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惜,你忽然又发什么疯!”这一次,他没有再顾及我脸上表露出的痛苦,紧紧捏着我受伤的手指,抬起头一眨不眨地看着我。

    那双充满波涛汹涌的愤怒的黑瞳深处,有着一击即碎的脆弱,我不敢碰触,也不敢去看。

    “顾惜,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想清楚,你到底要怎样!”

    我看着他愤怒的模样,依稀想起三年前我将他和洛夕逼入绝境时的模样。

    那时我逼他杀了自己,抹除掉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恐惧再次袭上心头。

    “不要……”

    不要再逼他了……

    以前是洛夕一直在推开我,可现在,却是我一直在推开Ciro。

    他现在所经历的一切痛苦,我明明都应该是知道的,清楚的,刻骨的。

    可是我就是停不下来,停不下伤害他的行为。

    话语,行动,全部都完全不受我的控制。

    “我不要……再见到你……”

    我哽咽着对他说道。

    他猛地将我压在沙发上,像只野兽般,目呲俱裂,狠狠一拳打在沙发上,砰的巨响在耳边响起,震得我一缩。

    “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接受我,不论如何都不肯接受我?”

    他第一次这样大声对我说话。

    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因为我也不知道答案,我也一直在找这个答案。

    为什么放不下洛夕,为什么不能接受Ciro?

    我沉默退缩的态度愈发激怒了他,他把我抓到怀里狠狠地吻着,没有先前的丝毫怜惜,只有感情的宣泄。

    我手指上的伤口在撕扯中弥漫开来,鲜血顺着交缠的手指滑落。

    Ciro松开了我,没有再对我说更多的话,直到门被他关上,我才恍然惊醒。

    他走了,Ciro被我逼走了……

    我仓惶地冲出门,却已经看不到他的身影。

    前所未有的害怕和后悔涌上心头。

    我怕他离开……

    我扭头看到门边的那盆绿萝,早上看起来还生机勃勃的顶心和新叶,现在又变得黯淡无光。

    它是不是又要死了?

    我忙冲进了屋,手忙脚乱地拿玻璃杯接了一杯水,走到花盆边小心翼翼地灌下。

    我不想让它死去。

    我不想……

    泪水涌出眼眶,落在地上。我扶着花盆蹲下身,把头埋在膝间痛哭。

    我想,Ciro给我化的妆一定又花了吧。

    我做梦了,梦到了这三年来我都未曾梦到过的洛夕。

    就是这样,即便我在白日里如何思念,可是当我闭上眼陷入梦境,他却从不会出现。

    或许是他不想见我,又或者,是我不敢见他。

    洛夕坐在一片纯白之中,面前摆着画板,和以前无数次看到他时一样,他正在专心致志地在画画。

    我想知道他在画什么,却又怕惊扰了他。我想走过去却又不敢,最终只能我小心翼翼地遥遥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看着。

    画布上涂抹的是两个男人,或者说,是一个。

    他们的背脊相连,就像是连体婴儿一样,共用一具身体,拥有一样的面孔,但是却又拥有各自的神色。

    我看着他从构图,到上色,修饰,完善。

    画完最后一笔的时候,他忽然转过身来看向了我,脸上是我熟悉的温柔单纯的笑容。

    我想上前对他说话,可是却不知原因地一个哆嗦,猛然惊醒。

    原来是下雨了。

    春末夏初的雷雨穿过纱窗落进来,地上湿了一片。我赤脚踏着雨水走过去拉上玻璃窗,看着雨滴打在玻璃上。

    洛夕,我到底该,怎么办?

    我透过雨丝看到了楼下Ciro的车停在那儿,竟然一宿都没有动过。

    我开始胡思乱想,我想到当初我逼迫Ciro时候自己的样子,想到洛夕崩溃时的样子,想到Ciro被我逼成木偶般麻木的样子……

    我再也按捺不住,冲下了楼。

    我甚至都没来得及穿外套或者带雨伞,冲到车窗边,看不到他。

    Ciro会不会出事了,为什么我一定要说这么绝的话,为什么就不能坦率一点?

