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 > 双面恋人 > 第13章 忘不了的人
    可能是药效没清干净,我整个人还是昏昏沉沉的,回家匆匆冲了个澡后就躺下睡了。

    我睡得天昏地暗,期间迷迷糊糊醒过来几次,但是很快又昏睡过去。

    最后我还是强撑着睁开了眼。一醒来就感觉整个人都不对劲,嗓子很干,头也还是很沉,我试着清了清嗓子,感觉到自己浓厚的鼻音的时候就明白自己肯定是感冒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无奈地叹了口气后,我挣扎着爬起来,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一看,不仅仅有五六个未接电话和十数条未读信息,竟然都已经快11点了。

    开什么玩笑,我今天有课啊!

    惊慌之下手机砸到了鼻子上,我痛呼一声。

    门铃在这时响了,手机也开始震动。

    我低头一看,是安从的电话,猜到应该也是他在外面敲门,我忙披上厚厚的针织披肩,一边嚷嚷这“来了来了”,一边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开门。

    站在门口的安从气色不佳,看到我眉间的褶皱才稍稍平缓了些,“怎么了,一直没接电话?”

    我侧过身让他进来,不好意思地笑着,“昨天把手机静音了……”

    结果一听到我的声音,安从刚刚缓下去一点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感冒了?”

    “嗯。”我闷闷应了一声,安从叹了口气,把手里领着的保温桶放在桌上,转头对我说道,“我给你带吃的来了,你拿出来先吃了吧。”

    “可是,好像我今天早上还有课……”我扭扭捏捏地说道。

    面前的好歹是我曾经一丝不苟,对迟到之类的恶劣行径无比痛恨的上司。

    不说还好,一说正好戳了安从的逆鳞,他正要摆上桌的筷子顿时一转方向砸在我的脑门上,“你还好意思说!”

    “我也不是故意睡过头的嘛……”我接过筷子嘟囔着坐下,有小笼包还有豆浆,好棒!

    安从在我对面坐下,长长叹了口气,“行了,今天8点还没打通你的电话之后,我就知道你肯定是睡过头了,所以帮你请过假了。”

    我尴尬地应了一声,学长还真是懂我啊。感觉忽然回到了当年,每次大学上课要点名,而我又睡过头的日子里,每一次学长都是以有社团任务的理由帮我瞒了过去。学长是出了名的品学兼优,没有一个老师不信他的话。

    “我看你这感冒一时半会儿也好不了,这几天就在家休息吧。”安从吩咐着,然后看了看时间,“我先回公司一趟,等会儿帮你带中饭和药过来。你吃完回去继续睡着,知道了吗?”

    看着安从像是妈妈一样叮嘱着我,我有些啼笑皆非,“好,知道了。”

    安从关上门离开,房间陷入可怕的寂静。

    我不由得打了个颤,忙抱着早点把战场从餐桌上挪到了客厅的茶几上。我蜷在沙发上,摸出遥控器打开电视,也不管是什么台,只要有声音就好。

    我死死盯着电视屏幕,看着广告和乱七八糟的节目,机械地扫荡着我的早饭。不一会儿一蒸笼的小笼包都被我吃完了。

    “好撑啊。”我打了个嗝,嫌坐着难受又躺下,嫌侧躺难受又仰躺,挂在沙发背后的《夕阳天使》落入视野。

    我默默地抓过边上的靠枕抱在怀中,看着它发呆。

    洛夕,Lisa和Ciro终于要在一起了,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再和他纠缠不清了。这样的话,是不是比较好?

    没多久就到了概念午休的时间,我忘了锁门,安从揪着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我又是一顿训。

    “不是说了让你好好休息吗?你在沙发上是打算把身体弄得更糟糕?”安妈妈吹胡子瞪眼睛地看着我,凶神恶煞。

    我缩着脑袋,拼命想办法转移敌军怒火,伸手指向正在电视里蹦跶的演员,“怪他,演得太无聊了,所以我才看着看着睡着的!”

