞击让我脑中一片嗡鸣。

    “想起来!”

    粗糙的墙面磕破了头皮,血流了下来。

    视线里一片鲜红。

    我像死鱼一样倒在地上,周围的一切都像是浸泡在了水中一般幽幽地晃动,虚无缥缈却又冰冷彻骨。

    我看到自己的血流到了地上,一直蔓延,蔓延,染红了雪白的床单,润湿了墙壁,侵蚀了他扭曲的面容,向上逆流,一点点布满整个房间。

    我,陷入一片漆黑。

    我不知道自己在这片黑暗中呆了多久,久到好像自从出生,我就在这里一样。一片沉寂的空间里,我反反复复睡去又醒来,但是不论睡着或者醒着,我所处的这片黑暗都固执地一成不变。

    再一次挣扎着醒来,我在这片黑暗中听到了孩子哭泣的声音。

    小小的,微弱的,好像只要一不注意,就会被忽略掉一样。

    “谁在那里?”我尝试着去问,那个声音没有回答我,只是执拗地自顾自嘤嘤哭着。

    我向那里走去,声音渐渐大起来,眼前的黑暗也渐渐淡去。

    我忽然闯进了一片洁白之中,耀眼的白色让我的眼睛有些不适应,我伸手去挡光线,看见自己的手也变成了黑白的简笔画线条。

    我惊讶地放下手,看到了蹲在地上哭泣的小女孩,她面前的地上放着一个摔碎的相框。我走上前拨开玻璃渣,捡起破碎的相框,相框里是一张破碎的照片,照片里有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

    “妈妈把爸爸给我拍的照片弄坏了……”

    “妈妈为什么要弄坏照片?”

    “因为妈妈说我和爸爸长得一模一样,但爸爸不要我们了……”

    她的妈妈把她当成了报复的对象,仇恨着,厌恶着。

    我不知道再说什么,只能站在这里看着她。我身边忽然伸出一只小小的手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没关系,你爸爸给你拍的照片坏了没关系。他不给你拍,我可以给你画啊。”

    她抬起头质疑地看着小男孩,“你会画画?”

    “是啊,我的爸爸是画家,我从小跟着他学,一直画得很好。”小男孩拉起来,“所以不要哭了,我一定会给你画一幅比你爸爸拍给你的照片还好的画送给你!”

    “万一你画得很丑怎么办!”

    “不可能!”

    “你确定吗?”

    “那,那我会更努力地去学,然后每年暑假都来这里给你画!一直画,一直画,直到我画得你满意了为止!”

    “好,一言为定!”

    一个哆嗦,我睁开了眼睛,却感觉眼睛上被覆着布条,我看不见周围的景象。隐约有光透进来,但是并不清晰。

    我试着动弹,手上却被什么东西缚住,我稍稍用了点力,绑得很紧,我的脚上也被绑住了。

    那个人呢?“他”在哪里?

    我蜷起腿试着站起来,但是手却像是被固定在了什么地方。我敲了敲似乎是一更水管,上面的粗糙的锈迹和潮湿度来看,我肯定已经不再在医院里了。我能移动的范围十分有限。我小心翼翼地触碰着周围,企图找出逃出去的线索。

    身边发出一声闷哼,是“他”的声音,我吓得一声冷汗不敢再动。

    他低声说着什么,然后靠了过来,紧紧抱住了我。

    我生怕他再对我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屏住呼吸,等待着他的爆发,谁知却只是听到了他低低的呻吟。

    我这才意识到他的身体很烫,看来是把我带到这里以后,炎症复发了。

    我松了一口气,额头上隐隐作痛,意识清晰了一些,却又开始担心他重伤未愈,之前又和我起了冲突,这下子会不会把身体给弄坏了。

    他虽然可怕,可他和Ciro、洛夕是共生的。

    他们……

    我恍惚了一下,我刚才……是不是梦到了什么东西?好像是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我忘了?

    我努力想着,他哼了一声,醒了过来。

    我再次紧张起来,瑟缩成一团无法抑制地颤抖着。

    “顾惜,你醒了。”他的嗓音十分沙哑,比起往日的声音,带着几分干涩和疲惫。

    我吞了口唾沫,不敢吭声。

    他用鼻尖蹭着我的身体,懒洋洋地说道:“别怕,我对你还是很好的。我一直没有忘记以前我答应你的事。我说过要给你画幅画的,我也只给你画画。可惜《夕阳天使》被阿道夫偷走了,那是我的杰作。没了它我生了很久的气,后来我明白,我本来就没有多少时间能出来,还花时间在把它找回来给你上实在是没必要。所以后来我又画了《背影》给你,可是呢,他们却把那幅画据为己有,还把它当做是自己画的送给你……”

    这两幅画……竟然都是“他”画的?

    “你在我不在的时候喜欢上了他们……”

    他张口咬在我的脖颈上,像是要咬破我的脖颈,从中吮出鲜血一样。

    “顾惜,我好恨你,你为什么这么花心,喜欢上洛夕然后又移情别恋Ciro……”

    他把我抓起来,以奇怪的姿态重新绑在水管上,他的力气大得吓人,我的反抗在他面前根本什么都不是。

    “忘了我没关系,我再也不会逼你想起我了。”

    他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这样温和的嗓音,让我产生面前的人就是Ciro、洛夕的错觉,可是身上的疼痛和紧贴着我的皮肤的冰冷,又是这样的刻骨。

    他猛地捏住我的下巴。

    “我会让你记住我,就算你的脑子记不住我,我也会让你的身体,永远永远都不再忘记我!”

    衣物撕裂,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冰冷的触觉让我一愣。紧接着尖锐的疼痛自下半身传来,我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怎么都无法相信自己被他强行进犯的事实。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10140691.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版画家精神支柱双重,囊括四海邪说几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