    洛夕已经离开了,如果连Ciro也……

    那我该怎么办……

    我一遍遍反反复复地想,从头到尾,企图理清自己的感情,却将一切都缠作一团,变得愈发糟糕。

    我已经分不清我脸上的是雨水还是泪水。

    我头上的雨水忽然停住了,我茫然地抬起头,看见一把黑色的雨伞正罩在我的头顶上。

    “顾惜,你在这里干什么?”

    是Ciro……

    他没出事!

    我冲上前一把抱住了他,他一脸的诧异,然后低头神色复杂地看着我,缓缓伸出手抱住了我。

    我忽然懂了。

    一切的起因,是我和洛夕爱地太过自私,于是逼得Ciro不得不放弃自己的存在。

    可Ciro又潜意识地不想离去,于是想留下痕迹的**愈演愈烈。

    最后我和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

    就这样,洛夕被逼入绝境。而我,为了洛夕和自己,又强迫Ciro让他消失。

    这一场纷杂的情事中,我们三个都有错。

    洛夕不该逃避。

    Ciro不该欺骗。

    我不该自私。

    我一直都在苦恼的,是如何面对自己和Ciro的感情。

    我对他,可能早就种下情根,所以当一切事发,我才更加不能原谅自己也不能原谅他。

    我离开三年,拒绝与他来往,都是为了赎罪。可是洛夕却消失了,我连个赎罪的对象,都没有。

    洛夕,他只是欠我们一个告别,因为他的不辞而别,我和Ciro双双陷入僵局,难以再进一步发展。

    虽然他已经离开,但是我和他之间的那根羁绊却还没有断。

    就是这根羁绊,重庆时时彩免费预测:紧紧勒住了我,几乎让我窒息。

    我必须找到他,不然,我将永远都活在愧疚的地狱。

    我很卑鄙,明明是自己做错了事,却要逼着被背叛的洛夕来原谅我。

    “Ciro……”

    我搂着他的脖子,仰起脸,想告诉他,我离不开他,可是他却忽然低头吻住了我,不让我继续说话。

    末了,他抵着我的额头低声对我说:“你是不是,很想很想,让他回来?”

    我僵住了。

    他悲切地看着我,笑了笑,“告诉我,我不要紧。”

    我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他松开了手,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Ciro把我送上楼后就要离开,我在这一刻无比害怕独自一人,伸手从身后抱住了他。

    Ciro微微一颤,长长叹息一声,握住我的手问我,“顾惜,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摇头,只是贪婪地将脸贴在他的脊背上,感受他的体温。

    淋了雨我好冷,只有他能给我温暖。

    可是,我却一直企图在赶走这个对我温柔无比的男人。

    我好坏,我真的是坏透了。

    就和第三人格说的一样,我糟透了,我是个坏女人……

    Ciro伸手要来掰我的手,我怕他先我一步将这个动作施行成功,于是在他伸手的一瞬间放开了他,然后踮起脚尖吻住了他的唇。

    “不要离开……”

    “可是你刚才和我说了,不想再见到我。”他轻轻推开我,冷声陈述。

    “顾惜,你到底想要什么,你自己知道吗?”

    我紧紧抓着他的衣襟,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他伸手推开我又想走,我冲上去勾住他的脖子。我拉下他的头,霸道地吮住他的舌,圈住他的唇,不让他轻易脱离我的控制和诱惑。

    他闷哼一声,气息不稳起来,我贪婪地吞没他喉间的颤音。

    Ciro一颤,眼眸的颜色更深,他伸手捏住我的下巴,“顾惜,你想清楚了,今天我没有洛夕的伪装,你也没有喝醉,还能十分清醒地喊我的名字,这一次,我不会轻易放过你。”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伸手钻进他衬衫的领子,亲吻他精致的锁骨,同时一颗颗缓慢地解开纽扣。

    Ciro倒抽一口冷气,猛地抓住我的头,让我离开他的肌肤。

    他喘着气低声问我,“顾惜,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确定要这样?”