    安从无语地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把我拽回餐厅,“吃饭,吃完了休息一会儿再吃药。”

    “哦。”我应着,低头扒饭,心想还是吃完饭马上就吃比较好,不然我肯定会忘记吃药就去睡觉的。

    安从像是有读心术一样看穿了我敷衍的态度,“等你吃完药进了卧室我再走。”

    我只能举手投降,“是,老大。”

    吃完饭,我大爷状坐在沙发上看着安从忙东忙西地收拾,忽然觉得如果谁能嫁了他,倒也是福分不小。

    手机在这时响了,我看了看,是个陌生号码,有些犹豫地接下,“喂?”

    “顾惜,我是Lisa。”

    电话那头的人让我十分意外。

    心里五味陈杂,喉咙里像是被塞了一团棉花,我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听到我没有发出声音,Lisa有些急,“顾惜,你还在听吗?”

    “在……”我忙出声应着,思绪纷杂。

    Lisa在这时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呢?她不应该是忙着和Ciro准备订婚仪式吗?

    “那个……”Lisa也有些犹豫的样子,说出来的话欲言又止,“顾惜,你还好吧?”

    说起来这也算是我和她三年来第一次联系,作为老朋友我们真的应该好好叙叙旧,可是眼下的情况,我们俩别说是见面了,就连打这通电话都很尴尬。

    还好吗?也许算是还好吧,至少死不了不是吗。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即使Lisa看不到,“还行吧,就是昨天似乎着凉了,有点干嘛。”

    “哦,这里天气挺无常的,你多注意身体啊。”Lisa干巴巴地和我找话题聊着,倒是忘了,我才是那个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东道主。

    我有些哭笑不得,只能说句谢谢。

    我们沉默着,半晌Lisa长长叹了一声。

    “顾惜,我打这个电话是想邀请你来参加我和Ciro的订婚仪式。”

    Lisa清脆的嗓音通过手机的话筒传到我耳中,带着些沙哑。

    我不由自主地拽紧盖在身上的披肩,咬着嘴唇,等着心里那种钝钝的痛感渐渐消除。

    “顾惜?”

    没有得到我的回应,Lisa担忧的声音再次传来。

    我松开牙齿,勉强自己把哽咽的声音咽下,庆幸自己现在感冒,即便声音有异常也听不出来。

    “好,我知道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Lisa说完挂掉了电话。

    我放下手机,再次在沙发上把自己团成一团。我知道Lisa是出于礼貌邀请我,毕竟我是她和Ciro熟识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她的结婚对象是Ciro,我们甚至是很好的挚友。

    可是我们中间偏偏夹着这么多复杂的人和事。

    她其实也是明白的,我是有多不想出现,可是却没办法不邀请我。

    安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边,他把我从胳膊弯里抓出来,拿出纸巾往我脸上抹。

    “顾惜,别哭了。”

    “我也不想哭的,最近的眼泪简直要超我一辈子的负荷了。”我自嘲着,拿过纸巾胡乱擦着。

    “还有你这个咬嘴唇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一改?”安从又拿出一张纸沾了点水帮我擦嘴唇,“又咬出血了。”

    “你又不是《五十度灰》的男主角,这么在意我咬嘴唇干什么?”我哭笑不得,想起网上对《五十度灰》的一个嘲讽评论。说如果《五十度灰》的女主角每咬一次嘴唇就给她一英镑,过不了多久她就会比男主还有钱。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你咬嘴唇确实很让我在意。”安从说着就扣住我的后脑勺,将唇压了下来。

    我默默承受着。

    安从看我态度异样,不由叹息,“顾惜,你真的不能忘了他吗?”

    我扭过头,“Ciro也问过我同一个问题。”

    安从苦笑着摇头,伸手把我的脸转向他,“不,顾惜,我是问你,为什么不能忘了Ciro。”

    我的眼睫不由一颤。

    “你总是把洛夕当借口,”安从伸出双臂紧紧将我拥入怀抱,磨蹭着我的鬓发,“但是你忘不了的,却是Ciro啊。”

    真的是这样吗?我忘不了的,竟然是Ciro?

