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双面恋人 > 第17章 两枚订婚戒指
    一打开锅盖,诱人的香味便弥漫开来,我忍不住凑上去想要偷吃,却被Ciro打开手,“很烫,先晾凉了再吃。”

    我可怜巴巴地看着Ciro,“可是我忍不住嘛。”

    Ciro不满地瞥了我一眼,小心翼翼地挑出几颗吹凉了放在我的手心,刮了刮我的鼻子,“馋猫。”

    我嘿嘿笑着迫不及待地捻起几颗爆米花放进嘴里,香脆的味道在嘴里炸开,真的超好吃。

    “好吃吗?”Ciro笑着问我,我忙点头。

    “那给我也尝尝。”

    我伸出手把仅剩的几颗供出去,Ciro却捏着我的手指低下头,用舌头一颗颗把爆米花卷入口中。柔软湿润的舌尖触碰着掌心,带来内心的骚动,我的脸不由得再一次红了起来。

    他将我手心里的甜味都舔尽才意犹未尽地抬起了头,“确实,还不错。”

    眼眸中深沉的黑色,让我不由颤了颤。

    灼热的呼吸喷在我的颈项上,我不由自主地想要后退。

    他忽然松开了我,在我额头上敲了一下,“凉的差不多了,你先去客厅等着吧。”

    我慌慌忙忙地跑出了厨房。

    我坐在沙发上胡乱换着台,想要分散注意力,可是掌心那份湿润滑腻的感觉实在让人难以忽略。

    Ciro很快端着爆米花走了出来,我自觉地挪到了边上给他让出一点位置。Ciro把爆米花放在我们中间,然后调出了网络点播功能,直接随手找了部老片子。

    片名是《Once》,爱尔兰的音乐电影。

    带着老电影特色的冗长开片看得我昏昏欲睡,我勉勉强强看进去一点剧情,但其实更多的注意力却集中在摆在我身旁的爆米花上。Ciro一开始还偶尔吃几颗,后来看我喜欢,干脆就把爆米花塞进了我的怀里。

    我抱着爆米花专心致志地吃着爆米花,比起看电影其实更多地却是在享受和身边的人在一起时,难得的安静时光。

    我真的没有想过我们俩也能有这种相处模式。

    一个怯懦甚至带着点颤音的声音忽然传进我的耳朵,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Are you really here

    or am I dreaming

    I can't tell dreams from truth

    干净的嗓音不由让我心头一紧。

    歌词里说的是一个女人忽然遇到了久别的爱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以为对面出现的爱人不过是一场幻境。

    思念,迷茫,绝望在清澈的歌声中配着简单的伴奏,发挥到极致。

    Ciro忽然伸手拉住了我的手,轻轻跟着唱起来。

    It's been so long

    since I have seen you

    I can hardly remember you face anymore

    他没有再唱下去,只是扭过头看着我,沉默不语。

    太久太久,为了记住一张脸而在脑中描摹太多次,到了最后甚至快要忘记那张脸原来的样子。

    音乐的鼓点轻轻敲响,我的心脏也跟着轻颤。

    “顾惜,你知道吗,那三年里,我真很怕很怕会再也见不到你。”

    我垂着眼睫不敢应声。

    “也很怕,我会忘记你。”

    他轻轻叹了口气,将一枚戒指塞到了我的手中,这时我才恍然发现,那枚我和洛夕订婚时呆着的戒指正牢牢扣在他的手指上,上面简单地刻着一个G,我的姓氏的缩写。

    我摊开手掌,发现我手中的戒指上也刻着一个G。

    怎么回事?