    我伸手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灯光下,他的喉头翻滚。

    他将我抱起,丢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我一手环住他的肩膀,将他拉至身前。

    紧紧相贴的皮肤燃烧成同一种温度,我产生了我们融合在一起的错觉。

    “该死……”他咒骂一声,低头疯狂地在我身上啃噬起来。

    热得透不过气来。

    可是不够,越热,那种空虚的感觉便越是强烈。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一切。

    因为这是一次单纯的肉欲的盛宴,是我犯下的又一个罪恶。

    ——补今天的一更外加微博粉丝优先福利,千字大肉,@梦汐云Iris,关键词【罪恶】,你们懂的——

    第二天,我醒来,摸了摸身边的枕头,Ciro已经不辞而别,身边一片冰冷。

    我洗完澡在卫生间看着自己身上纵横的痕迹半晌后,披上了浴巾,决定去概念辞职。

    刚进办公室,方彤就立马凑了过来,笑眯眯地看着我,“哟,顾惜,几年不见如今火气竟然有增无减?”

    我没有心思和她斗嘴,“少在这里幸灾乐祸,这几天等着在几个部门间周转公关吧!”

    方彤啧了一声:“你也知道给我添麻烦了?那怎么是这样一副我欠你钱的表情?还不快跪下来求我,喊三声女王大人并请我吃顿大餐,我就帮你!”

    我伸手在她额头上敲了一下,“做白日梦吧你!”

    不过被她一逗,我的心情稍有好转。

    方彤哼了一声,转身摸出自己的手机,就开始用娇滴滴的声音打电话给各处BOSS,预防即将奔腾而来的各种危机。

    我看了眼刚坐热没到一个星期的老位置,胡乱整理了一下后,鼓起勇气走向安从的办公室。

    我必须离开这个行业。

    如果我仍然呆在这个圈子里,就必须继续和那些人打交道,如同昨天那样的事情就会一次又一次地发生。

    我敲门的时候,安从正好打完一通电话,转身看到我和我手上的辞职信,脸上的表情并不意外。

    他坐在转椅上,交握着双手,长长叹了口气。

    “你果然来了。”

    我小心翼翼地站在他面前,明明已经想好了PlanABC来说出辞职的事情,可到了关键时刻,还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跟只鹌鹑似的杵着等他发话。

    “昨天的事,很难收拾。”他琢磨了一下之后,还是放弃了找婉转一点的话,直白地对我说道。

    “我知道。”我低头低声说道,“我被辞退,然后息事宁人,算是代价最小的一个方案。”

    安从摇了摇头,“顾惜,你说你该怎么办?”

    我苦笑着回复:“安部长,我真的也觉得,就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继续在这行干下去。”

    安从站起来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我以为他要打我,可是他却只是伸手揉了揉我的头。

    “你说你怎么总是长不大呢?”他叹息着,“前几天不是还信誓旦旦地说要把我踢下位吗?”

    我咬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事情处理好了,概念的公关能力你还是要相信我们的。”安从对我微笑,“不过我想你还是暂时不要出现在概念了,我给你找了个新的兼差,你要不要试试?”

    “什么?”我有些意外地看着他。

    “昨天学校的辅导员还在和我抱怨说缺人手想找个人代几节课。”安从看着我,“你也刚读博回来,不是正适合吗?如果可以的话,不如就一直就在那边工作吧,反正感觉你在这里也光惹祸了。”

本文地址:http://www.uutqf.com.cn/shu/25/25366/10000998.html
文章摘要:双面恋人 ,苍凉戴尔笔记变淡,经济体李广难封卵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江苏11选5开奖直播 香港新铁算盘四肖中特 七星控股 ued体育滚球什么意思 江西时时彩开奖时间
澳洲幸运10开奖时间 青海11选5 香港马会唯一官方网 七星彩开奖号码分析 贵州快3下载安装
极速赛车源码 新疆体育彩票11选5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预测分析
广西快乐十分公式 江苏11选5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官网直播 湖北30选5中奖规则 甘肃快三开奖号码