    “你们之间,洛夕只不过是在你心里占了个先入为主。”安从无意识地摇晃着我,像是在哄一个孩子,“在一切发生的时候,洛夕又是一个看似什么都没有做错的人,所以你才会这般对他念念不忘。”

    “你没有发现,你喜欢洛夕,其实是一种由同情怜悯和感激衍伸出来的病态恋爱情结吗?”

    我一愣,吃惊地看向安从。

    安从笑了笑,低头刮了刮我的鼻子,“Lisa虽然是学心理学的,但是她再厉害,也比不上我和你认识的时间长。”

    “杨靖文的背叛让你内心无法忍受,在这时洛夕出现了,他不贪图你的任何一样东西,只是单纯地保护你,安慰你,这份纯真的感情让你无比心动。而之后,你又发现他复杂的情况,忍不住想要保护他,偿还他的恩情。所以你们的感情发展,也是能让人预见的。”

    “但其实,洛夕是一个心性不完全发展的人格,他在逃避的同时也遗漏了很多责任感,多了很多任性的占有欲。”安从垂下眼睫对我分析着,“这是Lisa和我谈过的,她认为,其实你和洛夕的感情……更多的是他单方面对你的依赖和占有欲,以及你在迷茫时模糊的感激之心形成的。这并不是一种正常的爱情。”

    “洛夕其实也没有你想象中的这么好。他是个胆小鬼,依赖人,又爱逃避,你真的确定……他会懂什么是爱吗?”

    Ciro曾经和我说过的话,忽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Ciro……也这样认为吗?

    “而Ciro,”安从话锋一转,又和我谈及了Ciro,“他是心智成熟的人格。他一直在默默帮助你和洛夕,即便知道洛夕对你的感情并不是爱情,但是只要你们觉得幸福就好。但是因为你和他对洛夕,都是某种意义上来说的无私奉献,这种相同的性格,又导致你们俩个互相产生吸引……说白了,洛夕正是那个让你和Ciro感情发生变化的原因所在。”

    我不由得举出了一个荒谬的例子,“你是说……其实我和Ciro都是把洛夕当成了孩子在照顾,而在共同‘养育’这个孩子的同时,我们……”

    安从郑重地点了点头。

    怎么会是这样,原来竟是这样吗?

    但就算现在理清了,又怎么样,现在我和Ciro,已经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了。

    我们已经亲手剪断了彼此之间的姻缘。

    “有很多事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而你和他们的感情追逐里,我一直都是一个忠实的观众。”

    我抬起头看向安从,安从带着调侃的话语,让我不由得有些心酸。

    我是自私的,贪图着安从的关怀和温柔,与此同时又不愿接受他,永远将他放在一个备胎的位置上。当杨靖文背叛我的时候,如果洛夕和Ciro没有出现,我可能会选择找默默等了我很多年的安从。而当有别人出现,我又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别人。

    就像Ciro斥责我的一样,为什么我什么人都能接受,但是却独独不接受他?

    想来是一个道理。

    就如同认定安从喜欢我不会变一样,我也认同Ciro喜欢我。我将他们的喜欢作为筹码,一边自私地和别人谈情说爱,一边又怕没有退路,所以和他们保持着不明不白的暧昧关系,只不过是怕有个万一罢了。

    我愧疚地低下了头,“对不起学长,我好像把你当成备胎了。”

    安从宽容地笑了笑,摸着我的头,“我知道你只有累了倦了才会看到我,但是这也不怪你,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因为我也从不明确对你说出过自己的心意,说不定在潜意识里,我也一直把你当成个备胎。顾惜,我迟到了很多年,现在终于意识到这一点以后,我也不要求你马上就看到我,对我敞开心扉,毕竟我迟到的这些年里,你的心里已经不小心住满了别人。我可以等你,等到你完全放下这段感情,在心中空出一个位置,不需要多,只要一点点就好,能让我住进去。”

    我抓着他的衣服,说不出话来。

    安从对不起,只愿一切真能如你所说,终有一天,我会忘记他们吧……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10055614.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性及善游者溺海事大学,国防教育连城之璧加德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