    我正奇怪,Ciro忽然苦笑一声对我解释:“我刚才出去,就是找人往这个戒指上多刻了一笔。L上多加了一个C,组合地很微妙,所以看起来比较像G。不是师傅这么刻,我都没想到我们三个人的名字缩写竟然有这么有趣的关系。”

    难道就算连一个名字上的缩写,都暗示了我们三人注定纠缠不清吗?我低头看到了中指上刚戴上没多久的,安从给我的戒指,忽然感觉掌心的戒指有些发烫,我忍不住缩了缩手。

    Ciro显然也看到了这枚戒指,却像是掩耳盗铃一般将手覆在上面。

    “顾惜,能不能也给我一次机会,哪怕你只是将我当成洛夕的替身。”

    除了沉默不语,我还能如何作答。

    自从我对Ciro的求婚采取回避态度后,Ciro也没有再和我提过这件事。我握着两枚订婚戒指,最后把他们都锁进了柜子里。

    我恢复正常的工作,每天去学校上班,然后回家,两点一线极其简单。大卫没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我与学生的关系也是不咸不淡。

    我以为我的工作总算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继续下去了,可是当我在坐满我的学生的教室最后一排,看到一个厚着脸皮装嫩的人的身影后,就知道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我教的东西无比枯燥,学生们都听得直打瞌睡,只有最后的某人一直笑眯眯地听着,每次都无比专注地盯着我,好几次我都被他搅得心神不安差点上不下去。

    下课后,Ciro笑眯眯地凑上来帮我收拾教科书,我终于忍不住翻他白眼,“Ciro,你又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能不能别来凑热闹!”

    “我申请了进修。”

    我怎么记得这家伙虽然从来不提,但是好像也是个什么博士来的,貌似还是什么名校企管的……跑到我这里进修个屁啊!

    “你又没公司,学什么企管!”我瞪着他。

    “那我明天去注册一个。”Ciro一脸认真。

    我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我的学生名单里没有你!”

    “我明天就去补。”

    我磨了磨牙,停下脚和他拍板,“你都一把年纪了能不能别这么幼稚!和一群小屁孩一起跑来跑去的也不怕腰酸背痛腿抽筋?”

    Ciro没再和我顶嘴,而是眯起眼睛略带危险意味地看着我,“你说谁一把年纪腰背不好?你想亲自确认一下吗?”

    我默默地把视线移到了边上。

    总觉得和他关系缓和以后,他又一点点开始恢复了以前张狂的样子。

    见我回避,Ciro也不再追究,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下午没课吧,家里的植物太少了,一起去花鸟市场选一点。”

    我暗自嘀咕:“还不承认自己老,成天养花弄鱼研究菜谱,可不就是一副退休老干部的生活状态。”

    Ciro的眉毛跳了跳,“顾惜,我都听到了。”

    你听到就听到,我当你没听到不就成了。

    我吹着口哨,趁着Ciro还对学校不熟悉,悄悄操捷径溜出了教学楼。

    正在考虑下午是找个地方补个觉,还是找个地方享受下一个人的自由,安从的电话打了进来,真是许久没有和他联络了。

    “顾惜,今天下午有空吗?出来陪我半点事情怎么样?”

    “好啊。”我忙答应,“在哪里见面?”

    “我现在就在学校南门口。”

    原来都准备好了。

    走到南门口的时候,安从正站在学校出了名的两棵大樟树下,树叶层层叠叠割碎阳光洒在他的身上,恍然间有种回到若干年前的错觉。

    似乎看到他穿着白T恤牛仔裤,扶着自行车的模样。

    眨一眨眼,却又是西装革履。

    “学长!”我小跑上前,安从对我微笑,很顺手地帮我拿手中的包,“这几天似乎来这里上课了?感觉和学生们相处地如何?”

    “就那样吧,感觉有点能体会当年老师教我们时候的辛酸苦楚了。”我调侃着看向他,“今天要办什么事?”

    “确定我们举办婚礼的地点。”安从说着,在一辆商务车前停下。婚庆公司的负责人下了车,为我们打开门,“原来顾小姐是大学讲师啊,难怪安先生要让我们先来这里一趟。我还以为是打算把地点定在这里,正头疼怎么和校方商量这件事呢。”

    我僵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10072585.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横无忌惮碗柜但凡,亡戟得矛公愤黑灯下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辽宁福彩快乐12走势图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 特码26期开什么 赌博默示录2电影版 3d福利彩票字谜总汇
快乐十分任三稳赚技巧 辽宁35选7预测独胆 彩票开奖号码 安徽11选五 山东11选5开奖号码
内蒙古二五三医院官网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四川金7乐网址 网络彩票代理怎么做 天津11选5基本走势图
北京赛车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广西快三和值走势图 11选5选号技巧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太子彩票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